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6 (2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學期最後一日,小學早早便放了學。一群小女生全擠在路口的便利商店裡,把長排的桌椅全佔滿了。

 

滿桌子的飲料、麵包、冰枝、茶葉蛋,早已就杯袋狼藉,但是小女生們談興正濃,交頭接耳聊著班上及隔壁班的零零總總。突然間,一個女生拎起了背包,手抓著手機站起來,聲音響亮地說:「我要走了,有人在等我。」當下,彷彿有一片陽光曬進冷氣店面裡來,讓人有點睜不開眼。另一個女孩嗔怪著:「妳不陪我等我妹了唷!」

 

「不能唷!人家在外面等我了,掰掰!」小女生輕快地往外跑,夥伴們遲疑半晌,有人似乎突然省悟過來,大喊:「快!跟上去,用手機拍他們」全部的人當下全成了狗仔,全部握緊手機就衝出門去,一時靜寂的空間彷彿還浮漾著興奮的空氣,無法抑制。

 

騎樓下所有的女孩交頭接耳,看著路的另一頭,直到對面的兩個人都戴上安全帽,騎車遠去。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30 Tue 2015 18:43
  • 夯枷

八仙樂園塵暴事件後,有些不明就裡的網民批評和信治癌中心醫院不收燒燙傷急救患者,院長黃達夫投書說明《為什麼醫院沒有急診室?》,台北市長柯文者也解釋:「如果平常沒有在收,收進去還要再轉院,台語就叫做『牙給』」,有的媒體則寫作「押給」。

 

所謂「牙給」,閩南語漢字常寫作「夯枷」,讀為「giâ-kê 」。什麼是「夯枷」,乃是台灣民間信仰儀式,在香醮舉行期間,或地方信仰主神出巡時,信徒為了消災解厄,常會許願戴枷隨行,表示懺悔,透過自我懲罰藉以消解過往的罪過。這種儀式有時會仿擬古代押解罪犯,穿戴真正的鎖鏈、刑具。多數時候則是以紙板製成的枷板,戴在脖子上。有些是簡單的四方形長枷,有些則如戲曲舞台上的魚形枷板。

 

由於這種懺悔、贖罪的象徵儀式,是由信徒自主許願,跟隨主神出巡,往往又路途遙遠,所以民間說「夯枷」,後來多半引申為多此一舉、自找麻煩的意思。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宜蘭林姓宗族表示:原PO對宜蘭開發史,顯然很陌生。
 

周天子表示:這是想要恢復周文嗎?
 

鍾理和表示:台妹。我們又要搬去滿州國了嗎?
 

李啟嘉表示:我爸說我是李皮高骨,跟姓李的結婚可以,跟姓高的盡量不要。
 

原PO:靠~~~我只是國文沒學好。

11063508_10205812968737755_3186410075184981839_n.jpg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護家盟一再反對同志婚姻,主張婚姻制度的規範應具有公共價值的影響,所以宣稱他們認為:「我們的社會倚賴穩固婚姻所建立的家庭,生養健康而正直的孩童,成為國家未來的棟樑。因此婚姻不僅是一段私人關係,還會對社會產生公共的影響。在孩童的成長過程裡,父母親彼此承諾忠誠專一的愛,不僅能有助於婚姻關係的穩固,雙親穩定的關係,還能為孩子創造成長所需的理想環境。而父母親給予孩童的愛與照顧,對於孩童健康成長更有著無可抹滅的影響。一男一女的婚姻關係與其他關係不同,這也是國家制定法律規範婚姻的原因。」

 

我相信有不少的朋友,也認同上面這段論述中的許多價值,許多人同樣嚮往穩固的婚姻,「生養健康而正直的孩童,成為國家未來的棟樑。」「雙親穩定的關係,為孩子創造成長所需的理想環境」也認同「父母親給予孩童的愛與照顧,對於孩童健康成長更有著無可抹滅的影響。」

 

但是,請問有什麼根據,可以說明同性婚姻的家庭,孩子不能健康而正直,孩子不能成為國家的棟樑,雙親的關係不能穩固,孩子不能得到成長所需的理想環境呢?

