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1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總會有一些時刻,我會覺得明華園的表演形式過於浮誇。對於民間戲曲而已,浮誇沒有不好,甚至讓人很開懷,只是我有時不習慣而已。

 

《散戲》的前半場,我不時大笑,卻有些不入戲,不斷在小說和戲台上比對著。孫翠鳳演了團主,戲台上的玉山歌劇團少了搶眼的小生。陳昭婷扮演秀潔,捨棄了生角的設定,變成了劇團的頭手旦,與藥房的少爺,談起了戀愛。她還算稚嫩,要擔綱戲台上的苦旦、刀馬旦,又要演出第一女主角,實在辛苦了一些。

 

演員很年輕,對白說起閩南語,有時比較彆扭,不時把我拉出戲來。

 

很多點滴都是歌仔戲班的發展縮影,戲班裡做活戲,做劍光戲的樣式;豬食、狗睏、毛蟹行的生活;父母無聲勢,生囝來做戲的社會現實;戲班中爭做頭角,大某細姨爭執,乃至戲棚板頂生子的人生百態,對於現代的觀眾來說,真是台上苦,台下笑,十足有趣味。即使對歌仔戲不熟的人,也會笑出淚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Jan 23 Sat 2016 23:00
  • 怕死

總會在一些細節上,發現自己不再年輕。

這兩日天候極冷,雨勢又大,趕赴考場陪考時,總要淋得半身濕。等到衣服稍乾時,又得騎上機車,往另一個地方忙去。濕濕乾乾,只能催眠自己不在意又濕又狼狽的感受。

今天一出門,雨勢便不小,騎車到半途,隔著眼鏡,視線漸次模糊,褲管也濕了半截。當下決定,把機車停到路邊去,改搭計程車。

我想,我是有點怕死。或者說,對於現世,有太多不能捨的眷戀。不敢再像十七、八歲那樣恣意狂奔。

路途沒那麼順暢時,總會掂量一下,有沒有危險。我想這就是老了吧!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基隆多雨,各行各業常受雨天干擾,為何沒有祈求晴天的習俗呢?

忠三路有代明宮,俗稱太陽媽廟,原是齋教龍華派的廟宇,後來轉以太陽、太陰為主神,如果製作太陽護身符,或直稱太陽御守,應該很受歡迎。

如果霪雨霏霏,連月不開時,慶安宮也可以考慮升起風雨免朝旗,讓太陽出來露臉一下。

由此可以看到台灣人生性畢竟務實,現實的環境,全然交付環境,既然生活在基隆,就認分適應雨天,不會為此弄出花樣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402035_1241341525880131_4685547470228335448_o.jpg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在校園中,我覺得最不習慣的性別角色,是各種會議、聯誼活動中的招待人員,常常都是一整排的女同仁或女學生。

 

我想許多主事者,並沒有要刻意凸顯「受服侍與服侍」的尊卑角色,更不至於覺得在這個會場中應是男尊女卑,可能只是受到舊日的習慣影響,而不曾深思其中的差謬。甚或可能只是覺得如此畫面才「賞心悅目」。

 

但是,將女子安排為「賞心悅目」的背景與引導,透過一而再,再而三,不斷重複的儀式場景,讓人習焉不察接受了某種性別角色。同時也讓男性了失去了「賞心悅目」的自我覺察。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0年,我擔任過一次選務人員。那次我所在的投開票所,連完全無法行動的老人家都被抬出來的投票了。從早到晚,投票的人川流不息。

 

我負責查對選舉人名冊、蓋章,幾乎無法停手。幸好我嗑一個便當,只要五分鐘,否則大概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選舉結束,我的同鄉人當選,在我所在的投票所拿了近七成的選票。而我的右手卻因為頻繁蓋章、翻揀資料而扭傷了。

 

隔幾天後,我參加師大的碩士班的考試,幾乎提不起筆來,寫文學史卷子時,用左手按壓著右手,才勉強考完。當然,這不是當年落榜的藉口。

 

四年後,我為了返鄉投票,推拒了選務工作,從此幾乎一勞永逸,因為我連里長選舉都會回學甲投票。那一年,發生了319槍擊案,我的同鄉人以2.28%的比例險勝。於是不願服輸的一方,在凱達格蘭大道上喧騰近ㄅ一個月,許多支持者更緊抓著當時選務的一些瑕疵,不斷質疑當時的執政黨作票。甚至自己的家人,可能就是選務人員,但無論怎麼解釋,信著恆信,疑者恆疑。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多數人回到家就是想要好好休息。

 

