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10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近幾年網路上嘲諷洪蘭的文章隨拾即是,我對她的專業領域較無興趣,對其也無強烈好惡。然而每次讀到她在媒體上談管教的文章,總是心驚膽跳。

 

今年三月刊登在天下雜誌的〈老師揮教鞭 學生學更好〉,舉了利用電擊可以增進記憶的實驗,主張揮揮教鞭,威脅學生,可以強化學習。當時讀來便覺匪夷所思,難道除了教鞭外,全無良法可以刺激學生的情緒嗎?如果照此推論,那麼直接電擊,豈不更為順當?

 

這樣的方法,即便真能刺激記憶,在教學現場使用,真的恰當嗎?

 

今日,洪蘭的〈簡單的快樂〉見諸報端,更令人瞠目。文中寫道朋友懷念往日髮禁的日子,說「真懷念以前有髮禁的日子,大家專心讀書,誰也不嫌誰醜,因為大家一樣醜!」多數教師,當然都期待學生多花力氣在學習上,但是因此懷念「西瓜皮」的年代,就未免不知所云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逢在網路,在週遭閒聊時,看到有些人對政治人物竟動了真感情,心裡有些怵然。他們真情地愛,真情地恨,真誠坦裸無所遮掩。
我雖自年少時就關心政治,也不時評判某些政客,討論二、三政策。然而,對於不曾真實接觸的政治人物,雖必定會有意識形態的偏向或轉向,或贊同或反對,卻幾無具體真實的愛憎。所以很難入戲!


偶爾,有人和我聊起某些政客或政黨,不知為何,我常愛唱反調。尤其和我投票給同一政黨或政客者,我總是要提提不同意見,不要真的去愛,否則就難免於憂鬱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忙了一整天,才剛進門,就覺得空氣裡浮漾著一點點悶悶的氣氛。媽媽說他沒煮飯,要我自己出外解決。
 

教書的弟弟,今天下午帶兩個孩子來。似乎來去匆匆,連晚餐都來不及吃,就說另有行程。
 

媽媽沒有說自己不高興,我也沒有說甚麼,走到書房裡喘氣。媽媽過了一會,又走到廚房煮麵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141077_1187067904640827_8259238258688682386_o.jpg

 

臺灣的中學生都讀過周濂溪的〈愛蓮說〉,說起蓮、菊、牡丹的品流,當然多半是士大夫的偏好。我也愛蓮,但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姿態,究竟不是我這等俗人日常可近的花木。

 

若說得更真切一些,我所喜歡的多是常民園中隨意可生、可長、觸手可近者。老家周遭就屬籃仔花、七里香、玉蘭花、日日春開得最盛。

 

像日日春這樣的花,常常放肆地擋住老家的門口,我常刻意繞過,讓她更加恣意生長。不過,父親只要一得閒,就會全面株除,拔挽殆盡。我每每出聲抗議,父親總是不以意地說:「彼攏毋成花草,烏白亂發,無媠啦!」讓我咄咄頓足,卻無可聲辯。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中華文化基本教材,正說到子路問津一章,突然撇開正題,說起《論語》中的隱士名字都很怪異,如剛講完那一章的「晨門」。
 

同學答說:「不會很怪啊!桀溺,Johnny。」
 

雖然是網路老笑話,我還是笑岔了氣,「那長沮呢?」
 

「George啊!」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餐後,想騎車到街上去晃晃。正逢隔鄰的安親班要放學,一輛又一輛接送孩子的車子在逼仄的巷道裡停著。擋在大門前的是一輛廂型車,車上已經有五、六個孩子,興奮地叫喊著。約莫是負責接送上下學的業者,正在等著安親班裡還沒完成功課的學生。

 

我的機車被擋在廂型車旁,只有一條極狹窄的通道,我連側身都有點困難。但是開箱型車的老大,似乎不準備發動車子,而且孩子叫嚷得那麼開心,我實在不想打擾。我努力扭開鑰匙,往後倒推車子,緩緩緩緩,總算推到廂型車後一個較寬闊的迴旋空間。還很無趣地想到「廳事前僅容旋馬」這種句子。

 

突然,後面有個學生興奮地衝過來,似乎是剛寫完功課,急忙忙想要上車。我還在扭轉車頭,心想孩子應該會自己躲開,結果這男生百事不顧,硬是衝了上來,害我趕忙把車身往路旁抬起,用力推到一邊。

 

嘴裡不禁就喊出好聽的來了:「靠……靠……」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00個描述情緒的詞彙:提升自己對感受的敏銳度  與  范疇〈論髒話〉

 
 

 

昨日上作文課時,帶領同學解讀范疇的〈論髒話〉,文中提到「髒話」是語言工具箱內的眾多工具之一。有些工具,越禁制他用,到最後他就會使用破壞力更大的工具。范疇提的例子是割喉案一類暴力,事實上,最兇殘的暴力往往就是「權力」,尤其是「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的那類。所以許多舉止看來優雅的人,聽他們說話,其實都比髒話暴力百倍。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和朋友出門,繞了三、四個鄉鎮區,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地方歇腳,乾脆去坐在速食店裡聊天。

 

店裡有個員工,有張高中女生的外貌,很是清秀。雙腳或許是輕微的腦性麻痺,行動不很方便。卻爬上爬下清理著垃圾與回收資源,提著大袋子來來去去。甚至抱著大疊的托盤,下到樓來,一張一張擦拭著。

 

看她從樓上下來時,緩慢踏著一步又一步,偶爾還要停在半途,頓上一頓。有時站得良久,後頭的客人仍然很耐心地等著。也有客人側著身子,輕輕從她身邊走過。我幾乎好幾度要出聲說:需要幫忙嗎?

 

然而,我終究沒有出口。我知道:這是她的工作,她終究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做得很好。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報載嘉義女中學生在臉書揭露,該校校長鄭勝文竟在朝會公然說出「外面那些高職的都玩三年,你們跟他們是不一樣的」、「你們的智商跟他們是不一樣的」等話。身為一個教育者,竟膽敢說出這樣輕賤他人的言語,無論旁人如何巧飾說,「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終歸是嚴重失格。這不是對學生「愛之深」,而是對自身的偏差與歧視,罔然無知。難怪,台灣社會始終無法真正從心態上重視技藝人的地位與成就,面對提供技藝、服務者,不是鄙薄輕賤,就是討價還價。

 

事實上,不管多麼高遠的理論、概念,一旦要面對他人訴說、展現時,本身就需要高明的技藝。例如身為教育者,除了對於自身的學識、價值有所追求外,在教學上,本就應該以技藝人的態度,精進探求。

 

高明的技藝人,重視人與人的連結,全力安頓人在世間的種種,深知所有的技藝,都必將運用於具體的生活之中,所以會體貼使用者的需求與感受。所以好的技藝人必然自重,而且重人。

 

而一個社會真心尊敬每一項技藝,尊重投入技藝者,才會是健康的社會。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