 

所有同志朋友,和所有的異性戀一樣,他們有一樣的喜怒哀樂,悲歡愁喜,它們有的人可能正直、勇敢、柔和、樂觀,同樣也會有人悲觀、偏執、懦弱、陰暗。所有異性戀者人格裡所擁有的正面、負面,他們也都擁有。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護家盟的臉書「下一代幸福 聯盟」粉絲頁,對美國最高法院判決全美各州的同性婚姻合法,提出質疑。說如果「如果相愛就可以結婚的話,那麼『爸爸跟女兒相愛,可以結婚嗎?』」甚至質疑說「同樣的問題,兩個成熟獨立的個體『媽媽跟兒子相愛,可以結婚嗎?』,再延伸這個問題,既然兩個人相愛就可以結婚,那麼三個人相愛可以結婚嗎?四個人呢?…」

 

他們的話語策略很簡單,就是在議題中不斷擴張,聲稱原有體制可能變動的邊界,讓民眾感受到現存秩序的危機。然而,護家盟所討論這些議題,恰好都跟同運團體的主張完全無關,也與多元成家相關法案的內容全部背離。

 

護家盟為何會在同志婚姻議題上,張冠李戴,隨意混同「亂倫」和「人獸交」等範疇呢?答案很簡單,因為他們在同志婚姻議題上很難提出能說服群眾的理由,所以只好混同其他的概念,魚目混珠。

 

亦即「你們反對亂倫喔?反對人獸交喔?那你們也要反對同性婚姻喔!」問題是這全然是三個不同層次的議題。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年,對於有些行禮如儀的事,總是不厭其煩要求,希望學生不要覺得老套而棄若敝屣,在老派的作風裡,常會存著一些細膩的溫暖。

 

我希望,他們在成年之前,有機會懂得這些。

 

社團舉辦成果發表會,我幫忙印製邀請卡時,也特地印一張給自己。當幹部們四出致送邀請卡,發現那張時,倍覺詫異。在走廊上攔住我詢問:「老師,為啥也有你的?」我忍住笑說:「你難道不覺得該邀請指導老師嗎?」

 

幹部交接之際,我也會提醒新社長,雖然學校往往會循例聘任我。但是,身為新任社長,如果也覺得有意再次聘任我,還是應該親自來邀請。一方面在人情上,新幹部可以藉此與指導老師互動,另一方面也表示我不是理所當然續任,讓新社長有另聘賢者的空間。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語原來是這樣】什麼是「海外散仙」?  駁議

 

這篇文章不知為何會推論得如此離譜,竟誤把漢語常見的歇後語,當成語源來追索了。漢語裡的歇後語,多數都透過諧音,在拗轉到其他詞彙,以隱藏直接的譏刺、調侃。

 

在此以「姜太公釣魚」的釣線,諧音「散」,再以「姜太公」為「仙」,所以說「散仙」。這本是一種諧趣的語意拗轉,與「散仙」本來詞義的發展並不相干。作者還進一步根據姜子牙故事,推斷「海外散仙」可能是「海岸散仙」。根本謬以千里了。

 

甚至文末還推斷「不過若是以台灣為主體的角度思考,姜子牙釣魚發生的地點,也的確是在『海外』沒錯」更是荒腔走板。那台灣的閩南語族群,都不該說「牛牽到北京也是牛了」,因為「若是以台灣為主體的角度思考」,牽到台南、新竹或台北就夠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巷子裡走出一個極為青春的女郎,輕快地踩著矮跟的鞋子。微笑地對著手機裡的那頭說話。鄰家女孩般的長相,只在眉眼之間,有幾分媚態。

 

走到巷口時,女郎剛好收了手機,和坐在路邊的兩個歐巴桑招呼。一個歐巴桑非常、非常地福泰,坐在老舊的沙發椅上,挺著隆起的腹肚,隨著說話的節奏不斷喘息,另一個瘦小的歐巴桑則一直應著嗯哎哦啊嘿嗐,活是一個絕佳的捧哏。

 

