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8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的碩士論文研究清代儒者唐甄,所以有一大疊清代思想的藏書。不過我的興趣太雜,主要仍在宋明儒學與先秦道家,所以取得學位後,就很少讀清代研究的書。

 

這一陣子又從舊住處搬回一堆書,要將圖書放上書架時,卻找不到清代思想的書籍,讓我極為狐疑,只好先擺在別的書架。昨晚坐在書桌前,突然發現一整排當代新儒家的書籍,不知為何上移了一層,清代的書通通被擠到底層去了,讓我又驚又懼。

 

難不成有人闖空門,搬移了我的書架。苦苦尋思,最後才想起,幾個禮拜前,媽媽掃地時,不慎把一個小東西,掃進了書櫃下。我趕著上班,趕不及幫她搬開一整書櫃幾百本的書,便說晚上再搬,讓她氣得不得了。

 

原來,她自力救濟,把我整櫃的書都移了位。想必是要搬回書櫃時,打亂了我的排書順序。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下午閩南語演講集訓,菁容返校探視, 兩個相隔六屆的選手相互觀摩,同樣活潑可愛,卻有不同氣質,很有興味。四點集訓結束後,三個人約著到 ‪#‎望道號‬ 一遊。以前都聽說海上的生活要能耐煩,不知在一座海上圖書館中環球漫遊,又是什麼滋味?

2.在Google的協作平台上,一步一步重建自己的教學網站,這樣的工作實在有點手工的味道,很令人著迷。

3.說六十五歲退休後,想要開間私塾講學,朋友一個一個呼應,實在令人振奮。我們這群夥伴們真有活力。

今天我想邀請有點美麗又迷糊的 楊心慧 參與這個小遊戲。

遊戲規則:每天記下三件值得感恩的正向事情,並持續一週七天。 並在每天的最後tag一個朋友繼續這個活動。希望之後進行這項遊戲的人可以在遊戲標題前打上# 這樣就可以在fb上搜尋到大家的文章囉~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睽違兩年,育慈、庭婕、靜娟今日忽然來訪。雖是網路如此便捷,能再相聚,仍令人無比驚喜。三人帶來整包的糕餅、壽司,連連勸我我一定要當場吃點,實在盛情難卻。聊別來點滴與昔日人物,十分暢快。閒聊間,聽靜娟說起大家平素看偶像劇常說的話:「男一是給女一的,男二是給觀眾的。」讓我撫掌大笑,極是!極是!

2.趕在開學前,將手邊的筆電一一重灌,卻總卡在某些環節。幸好同事政維組長不厭其煩,連花了兩天,逐一解決各項障礙。所有介面都順手,編起講義來得心應手多了。

3.我的機車車齡不小,極耗機油,儀表板所顯示的已不能盡信。今日騎車到半途,心念突然一動,似乎是該換機油的時候了。修車師傅笑說,幸好及時來換,否則再過兩日,恐怕便要搪缸了。幸好!

今天我想邀請陽光、燦爛的七女兒 黃思涵 參與這個小遊戲。

遊戲規則:每天記下三件值得感恩的正向事情,並持續一週七天。 並在每天的最後tag一個朋友繼續這個活動。希望之後進行這項遊戲的人可以在遊戲標題前打上# 這樣就可以在fb上搜尋到大家的文章囉~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參加學習共同體的研習時,在余霖校長的分享活動中,學到新的團體遊戲,極有啟發性,或許可以在演辯社中一試。

2.在研習中與同校的夥伴閒聊,交流教學的觀念,重新找回同儕間相互支持的力量。

3.入夜後,接近學校設定保全系統的時間。看到今年畢業的高三校友翊珊,陪著新任教學組長怡君剛走出校門。開學前教務處各組一刻都不得閒,這個學生也陪著忙進忙出。這幾個月看著她默默在各單位幫忙細務,耐煩、仔細、不張揚,十分難得。所有的付出,點滴都入心。

今天我想邀請溫暖憨厚的 施承志 參與這個小遊戲。不知你是否玩過呢?

