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5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身為一個教師,我的體會是:

 

傷害即將發生或者爆發的當下那一刻,我可能會用最大的力氣,當下制止。

 

如果傷痛已經發生,那就面對傷痛,安靜下來,陪伴傷者療傷,拍拍他、抱抱他。如果他願意說,就聽他說話。或者就是靜靜地陪伴,讓他知道身邊有人。

 

如果傷人者也是一個受傷的人,我會請其他的老師或輔導室陪伴他。等我處理完緊急狀況,再來陪他說話。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偶然到某間小學開會,下課時間時從洗手間出來,幾個五、六年級的女生擠在洗手台前,彼此端詳對方的臉,七嘴八舌討論著青春痘的問題,「好煩喔!長出來都消不掉。這邊又一顆」一個長得十分清秀的女生,很老氣地說「我跟你說,你絕對不能去擠它,會留下痕跡。」「我洗臉的時候啊!.....」

 

心想:哇!後生可畏耶!女生果然比較早熟!!

 

離開洗手台前,我想到前幾週到南部的商職去演講,開講前和教務主任聊天,她說自己是台北人,結婚後調到南部教書,剛接觸學校裡那一大群活力充沛的中學女生,好不習慣,每個人幾乎都是生猛直接的台語腔調,沒有太多刻意的裝扮,多數人是不化妝的,黝黑健康的膚色,完全不輸男孩子的熱情。

 

我聽完哈哈大笑,說起實習那一年從台北回到台南,有一次在成大的幾個校區間隨意晃蕩,大馬路上有許多騎著腳踏車的中學女生,看著他們的笑容與膚色,對比台北的女孩子老是看著鏡子中白皙的自己說:「好黑喔!怎樣才能變白」。而在南台灣的陽光下,騎腳踏車的女生們還是很自在的樣子,心裡就想:對啦!這就是台南的女生啦!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063957_1104276386253313_5038413366052208992_n.jpg

 

在絕大多數的刑案中,我們大體都只能經由媒體的報導,了解片段的案情經過。對於被害人、加害人的生命歷程,幾無所悉,頂多在支離的片段中,憑著刻板的印象去推想。

 

面對眼前的「案情」,我們可能為之悲痛,為之憤怒。然而因為不了解他們的故事,我們的悲痛與憤怒,往往是發洩自我情緒,無助從中尋繹出更深刻的意義。

 

而唯有在具體的事件中,一件又一件尋繹出意義來,才能逐步釐清自我判斷的準則。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校長協會、全家盟明確說明你們對於教師待遇的立場,是不是認為教師不該領現在的薪水?到底認為教師不該領哪一筆錢?是否認為教師應該要減薪?是否認為導師不夠格領這份加給?是不是心態上根本認為你們是教師的大老闆?請一字一句直接明白說出來。

 

不要高舉關心教育的大旗,踐踏教育人員的尊嚴。

 

校長協會說導師與行政職務加給相近,會降低教師兼任行政的意願,我必須很直接說,現今大多數教師不願意兼任行政工作,多數問題的根源都在許多校長領導荒腔走板,讓行政工作沒有後盾支持,心生不如歸去之感。如此惡質分化兼任行政與擔任導師的教師群體,是不是刻意要造成校園對立呢?

 

校長協會認為導師加給排擠教育經費預算,請問校長群體願不願意降低自己的職務加給與特別費,為教育環境共體時艱呢?校長協會覺得如果認為兼任行政的同仁的待遇不好,是否努力為大家爭取過了呢?校長協會和全家盟如此志同道合,是否可以詢問一下你們的好夥伴全家盟,要不要一起爭取提高行政職務加給?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May 20 Wed 2015 10:07
  • 嘉義

本學期的學思達分享之旅應該是暫告一個段落了,總計講了六個場次。

 

趁著分享之便,走了好幾個不曾去過的鄉鎮。

 

今天中午走出嘉義火車站時,恍然之間,想起上一次到嘉義,是十餘年前興觀的詩友,到知灝家中叨擾,寫詩、暢遊、吃了好幾頓美食。

 