兩個歐巴桑閒話著那些即使陌生人都會覺得熟悉不過的情節,無非是換個名字、姓氏,因果倒置一下而已。反正談到最後,孰因孰果已經都亂了套,也不很重要。

 

福泰的阿桑,開始盤問著女郎的去處。年輕的嗓音愉快地回應說:「要去街上,......我要去街上。」通常世故懂事的台灣人,在這時就會打住話柄,愉快地道別。因為這就是禮貌的招呼,問者既沒有要真問,答者也沒準備真答。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像海濤法師宣傳、執行如此癡愚荒唐的「放生」行為,即便真正拯救了生靈,若是為了貪求未來的福報,或者以為可以消解過去業報,也如達摩祖師對梁武帝所說「並無功德」,因為同樣是「此但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隨形,雖有非實。」

 

何況明擺在眼前的,所作所為全然是殺生,既是直接殺生,扼殺所放生靈;也是間接殺生,衝擊原有生態。何況曲解教義,招致外界謗議佛教。十足可惡!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7361_1120661187948166_7009003016680591671_n.jpg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19 Fri 2015 21:52

11249017_1120660681281550_8304745006200774583_n.jpg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391531_1119521401395478_5379674677192687112_n.jpg

 

近來一張聯合報民意論壇的截圖,在教育夥伴的臉書上往來流傳,批評當前的教育風行「翻轉」,而不知教導學生「修養其道德」。由於近來社會紛擾頻傳,人心驚懼,自然引起不少教育同業的分享、呼應。

 

截圖的段落乃是來自張森富所寫的〈荒謬教改養出驕縱世代 天下有大災〉一文。張先生目前任教於台北城市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忝為儒家學子,碩士論文也研究儒學,在臉書上隨意瀏覽時,偶然讀到「只有道德才可以作為主體」一句時,真感到雷霆萬鈞。脫離學院教育之後,不知有多久不曾聽聞「以道德為主體」的說法了,當下幾乎有「德不孤,必有鄰」的切己之感。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直接說結論,在台灣「能力分班」,從來都不是為了學生好,從來都不是為了教學考量,就是血淋淋的資源掠奪。就是強勢家長結合校方壓迫弱勢。

 

南投縣政府,你們遴選出來的校長說:「不要拘泥常態分班」。這種心態,可以當校長嗎?

 

我講直接一點,說「能力分班」是為學生好,都是「大言欺世」。

 

今天如果有教育者主張「能力分班」,而且立誓到後段班把每個孩子的能力帶起來,直到退休,信念永不退轉,我就相信你主張「能力分班」是為孩子好。多數主張「能力分班」的,無非就是想教好班!那些惹麻煩、不聽話、學不會的,通通趕到看不見的地方去。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教務處今年為高一新生辦了「語文與影音創作營」,希望以此為基礎,透過優質領航計畫的挹注,逐步發展成為學校未來的特色課程。

 

會考之後,這群準高中生應該很久沒有打起精神上課了,而今日要從早上八點一路上到下午五點。最末兩堂正好由我主講「故事的開端:懸疑」,直到臨上課前,我都有些緊張。深怕一砸了鍋,壞了他們將來上語文課程的興趣。

 

尤其,少數幾個孩子並不情願犧牲好玩的暑假前來上課。本來準備全場採用「學思達」的,但面對陌生的學生,我的功力畢竟還是不足。於是還是花了半場的時間引導、說解,帶領他們掌握一些寫作的關鍵。

 

幸好,安中的學生多半溫厚,在場上還願意慷慨分享自己的看法,雖然才剛從國中畢業,有些討論已經頗有條理,意見也能切中要點。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給安樂高中高中部第十三屆的畢業同學:

