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1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465137_10153005309556460_3386502889578451705_n.jpg

近幾年,政府機關改用電子公文系統後,無論簽稿都以網路遞送,我已極少有機會以筆撰擬公文了。直到去年接任工會幹部後,才有比較多的機會直接在書面上擬稿。

 

在我極有限的行政經驗中,老一輩的教育人員,字都寫得不錯,行雲流水,頗有可觀之處。不過由於老於案牘,所以慣寫行草,部屬辨認決行文字時,常需要一點工夫。我在辨認時常常「偷食步」,因為對公文常用套語尚稱熟悉,上下文一猜,總有個八九不離十。

 

柯P這筆字,頗有拙趣。我所認識的聰明人,寫字大體都不漂亮。他們能力都強,做事又幹練,寫字不漂亮,實在不算甚麼遺憾。

 

公文上說白話,古來常引為趣談,但是多數這樣寫出大白話的人,殺伐決斷都遠逾常人,朱棣如此,胤禛也是如此。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每看到護家盟之流的「衛道人士」擔憂說:「誰能保證同性婚姻法案通過後,不會發生人獸交的行為?」。就為他們的率意推論,頓時瞠目結舌。很想學柯P說:「有的題目驚嚇過度以致於無法回答」。

 

不過,總是會想起中國傳統的神話,故事中一定要被拆散的牛郎織女、董永與七仙女。好好的愛情故事,老被一群「人咧食米粉,伊咧喝燒」的大羅神仙從中作梗,每逢類似的劇情,我都很想衝上戲台,說:「爾如見獵心喜,不妨人云亦云」,羨慕人家,想談戀愛,不想當神仙的就去談戀愛吧!不要老是出來惹人厭。

 

俗話說「作戲空,看戲憨」,看戲時,我們心中常有投射,如同看七仙女故事時,不是投射往董永,便是投射往七仙女,最不濟也會投射往慈悲的王母娘娘,應該沒有人想當那個頑固不懂事的玉皇大帝。看白蛇故事時也是一樣,要嘛覺得自己是許仙,要嘛覺得自己是白娘子,我特別憐惜小青的角色,不然如張曉風為許士林代言也可以。想像自己是法海的人,應該極為少見。

 

只不知為什麼,護家盟的「衛道人士」好像很愛演法海的角色。我的學生在課堂討論〈許士林的獨白〉時,就戲謔說法海大概不是暗戀白娘子,就是暗戀許仙,否則怎麼會充滿妒意地拆散人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彥博的演講結束,回到課堂上,想用適才的演講,引導高三的考生如何取材,教他們如何運用陳彥博所說的點滴,寫出一個故事。可惜,我引導技巧不佳,不少考生興趣缺缺,嘗試失敗。應該再去觀觀課,好好改進。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23 Fri 2015 22:32
  • 慈雲

中學時,每在聯考前夕,母校師長都會帶著考生到西港街上的慶安宮拜拜。由於陣容龐大,常引來媒體的鏡頭。只是無論國中與高中考試,我都未曾躬逢其盛,不知道當年林校長是如何祝禱。

 

開始教書後,如果擔任導師,我定會在考前,特地跑一趟台北孔廟,默默為學生祈求,順便到隔鄰的保安宮,與大帝爺聊聊天。如果返鄉,就會走一趟慈濟宮,在拜斗廳中,親手為學生掛上祈福卡。我並不迷信神蹟,只是想親自走一趟路程,代表我的祝福。

 

這兩年,高三導師總會在考前幾日,帶著應屆考生,到山腰的慈雲寺拜拜,祈求學測順利。今天下午,我陪著他們前去,要為他們代說禱詞。行前,我稍稍叮囑了規矩,還有民間信仰的習慣。

 

他們一路下山,走入廟庭,登上大殿,各個都溫順規矩。聽著我祝禱、一同合掌、默念、敬拜。逐一向觀音菩薩、文昌帝君、孔子行禮。無論信仰為何,能再在此時此刻澄默靜心,透徹己志,都是好事。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或許對於大人的童話,向來沒有嚮往,十七歲時,我才開始讀金庸。

 

那時學甲鎮立圖書館剛開放不久,我就由射鵰三部曲開始,一冊一冊欲罷不能,逐步讀完十五部作品。

 

大學期間,偶爾無聊,會在師大圖書館裡抽出其中一兩冊,隨意翻看,或者瀏覽網路上金庸茶館裡那些刁鑽的考證。教書之後,更像看折子戲一樣,只興起時,才去重溫那些自己喜歡的章回。

 

金庸修改小說後,我直到四、五年前,才又翻檢出那幾部重要的作品重看。或許閱讀時,沒那麼經心,或者我本來就沒有考究的癖好,所以在新舊情節中,我並無太多糾結。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日進衙門和「長官」會談,感觸良多。
一、「長官」通常只想做政令宣導。
二、「長官」通常對現場的需求不了解,已經有的還拼命塞,沒有的卻置若罔聞。
三、「長官」通常對未來沒有想像力。
四、「長官」通常只在乎更大的「長官」。
五、政黨輪替,「長官」通常不會輪替,輪替來的還是會變另一個「長官」。
六、「長官」通常以為自己還不錯,其實其他人心裡不是嘲笑就是幹譙。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周和雙魚座的朋友相聚,聊到我們常會自問自答,只是要極親近的人才能看到這一面。
 

今天,媽媽都在外頭為慈濟的活動忙碌,我則躲在家中,懶得出門。晚上十時許,我洗好頭髮,在房間裡一面吹乾,一面又開始自問自答,試作著自己出的段考試題。然後哈哈大笑!
 

