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3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常有機會在媒體上讀到沈政男醫師的文章,他的許多看法,我常不贊同。不過,他對李家同教授的這篇回應〈家同教授,我們回不去了〉,分析得就比李家同深入。

 

李家同認為個人申請麻煩,而且幾近賭博,極力描寫流程之繁複,事實上,他所說的許多資格的檢核,都有網路平台可以代勞,不少學校還會在行政流程一再把關。

 

而學生選填志願前,多數的高中老師都會不厭其煩和學生細加討論,分析他的興趣、實力,優勢、劣勢、未來可能的發展。我總認為這個過程,對師生來說是可貴的,學生必須在這個年紀逐步探索自己未來的面貌,可能會有誤差,可能挫敗,甚至選錯,但是比起考完聯考後,照著分數來填,對孩子來說應該更有意義。

 

而對教師來說,由於多數的教師的職涯發展,較一般人單純。進入校園後,變動的機會又較小,時日一久,對於社會脈動的理解,難免漸趨脫節。而當學校必須努力帶領學生了解未來的職涯時,多數的學校總會極盡可能地邀請校外的專家前來,一場又一場介紹職場面貌與科系內涵,而為了爭取學生,許多大學必須進到高中職去宣導。許多老師也會隨之成長,甚至還有同仁努力修習職涯規劃師 、職業諮詢師、職涯指導師的專長。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家同教授主張要恢復聯考,不知是否用心去研究過,多元入學方案前後,經濟弱勢家庭進入傳統前段大學的比例有甚麼變化?社區型高中的升學情況又有何變化呢?否則只憑印象來說話,未免失之武斷。歷來的研究與實務經驗,對於繁星推薦、個人申請的結果,大致都是比較正向的,比較有爭議的多是技術性的問題。對多元入學反對聲音最大的,多數也是明星高中的校方與家庭背景較占優勢的家長。因為他們原本掌握的優勢好牌,有一部分因為多元入學,重新洗牌了。

 

至於這群到教育部去抗議的天龍國家長,連自己請坊間業者惡補備審資料與口試的錢都要算進來,未免太過可笑。在社區高中裡,學校教師就已經義務把這些工作都完成了,好嗎?

 

而所謂紙筆考試最單純、最公平的看法,我反而為此感到極為憂心,這個孩子除非要走最保守的公務體系,而且幸運考上。他能一輩子都走紙筆考試的路嗎?考研究所、到社會謀職都要準備資料、口試不是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週末的陽光正好,媽媽到市場買菜,我則在鄰近的7-11坐下,隔窗看著往來的行人,手裡隨意翻著報紙。

 

超商門外的小桌子,擺著十來個小紙杯,各盛著一口新出品的即溶咖啡,邀請客人試喝。我的體內殘存著矜持的舊習,沒人開口時,總是怯於動手。何況剛吃完早餐,血糖還在較高的那一側,還是節制一點好。

 

抬頭張望,做著全然不精準的統計,發現女性似乎比較勤勞。在這麼光亮的上午裡,走過騎樓的幾乎都是女子,披掛、點綴或踩踏著亮眼的色澤,從衣衫、指甲到腳上。有時,會有那麼一兩個在騎樓下徘徊,然後索性在門外的椅子坐下,三、五隻手指在手機螢幕上快速滑動著,隔著垂下的瀏海,臉上浮動著不易辨識的情緒。

 

一個身著深青色襯衫的女孩,身材纖細,長髮及腰,看來大約國三或高一的年紀站在騎樓裡好一會兒了。手裡握著手機,無喜無嗔地看著街上的一切。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北市政府舉辦聯合婚禮,讓同志朋友也能一同參與,接受大家祝福,本是文明友善的作法,結果護家盟又站出來橫生枝節,阻止別人獲得自己想要的幸福。有些話實在不吐不快。

 

第一、 護家盟動輒說要維護社會倫理,我實在不解,到底哪一部華人經典反對同志婚姻?前賢根本不關注這個議題好嗎?請不要拉聖賢來替你們背黑鍋。儒家傳統重視的重宗接代,從周代開始就已經不以直接血緣關係的子女為限了。所重者是傳「宗」,是傳承「姓氏」,「祭祀祖宗」。雖然這觀念也未必盡合現代了。護家盟如果擔憂人家的姓氏無法傳承,大力支持立法,讓同志伴侶收養子女即可,這才是成全別人的大孝道。

 

第二、 整天要阻止別人締結婚姻,閩南語俗諺說:「打破人的婚姻是會七世窮」,我真為你們家的後代擔憂啊!

