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2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是一個從一數到五十都會數亂的人。所以每次要報自己的歲數時,都要特地把出生年月加減一番,才能說清。今年的國曆生日與農曆生日相差一日,頓時驚覺:哇!38歲了耶!

 

謝謝每個透過臉書、手機簡訊、LINE向我祝福的朋友,你們讓這個平凡的日子,過得十分喜悅。

 

為了這幾日茹素,讓媽媽還得費點心張羅,甚至還帶我到街上好好吃了一頓,實在慚愧,應該由我下廚的。不過由我來下廚,兩人恐怕要過了八點才吃得上飯。

 

謝謝徒兒和女兒特地送來禮物,還陪我叨叨絮絮說了許多話。謝謝我家公主老大為了送我蛋糕,一放學還特地跑回家,又氣喘吁吁送來。謝謝有個可愛的小人兒,從很遠的地方打電話來唱生日快樂歌。雖然她一邊唱,我隔著話筒一面偷笑,可是實在很貼心,甜到心裏去了。演辯社的老幹部,從宜蘭回來,冒著雨就跑回母校來,只為了說一句生日快樂。實實感動!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近兩日老蔣銅像的新聞議題又起,傍晚時記者朋友來電,問我學校有沒有老蔣總統的銅像,想來是想要了解基隆各校的因應策略。

 

說來有趣,就我整理過的校史檔案與舊照片,安中校園從創校以來,便未曾設置過老蔣總統的銅像。只在創校校之初,坡道上立了孫中山先生半身像;駱校長任上,又在禮堂前立了孔子石像。

 

或許正因為如此,政治與社會觀念轉變的歷程中,校園少了很多爭議。

 

校園裡也曾討論是否要修改校歌裡的一些尷尬詞彙,我則建議,如果覺得歌詞過時,不妨另訂第二校歌,或再填一次新詞,而保留現有校歌的原樣。就如創立於日本時代的學校,當時的日語校歌也該是學校所尊重的校歌。我覺得不改正文,才是比較合適的方式。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讀碩士班時,林安梧老師有次在課堂上意味深長地說,其實教師該組的不是「工會」,而是「教師農會」,他認為不管是「工會」或「農會」,重要的是教師群體要能具有自己的主體性,教師有主體性,教育才會有主體性。

 

他一直覺得教師的性格,不是「製造業」,也不是「服務業」,其實非常近於農夫,應該是「生產業」,在精神領域上生產,在文化與學術上創造,追求真理。

 

就教學論教學,這幾年許多教師自主辦理研習,開放觀課,分享理念與教學模式,尋求教學翻轉的可能,就其根柢,其實就是讓教師與學生都在學習中,各依其主體而教,各依其主題而學,也各依其主體而教學相長。所以,我像許多教育夥伴分享時,常說我嘗試「學思達」的歷程中,是「重新與學生相遇」,也是「重新尋找自己」,我必須在他們自學、思索、討論、對話的過程中,認識他們,也要反思自我得教學。

 

前一陣子,看到高雄地區的中小學教育夥伴舉辦「學思達短講」,讓我深為感動,如此以教師為主體的研習模式,正是我成為教師後長期所嚮往者。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報載一名員警開出交通違規罰單時,竟蒙闖紅燈的阿伯青眼,想要招為女婿,讓人不禁要呼「人帥真好!」

 

這篇報導,讓我想起幼年的一件細事。那個年代的白日裡,鄉間家家戶戶都不掩門,左右鄰居幾乎都可以自由穿堂入室,無論阿姆、阿婆、妗婆、婆祖、舅公、表叔一逕都可以直接走入大廳,穿過走廊,直至廚房與後院,一面聊天,一面蹲下來幫忙揀菜,看到有人忙不過來時,還會接過鍋鏟來,幫忙翻炒幾下。

 

有一日,我蹦蹦跳跳走進了鄰居家裡的走廊裡,兩個阿姨蹲在矮桌旁聊天,一位住得遠些的阿姨,一直稱讚對方的兒子長相英俊,天庭飽滿,地閣方圓,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

 

我自幼就是八卦雷達敏銳,一直站在她們身旁,聽得直發楞,邊聽還邊嗤嗤發笑。一直說話的阿姨,說完連篇累牘的讚賞後,突然抬起頭看我。正所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古有陳琳,今有阿姨。她端詳了我五秒,立即學許劭做了「月旦評」:「啊那你喔,你䆀啦!無免佇彼笑,你真正有夠䆀(bái )。」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慈濟內湖園區的爭論如火如荼,其中有不少疑點值得細加討論。只是有一言不吐不快。在許多謾罵的言語中,我最不以為然的話語便是:「出家人怎麼可以如此說話?」請問為何出家人不能月旦人物,不能批評時事?昭慧法師的原文俱在他的臉書,大可以連結進去讀。他不但是僧侶,更是公民。你可以不同意他的觀點,但是哪部佛典說他不能評論,不能表達強烈的異議?