突然間,媽媽不知何時出現在房門口,驚恐地看著我,問說:你在跟誰說話,又環視整個房間,似乎在我面前,剛剛有甚麼人存在一樣。
 

我趕緊恢復正常狀態,用力擠出微笑,說:喔!你回來啦!沒啊!我剛剛沒說話,是樓下,樓下,窗外的聲音吧!你一定很累了,趕緊休息喔!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午到鄰近的雜貨店買包鹽。

 

一進店門,見到一個精壯的男子在酒架前徘徊張望,臉上還有些稚氣,似乎難以下定決心,幾度欲言又止。終於,他轉頭對老闆娘說:「你們這些酒都過期了耶!」

 

經過幾度食安風暴後,就連買些尋常的油鹽醬醋,都令人惴惴不安。我循著聲音,側頭看著他用手指來回指著那一排白金龍高粱酒,從38度到58度都有。他說「你看,上面的保存期限都過了耶!」我當下張大嘴巴,想要插嘴,而店裡所有的人登時都沉默下來,往酒架上那排高粱酒看去。

 

我想,大家都浮起同樣的疑問:高粱酒不是無限期的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朋友問我喜不喜歡歡柯P。成年之後,我對政治人物向來沒有感情投射,我只覺得他是比較好的選擇標的而已。何況,我並不是台北市民,我的好惡其實無關緊要。就如同我可能覺得賴清德比李全教可信,也是比較好的政治選擇,但是他不進議會就是違法,說破幾個嘴巴,違法就是錯。不會因為李全教可能違法,導致賴清德違法變成正確。但是這些討論跟我喜歡誰無關,我又不認識他們。

 

身為基隆市民,看柯P的種種舉措,恰如隔岸觀火,我只看得失,沒有好惡。如他主張保住台鐵的台北機廠、大巨蛋旁的路樹,我就撫掌稱快。這種大方向的決策,確實是魄力。他陳述取捨時,大體上也表達了他的理念。

 

十二年國教的免試辦法,柯市長與教育部長的爭論,我則覺得那是意氣,我不懂他的核心理念為何?他說「人民喜歡的做給他;人民不喜歡就拿掉」,聽來很像孟子所說的「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與之聚之,所惡勿施爾也。」但是,撇開升學方法的爭論,柯市長對國民基本教育的理念是甚麼?想清楚,說清楚,升學方法的政策也才能談取捨。

 

至於公家機關訂報這件事,我則覺得討論得過於細瑣,那辦公文具要不要討論?整體難道沒有浪費?可不可以樽節經費?然而這些細項的討論,需要由市長一而再,再而三來要求嗎?是因為市長的好惡,還是真有燃眉之急?如果學校不訂報是個大烏龍,那麼只說「解讀錯誤」、「在傳達命令的時候,不曉得是故意曲解,還是聽錯」,身為首長就沒責任了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新基隆人~~~~~~
1、不管去哪裡都要帶傘
●我騎機車,所以不帶傘。

 

2、一看到開始飄雨,馬上帶著大傘出門(最好是長直傘),因為認為會下大雨/下很久
●同上

 

3、把市區/鬧區稱為「街上」。(若稱為「基隆」的,不用懷疑,就是七堵人!)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 懷念東帝士、溫蒂漢堡、卡爾森,還知道中國城幽靈船
◎記憶有點模糊了!

 

1. 還沒滿18歲大都會騎機車了
◎我是滿18才會的啊!

 

2. 不管去哪都要騎機車或開車,就算只是隔一個路口也不願用走的
◎這倒是的。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11 Sun 2015 13:29

中午,和媽媽在情人湖左近吃了一碗海鮮粥。下午回家,在路上跟媽媽說晚上煮點鹹粥來吃吧!
 

