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4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地震連續而來,許多同齡的人,又勾連起近十六年前的九二一大地震。那一年,我正在實習,家裡不甚平靜,心裡老懸著。

 

我是公費生,實習時沒多少事要做,加上心事重,總是躲在自己房間裡,看電視看到很晚,才疲累地睡著。

 

當時台灣也不很平靜,九二一前一個多月就發生了七二九全台大停電。停電當時,我正好在看「台灣靈異事件」,劇中一個女鬼手指著加害人,凌厲地發出聲響。結果房間裡的電燈立刻熄滅,一會又亮,一會又熄。

 

我心想這個故事該不會真人真事改編的吧!那女鬼怨氣也太強了吧!結果,不一會兒,隔鄰的院子,幾戶人家紛紛醒來,大約都是熱醒的,拿著手電筒四處照著。大聲議論著「停電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兩年,參與各項會議與交流,或者走到各校去分享,我常可以感受許多教育夥伴內心懷抱著殷切的使命感,總是努力要為學生從外打理到內。我常笑說我輩國文老師除了傳授語文,文學、美學等涵養外,總還想要努力去教養學生的價值理想、道德、倫理、規矩、人際分寸......。說穿了,各科老師也多是如此,真正如禪門所說的「老婆心切」。

 

自覺要承擔的使命重,心中懷抱的憂慮也多,面對瞬息萬變的社會結構撞擊時,又哪裡能不感憂傷?每次看到教育夥伴們憤恨撻伐,或者叨叨絮念種種校園現象時,總能隱隱約約看到心中巨細不同的傷痕。

 

而龐大的結構,以每個學生的言行心態為通口,展露出來時,往往就會變成教學現場中巨大的壓力。此時教師們面對學生的言行挑戰時,感受到的就不只是個人間的衝突,而是人與整體環境,整個社會結構的猛烈互撞,如何能不受傷,如何能不頹唐。

 

儒家性格濃厚的社會,很容易將言行表現追溯於「個人」的教養、習慣、心性,所以同處在原有秩序裡的人,就會在規範的界限上,不斷拉鋸。認為界線劃定了,嚴格執行了,問題就能解決。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網路讓人可以輾轉的連結中,接觸到實存環境中無從接觸的人;卻也讓人難以具體的實感彼此相待。

 

每每看到人在網路上罵街,罵到口不擇言,甚至無差別攻擊時,我都會在砲火最激烈之處,設想這個人在現實的人際中,到底是什麼面容。

 

在網路曖昧的空間裡,往往看見人心裡那些傷口與憤怒,總是一瞬間爆開,然後在好事者的呼應助長下,難以止息。看戲的毋煞,演戲的入戲太深,更不願意煞。

 

只是老哏翻來覆去,委實有點乏味啊!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155531_1080703578610594_8113807574257041833_n.jpg

我的學思達分享之旅,是從桃園開始,今日又到桃園楊光國中小分享。

原本是應老友馨儀的邀請,想藉著分享之便,見見十餘年未遇的故人。貼心的老友竟連茶水、糕點都徵詢我的喜好。在鄰近學校任教的學弟,特地到楊梅車站來接我,聽完整場分享,又帶我大啖客家美食,飯後竟又親自開車從楊梅一路將我送回基隆。席間與旅次裡,聊了近十年的雲聚雲散,每一張曾經熟悉的臉孔,存留在心裡的只有欣喜。

原本是去分享自己體會的一愚之得,但是看到他們組成社群,為了下學年的導師工作,開始探索可能的方向,感受特別深刻,演講起來也特別愉快。

每場分享之後,我總會特別說出自己的心境「重新與學生相遇」,「重新認識自我」,還有輝誠學長一再叮嚀的「對學生有利,就是對台灣有利。」

其實楊光的夥伴,早就已經這麼在做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剛因為學校網路不順,為了送一份檔案,飆速騎車趕到市政府去。

 

一到門口,正要登上階梯時,看到一個三歲左右的男生,蹲在一旁,抱著一隻狗布偶,似乎剛哭過,眼睛裡還噙著淚。

 

原本正慌忙快步的我,頓了一會兒,還是費力地蹲下來。小男孩抬頭看我,又低頭不語。我開口問道:「小朋友,你怎麼啦?你的爸爸媽媽呢?」

 

小男生抬起頭不說話,抱緊狗布偶,做勢又要哭。我想應該是迷路的孩子,站起身想要尋找市府警衛來幫忙。突然不遠處一個英挺的男子,轉過身來,有點不好意思的神情,回我說:「啊!......我是他爸爸,他正在自己生氣,所以在那邊。」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是否我的記憶太過模糊,還是大學時代,太少從溫州接走過。

 

每次從國教院開會出來,不管是平常日或周末,那一攤蘿蔔絲餅總是大排長龍。無論多熱門的小吃,只要需要排隊,我就不想吃了。我總是狐疑著,以前有那麼難買嗎?