 

如此說話,以弘誓僧團的入世精神來說,法師勇於為言正是他們的本色。他反離島賭場、他為動物權奔走、他主張佛門女性主義、他聲言不必轉為男身,要以女身成佛、他爭取佛誕日放假、他反對佛門八敬法、他擔任佛教護教組、他為同志主持婚禮、他長期支持台灣民主運動,正是秉持此種無畏精神,他為慈濟說話也是如此。你可以反對他,但是不能說出家人不能如此說話。

 

就像,如果我評論時政時,有人膽敢對我說「教師怎麼可以如此說話?」,我一定立馬回他:「我聽你咧靠飫!站上辯論台來講!」我是公民,我勇於發聲,沒有任何人可以剝奪其他任何身分、任何性別、任何年齡、任何信仰、任何階級、任何族群的發言權。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需要提早起床時,總會拜託早睡早起的媽媽喚我。如果約定五點半,她總會在四點半時就會緊張地叫我,然後才發現看錯時間,緊接著在五點十分時就叫我起床,很堅定地表示:已經五點半了。而且馬上就要六點了。

 

向來早睡的她,最近迷上了「大刑動」。她這年紀的婦女看電視的口味實在很離奇,看完大愛劇場後,可以緊接著看兇殺刑案或靈異傳奇。由於節目在深夜播出,每晚都要我在十一點時叫她起床收看。

 

我總是準時從電腦前跳起,跑到房間喚醒她,只是老人家非常隨興,總有那麼幾次,她一翻身,很開心地對我說:「謝謝啊!我決定繼續睡喔。」讓我一個人站在房門口目瞪口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晚一下高鐵,立刻就往台鐵跑。剛好有班區間車誤點,讓我及時趕上。車上人多擁擠,白天在學甲走逛的腳,一時沒有休息的地方。我小心翼翼靠在左側的車門,手裡提著東西無法看書,只好觀察著乘客。

 

右側車門聚著六七個男女生,約莫是大學生的模樣。一個女孩子特別搶眼,染著一頭由金、橘轉朱紅的俏麗短髮,五官顯得十分乾淨、秀氣。但是特別引人注目的是笑聲。

 

無論多麼無意思的談話,都能立即引來她放肆大笑,似乎每日的笑聲是出國旅遊時所換的外鈔,必須趕在出關前盡情花完。她忙碌觀察周邊種種,然後慷慨發笑。車門例行開關可以笑;肥胖的車長緩緩走過身邊可以笑,聽到旁人私下的竊語可以大笑;男伴的眼神與噓聲的手勢,更令她狂笑。一面笑,一面還指著夥伴說「白癡喔!」、「屁啦!」

 

她的笑法,全然是花枝亂顫式的,她的頸項與腰肢,似乎練過絕頂的武功,可以配合笑聲,不斷前俯後仰,用力擺晃,而踩著高跟鞋的雙腳,卻能文風不動。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年伊始,和媽媽四處走走,一面賞櫻,一面拜佛,舒散身骨。

 

基隆過年,在各處隧道與橋頭,都看到有人堆放成疊的金紙,與我家鄉的年俗殊異。媽媽直唸叨著此風甚不環保,不知道有何作用。返家後,稍稍搜尋資料,發現在中部海線地區也略見此例,林茂賢教授說這本來自古代元宵節「走百病」的習俗,先民希望讓橋下流水帶走厄運與疾病。

 

令人費解的是,依照民俗,這些金銀紙頭必須燒化,鬼神才能受用。如今擺置橋頭路口,任其日曬雨淋,風捲而四散,似乎無所助益,更受一般民眾批評。如果一時不能捨棄這樣的習俗,不妨略作改良,一併集中到鄰近的土地廟、角頭廟燒化,應是無礙。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也來個先秦哲學版本的吧!


●[買房子了沒?]
孟子曰::「仁,人之安宅 也。義,人之正路也。曠安宅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
(房子就在我的心中啊!)
 

●[什麼時候要結婚啊?]
荀子曰:「今有其人,不遇其時,雖賢,其能行乎?苟遇其時,何難之有!故君子博學深謀,修身端行,以俟其時。」
(慢慢等吧!)

