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社區巷道的路幅不寬,入夜後人車雜沓,細雨篩籮,若有似無軟軟地飄著。走路的,開車的,騎車的,彼此閃躲,勉強前進。有些狼狽,又有些尷尬。

一輛銀色轎車尾隨而來,在T形巷道要轉彎,在迷濛的視線裡突然左轉。或是一時抓不準角度,往我的機車後側衝來,保險桿撞上了後斗。老舊的機車當場翻了身,引來鄰近超商店員大叫:「車子倒了」。

開車的先生趕忙下車,要幫忙把車扶好,還連連對我舉手道歉。我看了車況,搖搖頭,擺手說沒關係。

幸好,我沒有在車上。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日,接連作著閱卷的夢,一段又一段,坐在青少年時代的辦公室裡,老式的木製辦公桌前,桌面是玻璃墊,鋪著綠色的軟墊,我一張又一張批閱,隔了一個夢,又繼續批閱。

不可解的是,我總是改著我根本看不懂的英文克漏字,字跡與舊日同事的樣式相仿。

不同於往日所作的考試夢境,以往我總是滿身大汗淋漓,醒來後,惶惶然不知所措,回想著那個無可挽回的分數。這幾日,醒來後只覺得有點淡淡的疲累,一直想著工作還沒完成。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修改去年的講義時,赫然發現,我全然誤讀了《韓非子》的本意。韓非根本就反對齊桓公勿服紫的作法,慚愧慚愧。
而課本其實也是誤讀了,如果只看課本,而沒有回去看〈外儲說左上〉的經文時,就會照講上行下效那一套觀點了。我其實去年邊講義時,就重新仔細看了全篇原文兩三次。當時腦筋打結,一直扭曲到自己原本理解的方向去。現在想來,真的很好笑。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高三上到〈庖丁解牛〉,《莊子》思想本就深奧,兼以缺乏具體的生命波折,對於一般高中生而言,並不容易言詮清楚。

我和多數高中生談解牛的進境時,多數從中式料理的例子說解,不少高中生都有下廚經驗,便可稍有體會。面對體育班的學生,我努力想從球場的經驗來談,我不會打球,僅能想像,亂談一二。結果,孩子接連和我分享在球場上從初學到熟練的境界,他們的經驗略有出入。有的人說自己在場上,仍時時在思考。有的人說,思考常是賽後經驗的回饋、反思與內化,在場上已一一化成反射的動作,臨場自然有反應。

討論時,他們有神采,說得條理分明。到最後,似乎是他們在引導我認識那個我很陌生的世界。

我一面聽著他們的分享,一面隨機切入,說:「這就是『所見無非全牛者』」,「這大概就是『未嘗見全牛也』的境界吧!」「到了最深入,就你剛剛說的那樣,就可能是『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了」,我肯定說,莊子的說法與我們的生命經驗是呼應的。

文意直下,談到「彼節者有閒,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閒」的修養,這對學生來說,較為陌生。我和學生談起我總是認為自己很重要,放不下自己,希望別人重視自己,甚至以自身為核心。所以,有許多無法跨過去的衝突,自認為是原則,自認為是真理,自認為是為別人好。我說那些自以為之處,那些總是讓我們生命衝撞的地方就是「技經肯綮」就是「大軱」。

所以和我們親近的,我們越在乎的,就越容易令我們受傷。因為放不下,因為容不下,因為覺得沒有退讓的可能,甚至一絲一毫都不肯讓,於是我們就受傷了。

我一面說故事,一面感到懺悔。因為,年華增長,多數的部分,我還是無法放下,無法不受傷。

學生問我:「那你怎麼辦。」我說:「答案或許就如莊子在這邊說的,不要覺得自己很重要,不要執著別人非得如何,縮小自己。」我的回答其實並不及格,但是在當下似乎已經詞窮,而鐘聲就響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開學第一週,正是學生辦理轉社的時間。經此盤點,下學年可以留下多少人擔任幹部,大約心裡有譜。

辦公室三個組長分別指導童軍、熱音與演辯,所以下課時間,熙來攘往的常是各社幹部,索要簽名、辦理公假手續、磋商活動細節、調解人際紛爭的,不一而足。

演辯社人少事寡,規矩甚微,所以我多數時間都是鳴琴垂拱,不教而化。

下午,我正和學生聊天,一群高一男生擠進辦公室來,為首的一個,遞過來一張轉社申請單,問我說:「老師,熱音社的指導老師坐在這裡嗎?我想要轉社。」

我忍住笑說:「熱音指導老師不在座位上,不過我是演辯社的指導老師,我可以幫你轉入我們社團。」在一旁和我閒聊的學生正是德文社創社社長,也搭腔:「要轉德文社嗎?」大男生受到驚嚇,連退三步。

哈!有這麼恐怖嗎?好社團,不加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