嘗試把太多瑣碎的碎念,不太要緊的抱怨收起來。許多時候,碎念的效果,只是把家人推得更遠,卻沒有改變什麼。

 

練習說正面的話語,練習聊有趣的事,練習聊些具體的內容,電視劇、報導、電影、咖啡、美食、小說、服飾、交通路況、歌手......都好。練習聊天,而不要找毛病,挑麻煩。

 

不要日日在人際的八卦中打轉,不要把不同的人生選擇當作成績單來比較。回家還要在無形的成績單上糾纏,是折磨對方,更是折磨自己。即使做出不同人生選擇,他仍然是你的家人。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諫太宗十思疏〉時,全班讀著課文自學時,我照例總要問學生:「有問題嗎?」讓大家提出疑難,校正講義上的錯字。一個學生突然舉手提問:「我們現在是亂世嗎?」我大笑:「怎麼上〈大同與小康〉時,沒這個疑問?到此處反而有了疑問呢?你們覺得現在是亂世嗎?」有人說是,有人說不是,也有人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知道有人促狹,有人則是認真想著這個問題。

 

「你們讀過那麼多年的歷史,或許可以想一想,我們處在一個更好,或者更壞的時代。」他們很自然地討論起來。也有人說起簡單的答案,有人又問我,「那老師你覺得呢?」

 

「身為教師,我站在講台上,評論要更謹慎一些,畢竟我們發言位置不對等,而且很多議題,跳出我的專業,我的看法可能跟鄉下廟口的阿伯一樣,不,我是大叔,還不到阿伯。」說了冷笑話,顯然沒太多人捧場。「但是,如果要問我個人的想法,我對台灣很有信心。而你正處在一個可以放心為自己做出選擇的時代。雖然你們還沒有投票權,但不管你相信什麼,支持甚麼,你都可以放心做出屬於你自己的選擇。」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14 Thu 2016 22:09
  • 牽手

騎機車停在紅燈前,看到一對又一對的情侶走過去,心裡直想著,怎麼都是女生挽著男生,不能反過來嗎?或許是因為身高的限制吧!

紅燈很長,我甚至開始做起統計來了。

終於有一對三十左右的男女走過,看來應該是夫妻,上街來買點東西。兩個人在斑馬線前張望了一下,女生踏步就往前走,男生遲了一會,趕上步伐後,伸出右手,挽住女生的左臂,很輕快地繼續走,一面聊,一面繼續張望著街景。

女生的手原本淺淺插在褲袋裡,就讓男生隨意挽著。兩個人打扮得非常居家。身邊走過的每對情侶,都青春到極好看的樣子,但是這對夫妻,腳步安閒,踩著踩著,讓所有的街景與人聲都慢慢模糊了。

快到對街時,女生從左邊的褲袋伸出手來,男生很自然地放下手來,反手一牽,開心地笑了。

這時燈號轉成綠色,我往家的方向繼續騎去。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540813_935802209829407_7359441929953122800_n.jpg

我的朋友在政治上有各自的立場,因此面對幾天後的大選,將會有不同的選擇。除了不同的價值追求、政治取向外,我相信不同的立場,不同的身分,不同的認同,在國會中都應該有代言人,也應該有支持他們的聲音。

身為教師組織的幹部,我必須說,在國會中找到強而有力的支持者,真的十分難得。我很感謝各黨各派長期支持教師組織的立法委員們,不管他們是藍,是綠,是各種顏色。在教育法案上,力挺教師們。

中南部許多縣市的教師工會,都勇敢地呼籲會員支持工會的朋友,對象同樣有藍有綠有各種色彩。北部的教師組織,由於會員風氣不同,盡量都保持等距、中立的態度。

版面上的朋友,如果您設籍在臺北市第七選舉區(信義區、松山區-13里),你的政治選擇較偏藍軍,拜託您能出來,投票支持費鴻泰委員。為未來的國會多增添一席支持教師組織的力量。

在洪秀柱副院長、費鴻泰委員、陳淑慧委員、鄭麗君委員支持下,教師待遇條例終於明確法制化,擺脫過往單憑一紙行政命令,非常不穩定的狀態。高中導師費也確定調升為3000元。還有許多教師權益措施,都受到他大力支持。

拜託大家,尤其在政治理念上較偏藍軍的朋友,請您支持。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出高三體育班的教室,走廊上迎面而來的是高一體育班的學藝股長。她是籃球選手,長得「烏甜仔烏甜」,很令人喜歡。

她遞給我週一的教師日誌,我上完文化教材後,忘了簽名。我一面簽名,一面瞄著欄位裡記錄的進度,寫著「輪仁」。回想當天講到「不仁者,不能久處約,不能長處樂。」聊了幾個日常的例子,討論良心能夠承受的限度。只不知是否聊著聊著就「歪了樓」,講了甚麼不明所以的東西。

拼命回想這「輪仁」是甚麼物事,是小吃?是哪家營造公司?是哪篇怪異的小說?還是韓國明星?