 

●[有對象了沒?]
莊子曰:「丈夫與之處者,思而不能去也。婦人見之,請於父母曰『與為人妻,寧為夫子妾』者,十數而未止也。」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傍晚,特地繞到慶安宮,想要一睹舊日崇基書院的孔子牌位。在廟埕上向媽祖合掌膜拜後,蹬足便往行政大樓走,卻被廟裡的工作人員擋了下來。

 

我忙說要到K書中心去,阿伯連連說:「還沒好,還沒好!」。我說報紙上有刊,阿伯蹲在角落裡,還是說:「還沒好,還沒好!」。登時好生失望。

 

翻撿基隆的文獻時,知道基隆地區曾有一座官方書院,好生嚮往。可惜早在日治時期消失,書院所供奉的孔子、倉頡、太上老君的神位,則移往媽祖廟祭祀。因此,每次我到慶安宮拜拜,便會往各處神龕張望,想要一窺史跡,卻都不能如願。

 

前一陣子在報端看到慶安宮新設自修中心,也讓崇基書院供奉的神位重見天日。新聞圖片裡,太上老君牌位居中,大成至聖先師孔子神位在龍邊,制字先師倉頡夫子神位居虎邊。讓我有些疑惑,以清代官方尊孔的政治身段來說,康熙帝祭孔還得三跪九叩,孔子恐不能居於次位,這都有待好好考證。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天繪本的研習課程,用了極短的時間,親手畫了兩本小繪本,發現自己繪本故事中的主角都很孤僻。

 

  • 故事一〈剪頭髮〉

 

小時候最討厭剪頭髮了。

阿公總是不容置疑地要我上車,要我去理髮。

我如果稍加抵抗,阿公的厚大手掌就揮了過來。

一進店門,就會看到理髮阿姨的笑容。讓我稍稍甘願一點。

剪完髮那種刺刺的感覺,真的有夠不舒服。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發現,我真的是很詭異的教師。

 

很多同學規矩很好,如果有事耽擱,進到教室門前,就會一直杵者。後來,我才知道,他們在等我示意才就座。

 

我的習慣則是大人社會的習慣如何,就依此操作就好。十六、七、八歲的學生已經接近大人,席間要進出,最好就是不要干擾其他人,安安靜靜點頭示意,趕緊離座、就座。

 

另外,我當學生時就不慣到哪都要喊「報告」,我覺得那是沿習自軍訓時代的陋習,我會在門口直接打招呼「不好意思,我想找某某老師,不知他在嗎?」這不是比較符合我們的社會習慣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傍晚,母子兩個人都懶得下廚,便隨意到鄰近的館子吃飯。

 

臨著桌邊,一面撥著碗裡,一面聊著無關緊要的生活,用心咀嚼著不甚合口味的料理。

 

突然間,一個二十來歲的女生,推門走了進來,臉上畫著極剛好的OL妝,在昏黃的燈光下,圓圓的臉上,有一雙特別明亮的眼睛,也是圓圓的。

 

我以一副很不經意的眼光,做著張望的動作。快速地打量過眼前的女子,完全是適合冬天的體型啊!我超愛這種樣子的女生啊!可惜身為一個有禮貌的前中年男子,絕對不能不懂事地盯著對方。我很快地撇開眼光,往更遠的門外看去。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少年時,鄉人常戲稱天仁工商為「天大」,一來它是學甲地區的最高學府,另則,許多天仁工商的畢業校友往往直接投入業界,而不再升學。或許因為入學門檻沒有那麼嚴苛,所以不少政治人物也會投此進修。

 

每逢上下學時,總會有幾個年輕的兄姊,穿著天仁的制服,斜揹著輕飄飄的書包,騎著腳踏車倏地穿梭過街頭。他們的臉上,尤其是男生,總是比一般的高中生多了一點快意,笑得有點放肆。在許多長輩的口耳間,這些兄姊多數是不太會讀書的,好像讀書不可以是這麼輕快的事。

 

在殷切期盼家中子弟用功讀書的鄉間,這間學校常常落在我們的視野之外,覺得非常陌生。

 

等到我開始興致盎然蒐羅鄉土的資料時,天仁工商的名字才又鮮明地落在眼前,與許多鄉賢的名字相連。龔聯禎、吳三連、黃朝琴、高文瑞、陳華宗......。其間有台南幫的歷史,更有台灣地方政治史的縮影。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文考完,和幾個學生閒聊一下非選擇題,說今年的文章分析取材自曹丕《典論‧論文》,要學生分析段意後,要與高行健〈文學的理由〉比較書寫對作者個人的價值和意義。
《典論‧論文》對高中生來說,向來是屬於較難也較枯燥的篇章,我在心裡揣度著他們如何應答。一個女孩說:「這一題,我們之前上《典論‧論文》討論過了啊!」我想起那幾題,真的花了好長的時間對談。如今,希望真的對他們有所幫助才好。
 

謹將課堂間討論的題目附錄於下:
 

小組討論
問題四:
(一)曹丕說文章是「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根據為何? 
(二)文人為何要透過創作追求不朽?曹丕說「日月逝於上,體貌衰於下,忽然與萬物遷化,斯志士之大痛」,這樣的憂懼心境,和追求不朽的意志有甚麼關係? 
(三)請逐字解說「年壽有時而盡,榮樂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無窮。是以古之作者,寄身於翰墨,見意於篇籍,不假良史之辭,不託飛馳之勢,而聲名自傳於後」的句意。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