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9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Sep 30 Tue 2014 23:59
  • 調羹

李啟嘉的相片。

課堂上正導讀著〈我的四個假想敵〉,余光中寫到真敵人闖進城來,甚至堂而皇之登上了飯桌,四姊妹安靜、矜持的氣氛。此時,一個大男孩舉手問我:「甚麼是調羹?」

余老寫道:「連筷子和調羹都似乎得到了消息,忽然小心翼翼起來。」

我大笑,說:「我以為你們都懂耶!因為我是到了城市裡,才知道甚麼是調羹。」

那一年,到同學家裡作客,一進門就是要拖鞋的磁磚地板,四四方方好大一塊,與家裡廚房和浴室裡所貼的細碎馬賽克全然不同,一踩上去,呼!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那種直透腳底板的沁涼冰冷。

同學一蹦上了樓,去換下制服,只留我在客廳裡。我第一次知道,原來回家後,要把制服換下來。

我靜靜看著客廳裡的一切,手貼在褲縫,不敢胡亂碰觸人家的東西。只一抬頭,就是一盞極大的水晶燈,玻璃裝飾一條條垂掛下來,閃爍著不知如何描摹的光彩。我心裡直想著:這麼重的燈,不會掉下來嗎?我摸一摸自己的頭,退了一步覺得有點嚇人。

伯母一面招呼我坐下,一面端了一碗甜品上來,轉身又拿了幾個小碗來。我在沙發上正襟危坐,只微微探頭看著那白到發亮的大瓷碗裡,應該是銀耳蓮子紅棗羹吧!轉頭,伯母喚了同學的名字,要他下樓,順便拿「調羹」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中市小學教師簡正欣投書自由時報發表〈孔廟歧視女性 奢談性別平等。

作者主張崇聖祠內應該父母同祀,我覺得很值得討論。

如果孔廟對現代人的意義只是古蹟而已,那麼或許應該就保留1919年顏元、李塨入祀孔廟以來的原貌,再以解說牌,透過現代人的角度評價、解釋崇聖祠中為何沒有孔子、四配、十哲的母親同祀。

但是,如果孔廟對當今的人來說,仍然是具體實存的祭祀空間,希望透過祭祀儀式,以通貫古今,真正達到祭如在、祭神如神在的意涵,那麼諸聖賢之母同祀於崇聖祠,有何不可?

說是「維護傳統文化」所以不能改,恐怕很難說出周全的道理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晚一時倦怠,今日補上。八天的感恩接力棒,暫告一段落。

1. 謝謝今日傳來問候與祝福的學生們!這幾年教師節過得很淡,我就會自己安排好好過一天,去看祭孔,去逛書店,放學後四處走走。今年正忙,收到的訊息比往年更豐盈,有的學生特別貼心,打了電話,還寫了長長的訊息。很多謝詞,我不敢當,其實只是我的生涯很幸運地與你們美好的青春歲月交錯,有機會彼此陪伴扶持,走一段路。總之,我一整日心情都很好。其中特別要謝謝慈秀,十一年來,妳總是記得。

2.教師工會舉辦教師節慶祝活動圓滿告成,有賴工會核心夥伴全力投入,更謝謝有那麼多教育夥伴來共襄盛舉。在活動的許多細節裡,我都會想起以前在大學社團活動哩,所學到的點點滴滴。還有擔任行政工作後,石主任以身作則,所教給我的那些,無比珍貴。

3.這幾日在暖暖與七堵來去,街上有我所熟悉的小鎮氣息,讓我覺得很熟悉。悠悠長日,真是難得的節奏。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教學生涯日久,收到教師節卡片的機會漸少,有時竟連一封也無。今早才到辦公室,映入眼簾的就是一封卡片,信封彩繪得極為繽紛,一看就知道是誰的手筆。打開後,密密麻麻的墨跡,應該不下六七百字。我細細讀了數遍,有時捧腹,有時搖頭,然後開心了一整日。

下午畢業的校友回來探望,臨去之時,也遞過來一封卡片,寥寥數語,這大男生的溫暖已一覽無遺。

2.晚上學甲十三庄文史工作室的夥伴淑琴姐來電,聊了聊白礁宮開基神像重聚合影的文稿。為了讓開基保生二大帝、謝府元帥、中壇元帥三尊渡台神像相聚的事,夥伴們構思、籌畫許久,如今便要水到渠成。

這本是學甲的歷史,更是下社角李姓宗親的大事,出身宅口李姓的淑琴姐說:希望促成這件事,讓出外的下社角子弟,都能知道這歷史,知道回鄉去祭拜。聞之豈能不動容?

3.久違的身影,翩翩歸來,令人欣喜,令人安慰。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啟嘉的相片。

 

我很幸運,一輩子總是遇到好老師。有春風化雨者,有亦師亦友者,有師嚴而道尊者。每個我都感念在心!