 

不過,從大學至今,我好像才買過兩次。剛好都沒有人排隊。

 

第一次吃時是大一,十分偶然。那天晚上,我和同班同學雨蓁步行,從師大走到大安森林公園,路過這個攤子,突然嘴饞,一下買了兩個。一邊啃著,一面走,才聽雨蓁說這攤子的盛名。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彭明輝專欄】台灣的資優教育正是在殘害優秀人才

 

台灣許多掛名「資優班」的運作,問題很大。說白一點就是,掠奪同儕教育資源,變相能力分班而已。除了掠奪了資源,是不是真正造就孩子成為「更好的人」呢?往往沒有!而是讓孩子將所享有的資源,將親師一起幫他堆積的成就,視為理所當然。他將來也常會複製同樣的模式去爭奪,或幫下一代爭奪。

 

然而「爭奪」是否幫他解決重要的人生問題呢?答案很悲觀,他解決人生問題的能力,恐怕成長得很慢,甚至全然退化。因為他的家庭與校園已經都幫他搶來資源了。

 

至於,他有沒有愛人的能力,關懷弱勢的能力呢?我想可以再觀察。他是不是真的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生命的成長?我們都要再深思。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六剛過,母校文學院大樓的碑石,就遭到不同意見者噴上了「黨國走狗」四字,噴漆者大概想對師大老校長劉真治校功過,宣示一下自己的品評。

 

令人費解的是,為何不是塗抹老校長的銅像,也不在教育學院校區孔子像的「有愛無恨」碑文下手,單單挑了文學院碑石呢?大概是此方碑石面積最大,宣示的姿態可以最張揚吧!宣示的動作做完,又恐校園媒體的報導不足,還特地聯絡校園記者,表達自己的匿名看法。

 

我對老校長的功過,並沒有太多深切的好惡情緒。在四六事件中,他是不如台大的傅斯年風骨錚錚,然而在當時黨國的體制中,老校長是不是最具象徵意義的「惡人」呢?「黨國走狗」是不是就足以「蓋棺論定」?

 

對文學院碑石噴漆,是要罵老校長,還是要罵文學院。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路邊張掛著補習班的廣告「放學後,我們選擇到○○,你呢?」

 

「回家啊!不然咧?」「晚自習啊!不然咧?」「打球啊!不然咧?」「去喝廖媽媽啊!不然咧?」「去吃濟州豆腐鍋啊!不然咧?」「去文化中心跳舞啊!不然咧?」「去喝青蛙下蛋啊!不然咧?」「和◎◎◎去散步啊!不然咧?」

 

 

抬槓是一種不能壓抑的病!!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傍晚騎車載媽媽到七堵去兜風,路過三坑口時,停下來吃碗冰。母子倆正在大啖清涼時,店家的小女兒用力爬上我身邊的鐵凳,努力擦著桌子。臉蛋渾圓的她,看來大約三、四歲的光景。

 

我一面吃冰,一面開始對小女生搭訕,開口就提了極端沒有禮貌的問題:「妳幾歲啊?」她顯然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只是低頭默默擦著桌子。自討沒趣的大叔,只好吶吶咀嚼著仙草、杏仁和愛玉。決定改變策略,貼近女生的校園生活,轉口就問她說:「那妳讀幼稚園沒有啊?」小女生嫣然一笑:「有啊!我讀幼稚園小班了。」

 

由於身形龐大,我當年是從中班讀起,缺乏共同經驗可以交流,正尋思如何繼續接話時,小女孩繼續說:「我有一個姐姐,她比我大,都欺負我......」完全不給我插話的機會,一口氣說了五分鐘,等到她喘口氣時,停頓下來,轉頭徵詢我的認同,我其實完全沒聽懂她萌到非常的娃娃音,只好一如多數的男生一樣,裝傻、敷衍:「原來是這樣啊?真的嗎?好唷!那妳繼續說!」

 

勉強蒙騙過關後,小女生又繼續說起她的故事與心情,我除了開頭幾個字,同樣全部聽不懂。只能努力裝出傾聽的樣子,頻頻回答:「是啊!」「嗯嗯」「真的唷?」這回她一口氣說了快十分鐘,又停下來等我回應,當我重施故技時,她顯然極不滿意,一直張大眼睛等著我說的更具體。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母親和慈濟的師姑隔著電話討論,安排著要去複查感恩戶個案的工作,話到終了,竟說:清明節快樂!讓我當場翻白眼。

 

等她電話掛上,我立刻說:哪有人在祝清明節快樂的啦?老人家不好意思地笑了:不然咧!那些擠在高速公路上的車子,不是都要為了過清明節嗎?不然要祝兒童節快樂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