再往前,已經是十八年前的事了。讀大學的暑假,返回南部時,特地到嘉義市找好友玩,一晃眼就這麼長的歲月過去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台灣民政府」的新聞稍起漣漪,雖然他們的主張很難獲得主流認同,不少論述也顯得匪夷所思。不過,我倒覺得他們可以認真玩大一點。只發行身分證、旅行證件......迴響畢竟不大,掛了「民政府」的車牌還會被中華民國的警察拖走。

 

建議「台灣民政府」可以仿照私人國家的模式,直接劃定一小塊土地,直接宣布自中華民國獨立,或者宣布為美國屬地,發行郵票、發行貨幣,同時宣布也接受新台幣為流通貨幣。

 

因為是私人國家,在政治體制上,可以盡情發揮創意,由小說家、哲學家、藝術家甚至神職人員治國,也可以加入很多中華民國體制暫時無法施行的想法,比如承認原住民自治,與「台灣民政府」為夥伴關係,宣布閩南語、客家語、華語、所有原住民語、新住民語、甚至英語、日語同為官方語言。又比如直接承認同性婚姻、多元成家,宣布全面使用綠色能源,成立各級學校徹底免試入學等等。

 

以承認雙重國籍的方式,招攬大量藝術家入籍,用心經營真正的文化創意產業,鼓勵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前往觀光。如此經營,或許反而才真能闖出一方局面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呂秋遠【三十五歲以後的減法人生】

 

我三十五歲前,努力得不夠,所以在未來可見的生命歷程裡,免不了常要重補修一些學分。不過,我卻常對我一些朋友說,要嘗試過減法的生活。呂秋遠這篇是寫給中年人的,我覺得有些少年人,猛烈衝撞、大柴大火之餘,也要試試一點減法的過法。

 

每日,留半小時到一小時的時空獨處,在沉靜中和自己好好相處,不為他人裝扮,也不為具體的目的糾結。

 

還在讀書的大學生,不管學分修得多或修得少,總要有一兩門課是為自己修的,不為所謂將來或競爭,而是此時此刻真心喜歡,生命得以呼吸、成長的,如果課程裡面都沒有,就出去外面去找。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267549_1098706063477012_7880925895470184540_o.jpg

 

當〈春江花月夜〉的歌聲響起,一晚的歡笑與燦爛即將落幕。第二輪的全體社員合唱時,開頭原本沒唱和聲,然而曲終時,我們仍情不自禁開始和聲。雖然時刻已近十點,耳裡縈繞著「昨夜閒潭夢落花,可憐春半不還家,江水江水流春去欲盡,江潭落月復西斜。斜月沉沉藏海霧,碣石瀟湘無限路。不知乘月幾人歸,落月搖情滿江樹」,依依不忍散去。

 

轉頭,我看見大我們十幾歲的學姊,對我們雙手比出大拇指來,學姊說她是物理系畢業的。跨越不同世代,相差二十、三十餘歲的社友們重新沉浸在歌聲中的江水與月光之中。

 

我在趕車之前,回頭再次望著燈火明亮的禮堂,那是一場始終不曾真正落幕的青春。我想對一堂的學長、學姊來說,也是如此。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日高雄市在國際反恐同日前夕舉辦同志大遊行,護家盟依其一貫作風,發表反對聲明。然而本次聲明較往日愈加荒腔走板,嚴重流露歧視心態,恣意展現仇恨言論。

 

聲明中竟直接宣揚同性戀為所謂「變態分類」,而世所共知,1973年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就已經同性戀從心理疾病除名、1990年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更將同性戀從疾病名單排除。而護家盟如今仍刻意宣揚如此謬誤的歧視觀念,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面妄指同性戀為變態,是性行為有問題,一面竟又宣稱「身體上『感覺遭受壓迫、覺得自卑、沮喪』是同志自起分別意識,自心比較,產生低下卑微。」先將人加以分類,賦予汙名,然後再說受到汙名的人是自己起了分別意識。

 

護家盟攻擊同志團體與身障團體聯合,是汙名化身障人士,又說自己尊重與疼惜。何其虛偽,又何其混亂?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近來因為執政黨強力調整國文課程綱要,迭起爭議,網路上又開始爭論課本中文言與白話選文的問題。小說家張大春在臉書上,接連發表〈文言、白話根本是同一種語文教育〉。以我自身的閱讀與教學歷程,以及極為粗淺的創作經驗而言,大體都能認同其論點與精神內蘊。