遊戲規則:每天記下三件值得感恩的正向事情,並持續一週七天。 並在每天的最後tag一個朋友繼續這個活動。希望之後進行這項遊戲的人可以在遊戲標題前打上# 這樣就可以在fb上搜尋到大家的文章囉~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今日在舊物中,重新找到莊耀郎老師的墨寶,又驚又喜。當年大學畢業時,在晚間義理組讀書會時,老師親書一副對聯送我,聯語是從蘭亭詩中集出,「山水長生情不老,天地相契人樂遊」,在眾人欣羨的讚嘆中,慣來幽默的老師說:「學弟妹不要太羨慕學長,我的書法是有在進步的,越寫越好。以後畢業的拿到的作品更好」那副作品隨我輾轉南北,時而高懸書房,時而捲入行囊,最後卻不知所蹤,時感悵然。幸好碩士班畢業時,老師又親自寫了張志和的〈漁歌子〉送我。我藏在書櫃中,卻始終尚未裝裱。如今翻出,不勝欣然。

2.聽天蠍座的朋友數落雙魚座的男生,我一面細細傾聽、好言安撫,一面暗自大笑,不斷在心裡相互抬槓。雙魚座的男生有時真的很討厭喔!哈哈哈!

3.收到學生的喜帖,想到她一路的曲折,卻步步踏實,看著溫暖、美好的婚紗照,為之燦然。

今天本來想點名的公主老大 洪薏珺 讓給念筑點了。我想邀請我親愛的五女兒 Jingrong Tsai 參與這個小遊戲。

遊戲規則:每天記下三件值得感恩的正向事情,並持續一週七天。 並在每天的最後tag一個朋友繼續這個活動。希望之後進行這項遊戲的人可以在遊戲標題前打上# 這樣就可以在fb上搜尋到大家的文章囉~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是否因為來自鄉野,沒有都市人那麼多的避忌。進入都市生活之前,我從不知道「爽」是不雅的詞彙,有極資深的教育前輩還欲言又止地跟我說:「這個字有性暗示」,一面說還一面嘆氣、搖頭。

這樣的詞義脈絡,當然不會出現在辭典、字典裡。如此的雅俗評價,只屬於某個社會階層的語境當中,諱莫若深告訴你某些詞彙不可以說,那會有損你的教養。而那個階層離我有點遠。

在我的小鄉鎮中,日常生活當然也有雅俗的判別,但是所謂不雅,通常都是指那些顯而易見的髒字眼,而沒有那些灰色隱晦的地帶。我們講「爽」的時候,常常是指舒坦、自在、滿足的意思,更多時候則是指除去某些令人尷尬、不舒服的因素或是好好出了一口氣。

還有幾個意思相近,語氣更強,表達欲望滿足的詞彙,就像「暢( thiòng)」、「過癮(kè-giàn )」。無論用國台語說,都會有人覺得不雅,也會有人認為他們連結著「性」。

在越曖昧晦澀的語境中,往往有更多的詞彙,會被判為不雅。因為,某個社會階層避忌越多,所以必須創造出更多借代的詞彙,來說那些不想直接說的事,借代的詞彙越多,也就越多詞彙被染上負面色彩。

比如說,因為畏懼「鬼」,所以就創造了「歹物仔」、「無清氣的」、「無形的」、「彼種物件」、「彼種」......等詞彙。一方面好像沒有那麼避忌,可是一方面也創造了更多令人排斥的字眼。

隨著時代變遷,某些階層的語境脈絡日益模糊,或者時間拉長到讓絕大多數人忘記詞彙本來借代的原因,只剩口耳相傳的避忌或教養訴求,這些從沒有被收入辭典中的意涵,自然就令人莫明所以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感謝母親、長輩點點滴滴告訴我傳統的年節與信俗,在每個儀式與程序中,我可以看見他們對於生命的想像,深切體會到「照起工來」的生活樣貌。

2.下午路過老大公廟,看了一場活潑有趣的野台戲,「八王遊西湖」的劇目不知從何處來,但是每支曲調我都會唱喔。
3.偶然的機會裡,遇到許久不見的可愛臉孔,生活在一個小小的城市裡,相遇似乎變得比較容易一點。