家母娘家是傳統的教育世家,外叔祖父、舅舅、舅母、姨丈、表姊、表兄都投入教學工作,而家居的學甲鎮民權路,則從街頭到街尾,十餘戶人家都從事教育工作,鄉鄰常戲稱為「老師街」。

而在鄉下地方,醫師和老師依然是最受看重的身份。耳濡目染下,從小學的第一篇作文開始,志向就從未改變:我要當老師。求學歷程中,有太多的老師在我眼前走過,他們循循善誘,他們孜孜精進,他們踏踏實實做人。在知識和人格上,他們總不吝惜拉這個窮苦的孩子一把。於是當我終於站上講臺,他們的面目,就在我眼前和煦地對我微笑,讓我不敢鬆懈。

蔡玉香老師、劉裕坤老師、莊耀郎老師、陳文華老師則可說是影響我最深厚,指引我生命基本方向的人,在教師節前,茲引一段我當年參加某個小獎項時的自傳,表達我對老師們深摯的敬意──

「幼時即身有箇疾,兼以家運多蹇,是以在開朗隨和的外觀下,我有深沈的自卑與鬱悶。讀書則是自我梳理及治療的過程,我沒有異化為激憤嫉俗的性格,大約得力於此。

入高中後,導師劉裕坤先生,出身於輔大哲學系,擔任國文課程,講文化基本教材時,並不措意於餖飣、疏解、翻譯,而講義命對揚,三辨之說。談孔子周遊列國的生命情境,說孔子寄情政治對千古讀書人的影響。當時自然未能全懂,然而其中自有無可名狀的理趣,讓我深自沈醉。於是買了四書。將論語孟子胡圇讀了數遍,嗜於孟子的思路,凝目於他的豪傑風采之中。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頃聞博幼基金會正式推出基本學力檢定平台,平台上提供英文、數學兩科從國小至國中的學力測驗卷,免費提供學生檢測,了解自己是否達到基本程度。

李教授對時事的諸多評論,我常未必贊同。然而他為台灣學生的基礎教育,所下的工夫與心神,當真如他自己所說「一切從基本做起」,著實令人景仰。孟子說:「可欲之謂善,有諸己之謂信,充實之謂美,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誠哉斯言!

李家同教授說得好:「但很多家長並不知道孩子的程度如何,總以為孩子功課不好,就把他們送到補習班,但補習班教的更難,導致學習越來越邊緣化。」

檢測平台網址如右:http://www.boyo.org.tw/boyo/TFT

2. 徒兒 Pei Huai Chen送了一包糖果,說是自柬埔寨而來。師生兩人努力識讀包裝上的文字,我胡亂拼音。她說這樣念沒有感覺,立馬模仿唯妙唯肖的腔調,令我開懷捧腹。

3. 近幾日編輯學思達講義,與學生討論,發現自己漸能掌握進度與難度,不勝欣喜。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從中學時代開始,早已習慣由生理時鐘喚醒我。無論平常或假日,總會在五時至六點之間醒來。接媽媽北上同住後,她總是嫌我睡得太晚、睡得太少,又怕我醒來太晚,總是不時叨念著。近來,她回南部去照料住院的阿姨,擔心我睡過頭,天天都打電話來喚我,問我天氣,問我吃食,問我學校的林林總總。
2. 看著高一的新生,在課堂上討論與發表,有板有眼,很是安慰。
3. 朋友們各自忙著,難得總會有幾個人閒下來時,就傳訊息給我,和我聊聊天。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學長在臉書上介紹了韓國作家孔枝泳的《無論你選擇什麼樣的人生,我都為你加油》,摘引了好幾段文字,點點讓我警醒。
2. 雨勢時時停歇,讓我四處奔波間,不至太過狼狽。
3. 看到同仁們一張又一張的舊日留影,對於生命的種種情態與歷程,更有體悟。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從電話裡聽到「老師,我是簡詩芸!我回來看你。」我幾乎要驚呼出來。原來她和盈孜相約返校。就連上次在網路上閒聊,都是兩年多前的事了。人世這麼繁忙,空間也拉扯得好遠,難得還能相見。盈孜逗趣地說:下次再來,可能又是四年後囉!沒關係,我等著呢!
2. 感謝雲破天開的午後還有舒服的傍晚,讓我可以慢慢從暖暖騎車回家,這個城市真美好。
3. 投入教師組織後,我的勞動意識慢慢浮出,我開始檢視自己身上,那些被深深植入卻不自覺的那些觀點。發現自己無論如何小心,總是有不少時候,仍不經意地順服著優勝劣敗的觀點,而不能發現世界的偏斜。戒慎!戒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感謝南廬社長的邀請,讓我能重溫舊夢,與大夥一同吟唱「蒹葭」。
2.感謝今早是清涼的好天氣,讓我清晨時得以在師大從容漫步,好好思念每個朋友。
3.感謝明日基隆市正常上班上學,歡迎大家一同來上國文課啦!。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20 Sat 2014 23:42
  • 傳教