 

第三、 護家盟不准同志締結婚姻已是心理極度扭曲了,竟然還要管同志朋友房間內的事,說什麼「婚姻背後的非常態性行為」,是哪一本書教你的?漢代的張敞早就明白宣言:「閨房之內,夫婦之私,有過於畫眉者」,床笫之事連古代皇帝都不該管,那麼護家盟的好事者,你管人家在房間內是要鷂子翻身、烏龍絞柱、玉兔搗藥還是臥魚嗅花。諸位賢達的房間,難不成也歡迎人家突擊檢查,還依奧運體操標準給分呢?(你問我甚麼是鷂子翻身、臥魚嗅花?戲曲身段啦!沒看過「貴妃醉酒」喔?不然你以為是啥?)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046921_1066509653363320_3725769208296922565_o.jpg

昨晚,將專題寫作比賽平台上的高中組作品逐篇點開,看看其他縣市或友校的夥伴們寫些甚麼?每年都會抽空瀏覽一遍,省察一下自己,希望不要落後人的腳步太多。

 

今年的主題是「資訊教育─酷數位,FUN生活」,許多的隊伍都在探索資訊媒體在教學上的運用,還有幾篇特地談了翻轉教室的概念。其次,不少隊伍探討低頭族的現象,另外APP、網路遊戲、網路購物、網路詐騙、網路交友都有人談。有一篇談宮崎駿作品與網路流言的主題,非常有趣。

 

安中的學生今年分別以網路人肉搜索的倫理爭議、網路廣告與消費行為為主題。對我來說,探索資訊議題,難免有些吃力,只能勉強為之。每年帶學生寫專題,竟從未選擇從文學的題材下手,多少是自己愛玩,喜歡尖新一點的議題,反而荒廢的自己的本業。去年和大學同學同場競賽,見她指導學生探討楊逵作品中的人權議題,心裡就覺得慚愧。

 

所幸者,是每年都能趁機會,讀一點不同的資料,坐點不成熟的東西。這幾年,許多同事或是另有高就,或是無暇投入專題指導,愈發覺得自己能力有限。今年幸好志皓慷慨跨刀相助,每次小組會議見他循循引導,逐一誘發學生思考,才猛然發現自己指導學生時,太過焦急也太過暴躁,干預太多,也主導太多,想必嚇壞不少學生。幸虧多數的學生,總是本本分分,用心去讀,努力去寫。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y006logo.jpg

大學四年,我都是慈青。大學畢業之後,我幾乎只是一個每月繳納功德費的會員。當一些夥伴加入慈濟教師聯誼會,努力自我修持時,我慣來遠遠觀看。我的生性不馴,完全不適合慈濟團體的風格。

 

當我的母親一點一滴,一腳印一腳印去助念、探訪感恩戶、做環保回收、為人重修房子、搬磚瓦、送便當時,我通常只是旁觀者。頂多,騎著機車把她送到各個活動處所去,就趕忙去忙自己的事。我還常常勸老人家少做一些,我怕她太累,怕她體力不支,怕多年糖尿病的她在水災中碰傷了手腳,但是她說自己「做得很歡喜!」。

 

她每次拿「靜思語」來規勸我一些暴衝的言行時,我就默默翻白眼。看到那些店家張貼的靜思語,我常覺得毫無美感,又過於講求和諧。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要怪我說話難聽,校長團體與某些不理性的家長團體,從來沒有把老師當成努力的夥伴,一直就是以家父長的心態,看不慣老師有自主意識,只想掌控老師於股掌而已。說出來的話無理至極,更沒有禮貌。「出乎爾者,反乎爾者」,對這些團體,我講話一定不客氣。

 

第一、政府是教師的雇主,不是教師的主人或老大,教育部原先單方面更改介聘辦法,就是更改教師的勞動條件,既沒有給予緩衝時間,也沒有善加協商,是極其惡劣侵害勞動權的作為。說白了,政府的做法就是教壞囝仔大小,傳遞一種慣壞雇主,欺壓勞工的觀念。

 

第二、教師有繳稅,我們也是中華民國政府的主人。不是中華民國政府的奴僕,我們身為教育專業人員,更不是校長團體或所謂家長團體可以任意頤指氣使的。我們和校長團體、家長團體是平等的組織,甚至說白了,面對教育部也是平等單位。

