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8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讀到聯合報今日的社論〈教師與學生「勞工化」衝擊校園倫理〉,認為大學「學生勞工爭勞權與教師工會爭團協」,「可能對已經日益脆弱的師生關係與校園倫理造成衝擊。」其實,恐怕是因果錯置了,是新的社會結構,導致舊有的倫理關係,已經左支右絀,更無法維繫新的秩序了。

 

我認為,如果新的結構已經形成,新的局勢已經到來,就要趕緊思索新的倫理與規範,透過持續公開辯論、對話,讓新的結構、局勢能夠安穩下來。

 

有趣的是,不斷呼喊倫理受到衝擊的人,在舊有的結構中,往往就是既得利益者,而且不斷以權位、優勢,弄髒舊有的倫理關係,使得原本的秩序,備受質疑。當挑戰的聲音出現,他們才用力疾呼:維繫倫理。

 

也往往是既得利益者無所節制,只信奉權力、利益,而全然不知信守原有倫理中的本分,才讓原有秩序崩解,所以自身就是破壞舊有倫理的最大力量。簡單來說,往往就是君不君、父不父,才弄得臣不臣,子不子。所以到了孟子才說:「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敗壞君臣、父子合理格局的君、父,有甚麼資格談臣臣、子子。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幾日,有機會和一位資深的校長同席而座,彼此閒聊。我簡單自我介紹自己任教的學校,說目前在在教師會擔任總幹事。這位校長是一位相當熱誠的教育界前輩,聽到教師會,眉宇間立刻露出憂心忡忡的神態。嘆了一口氣,說:「唉!教師會啊!不要弄得像宜蘭縣那個團約這樣!」

 

果然很多人連團體協約是啥都不知道,就開始反對了。比如能簽團體協約的是教師工會,而不是教師會。

 

我微微欠身,向前輩致意:「校長千萬別擔心,不要被某些搞不清楚情況的團體誤導了,團體協約的每一項約定,都是教育部早就發出公文明文函示,長期以來說要保障的教師權益。都是早就有的法令,都不是新的。您別擔心。沒事的!」

 

前輩還是眉頭深鎖,放不下心來。我趕忙發揮雙魚座大男生的溫柔特質,露出最開朗的笑容,再度欠身:「校長,您真的別擔心。我所認識的校長都很棒,不會跟其他縣市一樣。只要校長們能跟老師群體站在同一陣線,大家一起努力,教育環境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家對公共議題的看法,本來就該百家爭鳴。你不贊成我,我不認同你。都是家常便飯。


不過,動輒說:「台灣還不夠亂嗎?」我真的覺得很傻眼!台灣一點都不亂啊!有誰不敢出門嗎?如果很害怕,要不要找醫療專業人士聊聊天?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之所以是你,是因為每一個活生生的故事。
你是那個愛哭的小孩,
你是一個溫暖的懷抱,
你是一杯熱騰騰的巧克力牛奶,
你是一通深夜的電話,
你是那雙陪著我走很遠的布鞋,
你是從書上抄下來的一段話,
你是膝蓋上用力撞痛的瘀傷,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26 Wed 2015 23:32
  • 看眼

坐在候診室裡,等著自己的號碼,心裡十分忐忑。覺得等待三個號碼的時間,十分漫長。不斷揣想等一下醫師會如何宣布我的病情。

 

上一次看眼科,不知是幾年前了。印象最深刻的仍是小鎮上老醫師開的眼科醫院,診療室的樣子似乎定格在很久的年代之前,只有醫師逐漸老去。最有趣的是,明明是眼科醫院,候診室的牆壁上卻有巨幅華佗為關公刮骨療傷的壁畫。媽媽說在未出嫁時,曾在這家醫院當過護士。

 

不斷胡思亂想,直到我的號碼跳了出來。我當場抽了一口氣,站起來,走向診間。

 

我坐在儀器前,醫師正對著前一個患者叮囑、寒暄。我張望著儀器,又轉頭看著身邊的螢幕,快速地又把剛剛揣想的病況,搬演了一遍。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繼校長協會說教師是工時制兼責任制之後,某位教育局長又公然宣示:教師哪有上下班時間。我原先以為某些為民主奮鬥過的人士,或許是值得尊敬的,他的思考或許是清晰的。如今想來,我可能過於一廂情願。

