畢業典禮預演的時候,我坐在場邊,看著薏珺投過來的目光,做了鬼臉,她是我心中遠的「 公主老大」;看著念筑似乎點了點頭,偷偷跑到背後,作勢要嚇走她的瞌睡;看著姵懷滿場奔跑,想要喚她坐下來喘一喘氣。張望了半天,似乎沒看到翊馨的身影。

 

望向更遠一點,想要走到韋仲身邊,要他更有自信一點;想要叫承緯寫作文思緒不要太跳TONE。想要拍拍鈞佑,叮嚀他把最嘹亮的聲音留在最好的時刻。想要和俊緯好好再聊一個黃昏;想要叫德崴在圖書館的小黑板畫一次我;想要調侃偉竣今天的心證是什麼?還有騏岳,微笑的弧度可以再大一些些。想要把旻函、博策和茂全的合照再一次放到學校的粉絲頁上去。想要再讚美一次彧朱的台語好好聽。

 

明天你們就要畢業了,可是我還沒聽過季蓁說過客家話,還沒聽過維薰唱歌,還沒有真的順道把靖璇載到南榮去。還沒來得及叫庭葦拍一張最漂亮的海報,讓所有的人都知道安中的制服才是王道,還要叫她少哭一點,多笑一些。沒有好好跟如一聊過一次天。沒有和佾潔好好確認一次彼此的族譜,看看是我該叫姑姑,還是她該叫阿叔。還沒真正認識于瑄、語蘩......。更重要的是,沒有好好看過松平、名凱、政賢、薇婷、彥婷、怡婷、珈虹在球場上躍起最漂亮的身影,老師我的嗓子不錯,加油喝采一定很夠力。

 

這幾天,我幫你們簽畢業紀念冊時,總不忘打開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和漢典,重新認識你們的名字,記得 「 婕 」 和 「 媁 」 是美麗,如今已婷婷立在未來的開端; 「 珺 」 和 「 璦 」 是玉石,環珮叮噹,小家碧玉也有無可取代的光采; 「 綺 」 是彩霞的顏色,飛上絲絹織成無法模仿的紋路。 「 釩 」 是金屬, 「 菉 」 紀錄在楚辭和本草。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