 

第三、偏鄉的調動早就有偏鄉的單獨規定,與本次修改的介聘辦法,根本不相干涉,既無法解決偏鄉的問題,還惡意阻擋了一般地區老師的返鄉權益。教育部與校長團體所持的理由,根本就是指鹿為馬。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平日雖依隨民間信仰,雖信而不迷。對於鬼神之說、鄉野傳奇,向來頗為好奇。但是,心中多少仍懷抱「敬鬼神而遠之」的信念。隨著鄉中習俗與家中幼習,手邊多少收藏一些避邪厭勝的細物,如香火袋、御守,但是只當成文物珍玩,並不特地用來鎮宅或護身。加上我生性糊塗,難免遺失、損害,那就失之恭敬了。

 

看到活水來冊房主人寫的這一則舊事,想起大學時代時,住在師大男一舍,有時連幾天睡不安穩,甚或夢魘來擾,身邊卻找不到甚麼可供倚賴、信奉的物品。總不能把綁在機車上的紅綢與香火取來吧!雖然偶爾研讀佛理,一不虔誠,二則向來多讀論述,少讀經書。

 

左思右想,索性把書架上那本仿線裝書印刷的《四書集注》抱上床,安放在枕邊。說也奇特,果真一夜好眠。真真有趣!

 

 

活水來冊房家母的收藏故事第五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戲神信仰真的不容易搞清楚源流,有些研究者將田都元帥、西秦王爺歸為王爺信仰中的一支,我不很贊同,因為王爺信仰多有極其鮮明的性格,大體都跟驅疫攘兇有關,相關的傳說地域性很強,但是說起王爺的來源大部分都是模糊不清,或者從三百六十進士去衍伸,或者透過降乩去訴說、營造。

 

戲神信仰應屬行業神的信仰,行業神大體都有歷史淵源或神話傳說可考。但是民間的藝師或匠人,由於古代多屬文盲,即便識字也很有限,因此信仰源流往往要靠口耳相傳,未必能精確。時日一久,自然就眾說紛紜。總之就是跟隨著老輩去拜,有的甚至乾脆一體都供奉。

 

各劇種的藝人,似乎極少直接稱呼神諱,而是尊為「祖師爺」、「老爺」等,如孫翠鳳就自許為「祖師爺的女兒」,又比如台灣歌仔戲有句諺語說:「老爺飯很黏 」。

 

民間戲曲受到研究者重視後,有的從民間口耳相傳去考證,有的則努力去追溯文獻的源流,要求較精確說法也就治絲益棼了。或許也可以說,想要強求統一的說法,反而背離戲曲史的實貌,這本就是戲曲的庶民性格。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不到大弟結婚日,竟是我們全家膝蓋受難日(上)

寫得極其生動!讓人捧腹大笑,不過格主說「老子有生之年如果真的要結婚,為的就是想讓大弟也嚐嚐拎北這跪了一下午的滋味!!!」的願望,恐怕要落空了。因為在台灣民間習俗中,只有男方結婚前才會以如此陣仗舉行拜天公儀式啊!


家母說:有些人家的女兒出嫁時,也會舉行拜天公,只是形式較簡單,大約與正月初九凌晨擺設的規模差不多。
 

結婚這麼盛大的事,無論對哪一性別,都是意義深遠。在性別平等的今日,如果都改成都要拜天公,天公應該也不會有意見才是。但現代人不愛繁文縟節,未必要保留這一套就是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在教學中,向來不太重視字音字形的辨正。沒想到,我在閱讀時還是受此牽習拉,甚而鬧出笑話。比如,剛才看到臉書上的好友建議名單「區漁會」,當下便想:「哇!區(ㄡ)先生,區(ㄡ)漁會,姓氏不多見」。過了好一陣子,才頓時察覺:「不!~~~~~~~那是區(ㄑㄩ)漁會的臉書!是區(ㄑㄩ)漁會,基隆區漁會!」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教育部、家長與校長團體,以維護學生受教權的說詞,阻斷教師與家人團聚、安心工作的權利。硬生生將申請介聘的資格年限,從連續任教四學期,拉長為連續任教六學期。試問,一個教師為了謀生與照料家庭兩頭長途奔波,長期下來難免心力交瘁。這樣的變革,真是維護學生受教權嗎?