 

然而對於普羅大眾來說,恐怕未必能夠同意這樣的觀點。畢竟不同的閱讀、寫作經驗,接觸不同的文本,內在積累不同的語文層次,思考這個問題的角度自然不同。張大春文中所引的例子,在現代的語文環境中,偏屬於較隱微的例子。恐怕只能對有類似語文經驗的人訴說,不易引發共鳴。

 

對多數人來說。白話與文言的文本當然有極大的落差。而多數國文教師便經常處於這個落差的夾縫中,嘗試去綰合、連結、溝通、追溯、引流。當然,也有人努力在做分判、別異、切割。此中的爭論,應該尚須長期對話與批判。

 

持各方觀點的論者,除了發表論述外,還得各自持續創作,以真實的作品「現身說法」,看看文言與白話究竟是一脈,還是切割、對立。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觀整體,只抓細節。見人有一善,不知君子成人之美,只知挑剔細故。而揪住別人細小的失誤,就深文周納,往死裡猛打。更有甚者整天疑神疑鬼,質疑別人虛偽,懷疑其中必有陰謀。

 

這是我對台灣社會習氣最感無奈之處。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458774_1095937187087233_4972760889740125754_n.jpg

其實多數人都不了解現代國文老師的心聲

作者:窗簾是藍色的

國文老師:作者寫到房子裡有一片藍色的窗簾………

 

學生甲:喔!窗子是藍色的………
學生乙:喔!房子是藍色的………

學生丙:喔!有一片紅色的窗簾………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朋友留職停薪進修博士學位多年,昨日突然返校,來到圖書館。
 

一進門打開我身邊的電腦,點開了公文系統,問我說辭職的公文怎麼寫。

 

我一時以為老朋友事鬧著玩,故作正經地說解格式與用語。說解結束後,她仔細地斟酌字句,沉默不語。我在極為清晰地鍵盤聲中,掂出了這件事的重量。她真的要離開安中了。

 

學位還需要時日完成,未來的去處也還沒具體的樣子。共同的好友,私下說了句:「她這是要破釜沉舟。」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課堂上討論〈岳陽樓記〉,學生的討論多能切中要點,但是一談到憂、樂的議題,我還是忍不住跳出來,講一講儒、道兩家如何面對人力難以扭轉的限制。哈哈!有時,我還是禁不住要扮演「人聲」講義!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11169713_1093968017284150_8189107260901602143_o.jpg

這學期經常到各處分享,常有機會與分別多年的老友重逢。更有機會認識許多前輩,週一到卓蘭實中去,分享結束後,80丙的薛良元學長前來閒談,我很驚喜地說我是88級,也是丙班。走到圖書館櫃台前,國81甲的學姊和我分享她運用學思達的得失體驗。因為翻轉教學的連結,讓我有機會認識許多可愛又可敬的前輩。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到老貓編輯今天一早一句:「文言本來就是台灣的文化遺產,文化遺產不珍惜是要珍惜什麼?」稍稍引起漣漪。

 

我倒是想起一些有趣的事,就是國民黨的黨政要員或大老,這幾年祭孔或祭國父陵時,所獻祭文的造詣都很粗劣。如果寫四言韻文實在艱難,為何不直接用白話呢?如果想維持傳統,那何不請工於此道的文人捉刀呢?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看著各方又開始討論103國文課綱時,都不免啞然失笑。因為實施十二年國教後,這一版的課綱即將又走入歷史。此外,在文言白話比例上拉鋸,在中國與台灣的認同中爭論,意義甚微。因為看過此刻教學現場的真實樣貌,大體都會知道爭議的各方看起來跟外星人差不多。對多數學生來說,教學模式的影響遠比教學內容深遠。

 

早幾年,我對類似的討論曾經非常熱血,對於文言比例、文化教材存也自有主張。如今,我贊同名編輯老貓的意見,在生活中現實存在的東西,只要能持續生發意義來,自然不會消失,與其去爭論文化教材是否真實有意義,不如就在教學中,讓論語、孟子真實展現意義。與其去爭論比例,不如在課程中,好好設計、討論所有的作品,讓作品自己說話,讓學生獲得所需。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