今天我想邀請有個性的 洪念筑 參與這個小遊戲。

遊戲規則:每天記下三件值得感恩的正向事情,並持續一週七天。 並在每天的最後tag一個朋友繼續這個活動。希望之後進行這項遊戲的人可以在遊戲標題前打上# 這樣就可以在fb上搜尋到大家的文章囉~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出差途中,開車門時,不小心撞傷了額頭,同行的同事趕忙買了OK繃幫我貼在傷口上。由於位置很明顯,引來大家紛紛探詢。

 

昨天中午,兩個學生在桌邊和我聊天。可愛的雙魚座女生,看一看我的額頭,說貼得太醜,要我重貼。我說手邊沒有OK繃,她說她有,立即從背包裡拿出大大的化妝包,拿出一整盒OK繃,邊檢視,還邊說:「有各種尺寸喔,你要哪一種?」我只狐疑著:「你都帶OK繃出門喔?」一旁聰慧的水瓶座女生接話說:「我也有帶喔!我本來也要拿出來。」

 

啊!是大家都會帶OK繃出門嗎?

 

我接過OK繃,隨意撕開。雙魚座看我撕得歪七扭八,很不以為然地發話:「你撕得很醜耶,都撕爛了,不是這樣用的啦!」可我過去三十多年來,都是這樣撕開的啊!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週末下午無事,媽媽說要想要去「繞繞(lau-lau)咧」,車子一騎,很習慣就往東北角騎去,經過祥豐街,好玄尋奇的心一動,在巷子裡探一探信義堂虎爺廟的現況,可惜沒找著。沿途隨意在海科館外頭、八斗子月台一帶蹓躂。

 

轉入深澳漁港停車,兩個人爬上新建好沒多久的觀景平台,右攬雞籠山,左抱深澳港。幾艘海釣船,正準備要出行夜釣,幾十個人擠在船邊,整理釣線、搬冰箱、抬冰塊、收證件,要不然就是蹲踞開講,不時傳來親切的幹譙聲,彼此招呼。

 

天氣很晴,不遠的堤岸上,三五個人正垂著釣竿,黃狗和機車競逐。九份山上那一窩聚落,房子閃閃發亮,好一個舒服的下午。

 

離開深澳漁港,回家途中,路過八斗子夜市,特地下去「踅踅(se̍h-se̍h)咧」。雖然常往這一帶跑,上一次逛八斗子夜市不知是幾年前的事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感謝從年長到年幼,從學生、同儕到前輩,不時有願意開口和我唱反調,不吝於告訴我:大家想得不一樣。

2.總是有人願意告訴我,屬於他自己的小故事。或許在深夜,或許在課間。有時在桌邊,有時在網路,還有一通又一通的電話。提醒我:你是個有力量的人。
3.謝謝幫我取每一個小綽號的人。每個綽號就是一張臉,一個人有多少精彩的面貌,只有一個名字,未免單調。

今天我想邀請最高大的社長 唐翊馨 參與這個小遊戲。

遊戲規則:每天記下三件值得感恩的正向事情,並持續一週七天。 並在每天的最後tag一個朋友繼續這個活動。希望之後進行這項遊戲的人可以在遊戲標題前打上# 這樣就可以在fb上搜尋到大家的文章囉~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一個卅七歲的男人,每日下班回家,媽媽已經好料理好熱騰騰的飯菜等我。能好好在家吃飯,是人生最美好的事。

2.每年暑假,南廬吟社的老友們都會相約同聚,舉辦「歌老會」,一同歡唱。年齡漸長,四散各地,還能如此相見,實在不易。
3.能在十六歲時,就受到國文老師的指引,開始閱讀儒家、道家的書籍,讓我慢慢了解如何面對痛苦、疑惑、慾望和寂寞。