 

從我當老師開始,我就跟學生說:我的手機二十四小時都開機,你有事就可以打。的確有那麼幾次,在過了凌晨後,接到學生電話,聽著另一端痛哭,不斷安慰到對方想睡,才掛上電話。也曾在病中,接到家長的電話,聽著他和自己的子女嘔氣,又哭又氣的瞎話,讓我說教了半小時。

 

直到今日,讓我甘之如飴。

 

但是,這跟我應該擁有的勞動條件無關。價值追求與權利義務是不同層次的問題。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an_1.jpg

滕宗諒:為啥要查我水表?
鄉民:你就顏色不對啊!
滕宗諒:強者我朋友救援一下!
范仲淹:靠么,圖咧!
滕宗諒:圖來了!(伸)
范仲淹:我有一個朋友被貶官,他很難過………
鄉民:先承認你就是你朋友……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020071018368441580423.jpg

歐陽修:媽,我在這裡!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整個暑假,帶著學生在學校中庭練習閩南語演講和朗讀。我依舊說著習慣的台南腔,然後聽著選手們分別咬著宜蘭腔、台北腔、台中腔,穿插著在地的基隆腔調。總是有好幾個詞彙,我們要停下來,彼此推敲、商量,找到一個念起來精確或順勢的音。

 

即使身為國文教師,我向來極少挑剔學生的字音、字形的毛病。我是那種「讀書觀其大意」、「讀書不求甚解」的性格。所以在集訓中,學生真正由我身上受益的,想來真的不多。

 

不過臨陣磨槍,不亮也光。集訓期間,我對語音總是特別敏感,甚至莫名也挑剔起來。

 

學校正在整修校舍,進出的工人不少。說來好笑,來來往往的面孔,我記得不多,對於他們彼此間談笑、聊天的聲音,印象反而深刻。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暑假,安中正在整修幾十年的老校舍,看著工人們連日敲打,不知將會修築成什麼新樣。心底突然浮現一個念頭,想走一趟基隆市公私立各校,仔細端詳一下友校的校園。

 

不想小友如晏跟著朋友環島一周後,又開始走遍基隆市各間小學。有趣的事情讓少年人捷足先登,讓大叔我懊惱不已。趁著她還沒動念走一趟中學,我索性趁著假日下午,把基隆市的中學走了一趟。下午二點四十分出發,六點三十分返家,總計走了24間學校。

 

聊記一下路程
 

安樂高中─武崙國中─建德國中─百福國中─明德國中─基隆商工─
基隆高中─碇內國中─暖暖高中─南榮國中─銘傳國中─培德工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午後,和母親聊到晚上要去拜拜,商量著到何處買供品。我說沿途賣水果、糕餅的攤子不少,就毋須煩惱了。
 

母親隨即接口說:「昨天看電視說那些水果不能當供品。像甚麼香蕉、梨子……。」
 

一聽又是江湖術士專在電視上夸夸其言的胡說。單靠諧音一道就能領通告費,那中文系學修辭與聲韻的,說得可以更道地。而且說客語、說粵語……的朋友麼辦呢?他們的諧音可是另外一套啊!
 

我歪著頭回應:「下次看誰說的,CALL-IN進去問他哪本經書上說的? 他可能只是跟蕉農、梨農過不去,二十年前女朋友被果農追走了吧!」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應  吳東晟  孝女

東晟兄此篇,真是一掌一痕,聊寫幾點感想。
 

一、許多人感慨社會現象,只是一如廟口的阿伯或市場的阿婆,街談巷議,看似道貌岸然,無非嚼嚼舌根而已,無關痛癢。要真能深入人情底蘊,演繹其理路來,方是文章。
 

二、學人文學科的,不要將一身學問都錮鎖成高頭講章,好好注視活生生的社會現象,以自身所學為底,思索、分析,說出道理來,一件一件做去,也可以是學問。
 

三、許多你看不慣的事物,如果始終存在,其背後一定還有更重要的關鍵,只是你一直沒看出來而已。

附吳東晟原文

孝女

鄉下的喪葬儀式中,經常會有代哭的孝女。近距離觀查孝女,其實我還蠻敬佩的。電影《父後七日》裡面那個孝女自稱「哭無眼淚」,那不是好的孝女。真正生意好的孝女是眼淚汪汪的,而且會很尊重家屬。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08 Sat 2015 21:52
  • 起廟