靈光一閃,同學,是「論仁」,好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YOUTUBE上偶然看到舊日廣電基金拍攝的「包羅萬象歌仔調」,小鳳仙和廖瓊枝對戲演武家坡,示範「雜念仔」。

這一折裡,幾經驗證身分,王寶釧仍遲遲不肯開窯門,唱說「我越思越想感懷疑,平貴是一表的好人才,那有像軍爺你的喙鬚到肚臍。」薛平貴哎呀一嘆,回嘴接唱:「咱夫妻離開是十八載,敢講寶釧妳亦老毋知。」

聽到此句,我幾乎要噴出滿口茶來,雖說長大後,每次看到桑園戲妻,都氣到不行。但是這個離家十八載的大男人,為了解釋自己確是薛平貴無誤,竟然踩了地雷,說出「老」來。

果然鏡頭一轉,飾演王三姐的廖瓊枝,立即嘴角抽搐,馬上唱到「軍爺你不必再說啥,我請你速速離開寒窯」。沒想到薛平貴還真不上道,竟然還對自己的老婆說:「你若毋信,你鏡就提來照。」真是有夠沒禮貌啊!

廖老師那個牽動的嘴角,真是畫龍點睛啊!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聲援香港言論自由

抗議中共壓迫

12489472_1233198886694395_51822535959109064_o.jpg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487171_1231365836877700_1227260057409635277_o.jpg

大二時,同寢的室友常在深夜談天論道,頗有興味,常發我所未曾想者,斯人斯景,至今依然時時念想。一晃眼將近十九年了。

當時,每個人皆有幾分追仿古人的情味,一一都擬了書齋號,拜託愛強學長題寫。猶記得我當時號為「如復廬」,其他室友的稱號,依稀還記得涵晦居、昜谷、鑄雪齋....等詞,只不知諸友是否一仍舊稱。

離開大學後,每覺得舊號拗口,遂改稱藏舍主人,用以自勉。

透過網路,有機會時時欣賞愛強學長的作品,常常懷想當日。謝謝學長再次為我題寫齋號。讓我能常常貼近美好豐盛的二十歲月。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還記得大學時代,家母有一次跟我通電話,說到舍弟與一個讀護理系的女孩交往,老人家多說了一句,交同樣教書的比較好。所以我弟沒多久就跟女孩分手了。

聽聞這件事,我立即就生氣了,再三警告家母不可以再干涉兒子的感情與婚姻,我一直說;你沒辦法幫人家負責一輩子,就算可以,感情和婚姻都是個人要承擔的事。我自己絕對不接受任何干涉,也絕對不准媽媽去干涉弟弟的感情。

這樣的大事,家母後來果然就沒發表過任何意見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只是憂鬱症,我覺得我們的社會,都太輕忽心裡的聲音,輕忽自己,也輕忽別人。遇到心理的問題,動輒要當事人自力解決,其實就是要他壓抑。方法與態度都極其暴戾。

我是一個自幼就常往輔導室跑的人,即使沒事也不時會去走走。大學時代,第一次走入學生輔導中心是因為失戀,後來有事沒事,就會推開那一扇門,去找陳李綢老師聊聊。

多數朋友認為我生性豁達、樂觀,其實我多愁善感,即使到了大叔的年紀,還是很愛哭。偶然在旅途中失去方向,也會驚懼不已。所幸性格散漫,多少紓解了生命裡的壓力。

我對於自己的心理狀態,向來戒慎。如果沉鬱的步調,拖了太多日,自己就會尋求宣洩的管道。如果無法獨力解決,我就趕緊尋找專業的協助。

我覺得華人世界至今仍然很難正視心理的種種需求,我們可能須要協助,須要受到理解、陪伴、引導,更重要的是理解所有存在的問題都是「自然」。然而社會普遍的態度,總是刻意漠視、遮蓋、扭曲心理的問題,要求每個人努力裝扮出「正常」的樣態,總是認為一切都只是當事人胡思亂想,日子太閒,不夠振作。非但無法解決問題,反而加重了傷害。

如果當事人發出訊息,提出需求時,請不要抹煞他的感受,支持他,讓他勇於尋求更多的協助。

延伸閱讀:https://www.facebook.com/DeluCatTaiwan/posts/1020376641355370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