出社會後,記憶所及,幾乎沒有人向我傳過教。大約,我就是一副冥頑不靈的樣子。

我讀過基督長老教會的幼稚園,我參加過慈濟青年,我喜歡尋訪名山古廟。當我閱讀經典,當我看到每一個虔敬的身影,都會受到觸動。但是,面對傳教時,我就會心生不耐。即使,傳教者可能和我有相同的信仰,我都很難讓自己心境平和,聽他說話。

因為我覺得宗教經驗,是極其深邃,無比私密,難以言傳的。我能讀到經典,看到那些身影與面貌,便足矣。

大學時代,常常在校園中遇到熱誠的傳教人,從普世宗教到新興宗教,講述著不同的教義。有時我不忍拒絕,讓他們好好訴說,他們竟能講上幾個小時。我從不附和,不贊同,也不反駁。直到對方覺得疲倦,讓我離開為止。

在這些經驗裡,我總是看到自己溫情背後,隱隱藏著的頑固,就這樣冷冷看著各種世態。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連被 藍予樂Cheng-Chieh Chang點名,規則稍有不同,一個要連寫五天、一個要連寫三天,索性就連寫八天吧!為了避免朋友們頭痛,就不點名了。

1.感謝我的高中導師 劉裕坤老師,因為你讓我高中三年的課堂回憶,顯得飽滿而美好。
2.感謝我中學時代的每個國文老師厲復斌老師、林淑雯老師、張勝雄老師、吳光正老師、林孟寬老師,因為你們曾經展露的風采,讓我站在講台時,從不膽怯。
3.感謝學思達社群中近萬名教育夥伴,你們讓我真正覺得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規則:被指定的人需要連續三天公開當天自己所感謝的三件事情,要持續三天,並且每天要指定兩個人來接棒,讓我們每一天可以以感謝充滿!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媒體上看到台北犁記那一幕後,我反覆在思索,甚麼原因讓一個人可以暴躁到失控的地步,不聽任何分解,就如此踐踏一個受雇的店員。為了一盒沒吃完的餅?為了不可預測的健康威脅?還是因為受到長期信任的品牌傷害?

 

今天的店員如果是人高馬大的男性店員,這個阿伯是否還敢如此?

 

在這個場景中,店家當然有責,但是店員是否應該一同擔負罪責,顯然還沒經過仔細的思辨。

 

阿伯的咆哮、逼迫,自然是直觀的情緒發洩,然而在情緒的宣洩中,阿伯的心理機制是否也精算過了,女店員是他可以欺凌的對象?而且面對難以反抗自己的對象時,阿伯看似失控,是否也扭轉了過往的某些受壓迫經驗呢?簡單來說,壓迫一個弱勢者,用以宣洩過往被壓迫的經驗。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在師大文學院勤七樓排練吟唱,氣氛很自在,嗓子也慢慢能放開。潘麗珠老師要我試著在第一章襯誦,我大膽朗誦,形式雖有,感情還未能融入。大約,年來與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的心境,乖隔太遠了。

 

隨後,吟唱隊到禮堂前練習走位,我興奮地對明緻說:好像大專聯吟的集訓喔!細瑣地聊著以前練習聯吟和大雅之聲的小事。

 

昨天跟老師說:我這個八八級的學長參雜其中,不知會不會顯老。老師慣來慈愛,連忙安慰我:看起來都還是學生的樣子啊!

 

老師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安安心心,厚著臉皮繼續躲在隊伍裡,大聲歌唱啦!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晚回母校去練唱,準備周日到「中國好詩詞」錄影。

 

等踏入文學院大樓時,已經七點,好幾個社團正在迎新,好多臉孔一看都還未脫高中生的模樣。看著他們的笑容,真心覺得讀大學,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旅程,就這麼展開。

 

一時忘記各樓層的關門時間,胡亂在各個電梯與樓梯間亂走,好不容易才走到勤七樓的視聽教室。

 

一進門就看到潘老師。一群人排成兩排,隊伍裡還有熟悉的明緻和家麒學長。似乎又回到大專聯吟集訓時的夜晚,老師還轉頭為大家介紹說:這是你們的大學長,啟嘉。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5 Mon 2014 23:37
  • 開學

傍晚,社區外的每家吃食店開始熱鬧起來了。在機車與汽車的夾縫裡,少年郎三三兩兩在街上踩踏。

有幾個不時回過頭笑鬧著;兩兩牽著手的,走得特別緩慢;還有好些個跟高中生沒兩樣,抱著整袋的用品,隱隱可以看到小臉盆和拖鞋。還有一大群裝扮特別張揚的,手上捻著菸,坐在路邊的機車上,笑聲特別響亮。間雜著一兩聲國罵,語氣顯得特別乾脆。