11856476_1148556878491930_6503906070178750019_o.jpg

 

昨晚興起,在臉書上與朋友閒談,說起七十幾歲時應該在做什麼。朋友說我應該正在廟裡為人解籤,我則笑說:那我乾脆來號召建廟好了。朋友隨即加碼說,如果要建廟,記得要找他來捐。

 

這是說笑,我當然不會真的去號召建廟。不過,心頭倒是浮現一棟廟宇的樣子。

 

台灣各地金碧輝煌的廟宇,隨處可見,山節藻梲,不在話下。要說是「廊腰縵迴,簷牙高啄。各抱地勢,鉤心鬥角。」也不是誇飾。不過,我還是偏愛傳統「公厝」形式的廟寺,樸實簡潔,立在田野之間自有其秀氣。在故鄉學甲來說,後社集合宮、煥昌文衡殿都還維持舊日「公厝」的樣貌,都採單一條龍式的閩南式建築,紅瓦、磚牆、綠樹、藍天,廟前則有大埕,令人倍覺清幽。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著螢幕,看著媒體的報導。看著幾個高中生代表哽咽、悲憤、哭泣,從會談場合站起來,然後轉頭離開。又看著他們在教育部前面對群眾痛哭失聲。

 

在我的心裡,有幾件似乎早已忘懷的事,隱隱又被勾動。

 

面對學生的哭泣,有人同聲一恨,有人心疼不已,有人冷眼旁觀,譏評幼稚者有之,怒斥作秀者亦有之。

 

而我,對他們的情緒,則戚戚有切身之感。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讀大學以來,因為沉浸在中國哲學的領域中,讀書所及,使我一直非常尊敬謝大寧先生,我有幾位朋友,甚至稱「先生」而不名,可見其景仰。我的業師莊耀郎先生本身就是王弼哲學的專家,然而我對王弼的理解,卻主要受到謝大寧先生的影響。因此,當年謝先生未能進到師大國文系任教時,我內心非常扼腕。

 

然而在這一波爭議當中,看到謝大寧先生幾度對反課綱聲浪的回應,僅能不斷依循著當前的國家機器,去討論課綱與憲法的關係,讓我不勝唏噓。這種亟欲以蓋棺論定的立場主導歷史教育的思考,完全背離當前教育的反省與發展。

 

以我個人而言,我的父系、母系家族雖然同是本省人,但對日本時代的評價並不相同。我自己對於那段歷史中的日本人,則並無好感。然而,當我走上講台時,如果講到相關的議題時,我則必須盡力提供足夠的資料,去引領學生討論,而非橫下斷語。一國國民教育的課綱,當也要極盡全力提供師生無限制、無特定立場的探索空間,方屬合理。

 

如果開放、自由、無邊際的探索,會使學生跨越我自己所屬的意識形態,我雖有屬於自己的寂寞,卻有來自教育的狂喜。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權勢者總比現實中顯得更巨大、可怖;
閒議論的聲響總會比思考者更為洶洶喧嘩;
放聲哭泣,
但別怕!
腐朽終究無法與青春為敵。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於「圖書館」,我一直有特殊的感情。

 

讀高中時正好學甲鎮立圖書館開館,就在我家前幾步路的地方。高二、高三時,閒暇幾乎都窩在館中。當時藏書有限,但是對於當時的我來說,已足療閱讀之飢了。那麼多的作家與作品,從未選入國文課本中,但是都比課本有趣多了。

 

高三的春假,我保送進入大學之後,開始極其漫長的假期,我投入志工行列,更可名正言順成天窩在館中。圖書館主任和館員十分親切,總是話匣子一開,天南地北,傾懷盡歡。

 

隨即而來漫漫的考季中,小鎮居民並沒有太多溫書之處,主任決定開放夜間溫書,而我左右無事,便順勢接下夜間開放的工作。陪著準備各類考試的考生讀書,自己也在那段日子重頭至尾讀了《論語》一遍。然後,還煞有介事地組了讀書會,聚會了好幾次。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