 

一個校園,竟會因為教師正常的調動,因為教師正常的生涯規劃、家庭經營,而影響學生受教權,那麼這個校園的運作體系也太脆弱了吧!那麼掌管校務大權的校長團體不知好好自省,還以自以為道德的規約,去壓迫個人,要求教師犧牲,將責任強加在調動的教師身上,實在極為可笑。

 

這種詭異心態,無怪乎極少數無理的家長竟會指責老師結婚、懷孕、生產,是影響學生受教權。認為教師不該為此請假,實在可笑、荒謬而且無理。歸根究柢,大概就是這類校長、家長團體造就的怪象。而教育部的作為,更是助長此種風氣。

 

申請資格期限,從任教兩年延為三年,到底有何學理根據,到底為何三年不影響受教權,而兩年就影響?有甚麼研究數據可以說明嗎?依照這種理論,那麼有些學校換年段就換老師,那不就根本是殘害學生,罪大惡極了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近來台北市立殯儀館為大力推廣所謂電子輓聯,強拆喪家自撰的輓聯,引發爭端。小說家張大春批評柯市長的做法已經是「柯文革」了。張大春的說法雖然難免過激,不過近年台灣社會動輒以環保之名,要求某些傳統改變,有時激進走火入魔。說到底,整個環境結構上,真正衝擊環保的大問題,政府或社會整體往往無力解決,甚或逃躲、遮掩,乃至根本就是共犯結構。卻整日對個人言行談環保,一方面是無謂的倫理壓迫,一方面根本是場荒謬的環保家家酒。

 

前幾年,我常在許多單位的電燈開關旁,看到「隨手關燈,救救北極熊」的貼紙,心裡就覺得難過。即便大家都嚴格要求個人謹守了,全球暖化的趨勢根本扭轉不了。真正破壞環境的大廠,能一間一間都立即關掉嗎?

 

如果長期來看,大廠大企業繼續傷害環境。那麼,這種規約個人言行的宣導,就變成只是「勿以善小而不為」的自我安慰,乃至斤斤計較個人小言小行,卻不能戮力踢倒結構弊端。

 

何況,這些高舉環保之名的改革要求,多數都用極武斷的方式,壓迫謹守習俗的人,而不能與原有文化的脈絡對話,所以掛輓聯不環保、拆了。燒王船不環保,叫人家不要燒,還說能換多少營養午餐。燒香不環保,所以金爐要搬走。不真實進入文化的底蘊,然後對話、溝通,尋求可能的方案,並且尊重不同的價值,只是一朝權在手,只把令來行,或者整天利用媒體優勢雞貓鬼叫。這些倡言改革者只是信一種名為「環保」的宗教而已。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近年來,台灣人過慣了西洋情人節,甚至還衍生了每個月都有情人節,再點綴一個七夕情人節。雖說多是商人的噱頭,「其實愛對了人,情人節每天都過」。不過,有不少人還記得元宵節也算是華人的情人節喔!歐陽脩的〈生查子〉不是說:「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如果有哪個單位來辦個「愛情詩謎」、「湯圓傳情」、「牽手鑽燈腳」,應該也是很浪漫吧!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徐國能學長說:「師大國文系真的是一個很能感受『我正在念大學』的系,很快樂,卻也很哀愁--正是青春的模樣。」真的是深得我心。

 

那個時候,師大國文系的課開得龐雜,可是什麼課都有,想修的子書應有盡有,經書課也開得較其他學校多,同樣的課程有時甚至有四到八門可以跳著選。沒有太重的功課壓力,但是想讀書,想玩,想經營社團,想辦活動,想談玄,舞文弄墨,都能找到伴。有的同學用功,一天可讀十幾小時的書,有的同學外務多,玩得風風火火。

 

國文系一個年段有四班,多數都是循規蹈矩,敦厚樸實者,可是稀奇古怪、特立獨行者更是所在多有。總之,就是精彩!我念高中時,常以文藝青年自許,一入國文系,看到自己的同學、學長姊、學弟妹,就知道自己是寫不了文章的。什麼是「見之心死」,那個年紀我就懂了。

 

雖然時代變異,中文系的師生關係,仍與其它系有點不同,常常可以和老師在研究室一聊就是一個下午,有時天暗了,老師沒其他要務,站起身來便招呼著到鄰近小館吃個麵、水餃,繼續聊下去。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