鄰近的那所學院,好像開始暢快地伸起懶腰來了。

大學開學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陪著四個學生,從暑假集訓至今,咬字、腔調、感情慢慢磨出了一點樣子。看著選手籤號抽出,他們開始研究登場的服裝,頓時醒覺:下周三就要比賽了。

而同樣也是選手的我,除了暑假趁空檔練過兩篇外,就沒再好好讀過比賽篇目了。今天集訓時,兩個朗讀選手,趁著中午的空檔把我的篇目拿來,竟然臨時抽考起來。要我當場朗讀林淑期的〈阿華的目屎〉。

我強作鎮定,努力展現著抑揚頓挫,其實心驚膽戰,深怕破功。好不容易念完,兩個學生卻顧自聊起天來。

可惡,害我還念得那麼投入。

還有三天就比賽,我得趕緊偷偷練一練。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臺語有一句戲謔的話叫:「鎮殿的無佇咧!」意思是最重要的人物不在家,如同廟宇內鎮殿的神像出巡去了。比如說家中太座回娘家,丈夫和小孩就如同進入無政府狀態一樣,不該吃的,不該玩的,不該做的通通拿上來了。校園也是如此,那些設備和業務好像都有心眼一樣。承辦人一旦公出,各種設備就開始作怪。

比如說資訊組長工作就十分吃重,還有許多會議要開。很神奇的是,歷任的資訊組長似乎都有威嚇電腦的神力,他們在校,多數設備都會乖乖聽話,他們偶有公出,許多電腦便開始做怪起來了。歷任組長常常好不容易從繁忙的會議中脫身,回到學校還沒辦法休息,還得一一去除蟲除害。

我應該來幫各組承辦伙伴做一面旗幟「代天巡狩,如朕親臨」,讓這些設備可以乖一點。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夜基隆護國城隍廟慶祝安座一百九十七週年,舉辦夜巡,明日下午尚有日巡。在基隆城隍老爺出巡的轎前,有一群人頭綁高錢,身著古代皂隸服裝,面上勾勒臉譜,身上背負大串「鹹光餅」。

夜巡沿途有許多人直接喚他們「八家將」,媒體報導則有人稱他們「官將首」,這些稱呼並不正確。在基隆城隍駕前的其實是還願信徒所扮演的零散「香將」,也有人單單稱為「家將」。與一般廟會中常見「八家將」、「官將首」都屬於家將陣頭,另外還有較少見的「八將」、「二十四司」、「十三太保」等陣頭,都是擔任神明護衛的宗教性陣頭。然而陣頭傳說來源、組成形式、陣法、腳步手路、扮演腳色、傳承師門、流行區域及信仰主神並不相同。

這一類陣頭,在神明出巡時,身負護駕的職責,也象徵掃蕩沿途的精魅妖邪,所以通常臉上會勾繪色彩斑斕,對比強烈的臉譜,俗稱「打面」、「開面」,以展威嚇。手上多半持有象徵性的法器、刑具,代表捉拿邪祟的任務。

早年台灣南部常見「八家將」,其組成一般為「什役、文差、武差、甘爺、柳爺、謝爺、范爺、春大神、夏大神、秋大神、冬大神、文判官、武判官」,也有說是「甘、柳、謝、范、陳、沈、枷、鎖」。北部則多見「官將首」,本來是增、損二將軍,為求陣勢有變化,又變化成增將軍二位、損將軍一位。後來又擴增引路童子、陰陽司等角色。

至於基隆城隍老爺駕前的則大有不同,他們也勾勒臉譜,負責發送「鹹光餅」,也擔任主神護衛,卻沒有明確連結的角色,出陣時人數無定額,也沒有固定的陣法、腳步。他們多數是因為向城隍爺祈願後,為「還願」而扮演,有些還是家族世襲傳承,一般稱他們為「家將」或「香將」。在台北青山王出巡時,所見到的特有陣頭「八將」,最早就是由這些零散「香將」、「家將」逐步定型化,組織化而來。

這是平日讀書和實地參與廟會所見,野人獻曝,與大家分享一點民俗見聞。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到小友祐恩列了影響她的十本書,我也來列一下。雖然真有影響的絕不只這幾本書,然而書單去取有時本就難免武斷,聊做分享。這十本書是:

《論語》

牟宗三《才性與玄理》

龔鵬程《四十自述》

錢穆《中國歷代政治得失》

葛兆光《漢字的魔方》

曾昭旭《永遠的浪漫愛》

林安梧《中國宗教與意義治療》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