說到粥,台南人吃粥,除了一早的稀飯,稱為「糜」之外,多數並不直接用米下鍋熬煮,而是煮好一鍋飯、一鍋湯,然後以飯入湯,有人稱作「飯湯」,也有人直接稱作「糜」。國語都統稱為「粥」。
 

媽媽在冰箱裡隨意挑出菜來,加點剩餘的肉絲,還有一點皮蛋,熬成湯。兩個人就著「飯湯」,再吃點豆腐乳,大快朵頤!大快朵頤!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課堂間談到孔子不贊成子產公布刑律一事,有學生問我:儒家怎麼看待死刑?我說從先秦儒家的思索來說,很難直接論斷他們對死刑存廢,將會抱持怎樣的主張。不過儒家對於國家施展刑律,向來都抱持十分戒慎、保留的態度。
 

傳統儒家認為統治者有教化之責,雖與今日政治結構大異其趣,但是如果有一個政權認為唯有透過刑律,方能規範百姓的言行,確保秩序,儒家無論如何不可能認同。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上文化基本教材,從「不違農時」講到「準時下班」,一時有感,跟學生們說,我時常批判大家習以為常的現象,比如說超長的工時,無限制的加班,太多的課程。只是希望如果你們手上有了選擇的權利,當社會要往更正常、更人性、更文明的方向走時,你們會推社會一把,而不是拉住它,拼命說我們以前都怎樣怎樣。

 

一個社會,會期待每個人都能「準時下班」,都能有更大的空間好好經營自己的家庭,都能懂得如何「生活」,那才是文明的社會。

 

同樣的,一個人能懂得自我節制,不要求別人要按照他心中美好、正確、幸福的方式來過活,那他才是文明的人。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大學時代起,我對應用文的作法,頗有興趣。然而翻閱坊間的入門書籍,卻總覺得多數都太古雅,常不合現代所需。應當有人專為日常生活所寫,如柬帖、題辭、對聯,如今多由商家代勞,不必親自寫作,只是許多商家只是依循慣有格式,也常有錯誤。

 

傳統的《應用文》多期待讀者能寫作,而如今理想的《應用文》範本,或許該改以閱讀者的角度出發,以大量的圖解呈現,標出可能犯錯的地方,寫出較完整的解析。

 

另外,我覺得《應用文》中,應該增列民俗運用的語文範本,如祭祀、禮儀中常用的禱詞、頌詞。這些用法,過往多是家族、鄉里中口耳相傳,或者散見於農民曆等處。隨著老輩日漸凋零,年輕一輩即使仍依循民間信仰拜拜,卻不知如何開口祝禱。如果有個簡易的通行範本,不是更有助於民俗傳承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04 Sun 2015 23:08
  • 呷茶

平日慣喝綠茶與烏龍,今晚改泡紅茶,一入喉的那股甜味實在有些不慣。

 

實習那年,辦公室的前輩們喝起茶來,嘴可刁得很,一呷茶,便知季節、產地與高度。實習結束時,老師還設了考核關卡,要我泡茶敬一敬辦公室的前輩才算過關。那場考核,我正襟危坐,溫壺、溫杯、取茶、勻茶、投湯一道一道做好,然後奉茶到老師面前,老師一喝,大喝:「過關!實習及格!」滿座哈哈大笑。

 

雖經此一年訓練,不過我的品味依然,喝起茶來,一般餐廳提上來的茶水,就能滿足,豈止是解渴的蠢物,早遠過飲牛飲驢的等級了。

 

甜也好,澀也罷,只是口味習慣,假以時日便好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LzkETsGvBM

我還能記得的六、七歲時,每逢午後,我家門埕前、老屋的邊巷裡、隔鄰的騎樓間、番石榴樹下,總會有一群婦女。隨著陽光的勢頭,搬移陣地,坐定後一面忙著為毛織成衣做收尾的工作,貼補家用,一面低頭閒聊。

 

我坐在其間,聽著媽媽、阿姆、阿婆、姨婆、妗婆、婆祖等輩分懸殊的長輩,說街巷裡的細事,偶爾手裡太忙,她們也會對我呼喚指揮,我就幫忙拉扯線頭,不斷從毛織衫上抽出長長的線來。

 

如果有人打開了收音機,傳來的多半就是「你著忍耐」、「惜別的海岸」。媽媽他們似乎只顧著說話,未必真的去聽那個女聲唱歌。只有當多數的女人們結束了那些沒有結論的話題,各自散去,回家煮飯,呼喚孩子洗澡,剩那一兩個人繼續把手邊的工作收好,有人跟著哼出一兩句,你才知道,原來她們是會唱歌的。

 

江蕙的歌聲,是如此成為我童年的背景音樂。不過在悠悠慢慢的年歲裡,我只覺得她是我爸媽那個世代的歌星。說甚麼「踏出社會為著將來,離開故鄉走天涯;那知命運這呢壞,前途茫茫像大海。」呢?我只期待有一天到很遠的地方去讀大學,像多數的鄰家哥姊一樣。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午後,載著媽媽沿汐平路往平溪去走走,平溪老街每個小攤都排了長長的人龍,只買了一份鮮蝦派分著吃,在老街上來回走著看人。準備回家時,又在街尾吃了一碗半酒水的麻油雞。

 

騎上車沿著望古、十分,要走瑞平公路回基隆。夜色漸漸暗下來,可是沿路長的車陣還不斷往平溪塞來。

 

連假一下子就過了兩天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