最近這幾週,有時,我坐在六○二的教室後頭,看著報名指考同學溫書,看著每個人的背影,想著你們這三年的言語與舉止。自己一個人微笑、皺眉、搖頭或者點頭。

看著大多數空著的位置,複習大家的名字,想著你們的笑容、姿態、字跡,又想起你們在課堂上的討論、口頭發表、作文卷上的字跡。

想起有那幾個曾和我聊起心事和趣事種種;有人慷慨又溫柔地陪我悲傷與惆悵;有人總是張著明亮的眼睛和我說再見;有人會在課堂上慧黠地展露詞鋒;有人總是在桌案上擺上更重要的那些科目;有人總是遲到;有人會傳遞零食,卻很少與我分享;有人會在起鬨中,嘻笑傳遞八卦的氣氛,引得我雷達作響;有得人會在我帶錯課本時,把手上那本遞給我;有的在我連不起長相和名字時,哈哈大笑不以為意。

偶爾在走廊上遇見你們為畢業典禮奔忙的身影,或者聽到你們協助行政業務,急促奔忙的腳步。或者,只是緩緩散步,上下樓梯。我遠遠見著了,微笑,或者側頭看著,招手。有時可以攀談幾句,更多時候連打招呼的時間都沒有就側身而過。

我在默默溫習說再見的樣子。

謝謝演辯社的辯士們,這個小社團在你們手上竟能一舉跨過十八名社員的門檻,然後順利地接給第八屆、第九屆的學弟妹。創社那一年,我全然不曾想像過今日的光景。你們入社的那年,為了準備辯論賽,擠在我家客廳裡,正反交錯攻防論點,甚至忘了啃光桌上的消夜。等到深夜裡,你們逐一告別,我總覺得有些不捨!

謝謝校刊社的記者、編輯們,那一年我在公、私瑣務間焦頭爛額,總是無法如期出刊,但是你們還是盡責地寫好每篇稿子,採訪、攝影,協助圖書館辦理每個營隊。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99年,我大學畢業。那一年師大首度舉辦夜間畢業典禮,畢業生身著學位袍,手持燭台,在日光大道上集合,由校長、三長帶領環繞校園,渾像神祕教派的集會。

 

台灣師大的學位袍,博碩士以上的帔才依學門及學院分色,大學部的西式學士服領巾則一律是黑底白色V型樣式。這幾年學生返回安中與我拍學士袍合照時,我才發現有些學校領巾顏色不一,也有依照學門分色的。

 

昨日興起,再度查閱資料,我才知道撥穗時,是由右側撥到左側。和學生拍照時,總是一氣亂戴,只是圖個趣味而已。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日下午,學校裡最美麗的社長把社務處理好,跑來把資料交給我。我連忙欠身致意。

 

「老師,你幹嘛啦?」
「表達我的謝意啊!」
「幹嘛說謝謝?」
「你把工作處理好,我就該說謝謝啊!」
「哼!生疏......」牡羊座的社長,撇撇嘴轉頭,蹦蹦跳跳上了樓梯。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247003_1113672431980375_7667114832941493354_o.jpg

 

 

11402613_1113638298650455_5613495549555175379_o.jpg

 

一早,臉書上的訊息跳了出來。正是久違的徒兒嘉雯。
 

「老師~~~~~XD」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到友校拜訪,趕回學校上課前,特地到校長室,和昔日的長官打聲招呼。校長在案頭簽署著公文,心無旁鶩,竟沒有發現我站在門口。

 

一會手機響起,他正協調著一、二件會議的流程。不管到什麼位置上,他總是這麼忙碌,但是你也總是知道可以在哪個地方找到他。校長突然抬起頭來,看到我。立刻向電話那頭說抱歉,說好等會兒再打過去。馬上從位置上起來,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送我走到門口。

 

「校長,我學校還有課,這裡就麻煩你們了。」
 

「要回去上課囉?騎車小心,小心。」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年前坐在台下看學長姊比賽的國二小女生,今天站到辯論台上,與學長攻防。而下學期,她即將接下演辯社的公關長,她是李欣穎。

 

七年前入社的稚嫩高中女生,曾經是那麼霸氣、任性,心地又極為柔軟的演辯社社長。今年夏天,她即將從大學畢業。今天,她坐在評審席上,她是謝靜儀。

 

希望安中演辯社是一條接力的跑道,永遠有人接下棒子,繼續奔馳;永遠有人站在場邊,為跑者加油!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