今天我想邀請可愛的 楊心慧參與這個小遊戲。

遊戲規則:每天記下三件值得感恩的正向事情,並持續一週七天。 並在每天的最後tag一個朋友繼續這個活動。希望之後進行這項遊戲的人可以在遊戲標題前打上# 這樣就可以在fb上搜尋到大家的文章囉~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國時報報導張顯耀自陸委會被逼離職一事,標題上用了中國大陸的政治用語「雙規」,在政治上的意涵,已有多方批評。撇開這一層,我認為「雙規」、「雙開」、「兩個凡是」等大陸用語,或者台灣常用的「四不一沒有」等術語,看似一目瞭然,卻是極為粗劣的詞語。

我們日常言談或行文,為求簡便,難免於簡稱。然而許多簡稱,已經快脫逸出語文的正常脈絡了。明明是處於同一時代的用語,如果沒有詳細的背景說明,幾乎無法就字面理解、揣度出意涵。簡稱與原文間,也沒有緊密而無可取代的連結。

亦即「雙規」能指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換個語境,可能就可以說是規定的人員,規定的方法。也可以是規定的書籍,規定的考題。換言之,這種構詞方式其實是脫離脈絡的。

此外,這樣的簡稱的用語,其實完全脫離大眾習慣的語法組織,構詞幾近不成文詞的地步,使讀者瀏覽文章時,備感突兀拗口,干擾正常的閱讀節奏。

這些用語大部分都只有單一面向的工具性,沒有長期傳播的需求,跨出某些領域,就無法廣泛使用,所以容易快速被新的事物,新的詞彙取代。可能才隔數年,讀來已經不知所以了。

由於對岸網路作品快速流傳,慣於使用網路的世代,對於中國大陸的許多用語並不陌生,然而多數仍屬稍加提點,便能理解者,無傷大雅。但是對於「雙規」、「雙開」、「兩個凡是」這些簡省過度,粗劣的表達方式,還是少用為妙。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進入社會十餘年,每每看到許多具體事務的爭執上,常有些人喜歡訴諸道德性的指控。這些指控,往往與身分連結,比如說你是老師、學生、行政人員、男生、女生等等,所以你應該如何如何等等,不一而足。

然而依據身分所提出的指控名目,可能完全沒有任何倫理依據。或者即使有倫理依據,卻缺乏更細密的推論。這些指控充其量就是「我覺得」、「我認為」而已,頂多是個人直觀的訴求,甚至沒有群體的支持。

以教師為例,比如說「教師應該犧牲奉獻」,「犧牲奉獻」的具體內容是甚麼?跨過甚麼標準叫做「犧牲奉獻」,沒有「犧牲奉獻」是不是就不夠格成為教師,應該受到批評呢?這是自我的道德要求,還是群體的統一標準?

這些其實都應該細密討論。但是往往就是一頂大帽子壓下來,討論工時,討論待遇,討論合理的工作內容,討論健全的校園教學環境。主管機關往往不肯就著具體情形,逐項討論。不是東拉西扯,不然就是攻擊你的身分。

為什麼從身分攻擊,因為在具體事務上,他沒有能力解決,或者說不出服人的道理。

訴諸身分,讓人綁手綁腳,然後掌握權力者就可以動手動腳了。如此而已。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四年前,我回南部實習,暫時落腳在隔壁鄉鎮的明星國中。母親娘家多數都在公教界謀生,世居的街巷更是每戶都有子弟執教。所以自幼,我就看遍教師的種種面貌。

 

當年,我是公費生,實習結束就等著分發任教,加上個性中有一層欲蓋彌彰的傲氣,出入校園,就是把自己當成正式老師。

 

我自然不是那種矯俗以干名的人,但是我總覺得要用自己的眼睛來看世界。前輩說的話,一定要自己再重新檢證。

 

那一年學生畢業旅行上台北,不少實習老師隨行。一方面出手腳幫忙,一方面也近身觀察行政人員如何撐起一個活動。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午,和學生聊到中國大陸籍的學生競選淡江大學學生會長一事。政治與價值的議題,專家與廟口阿伯等級的評論,網路都可隨意見到,我不談這幾個層次。

我對學生說,給你同樣的機會,你敢不敢要。不要每次先為自己設個一百分的標準,然後謹小慎微,錯一格扣一分。不要因為怕犯錯,就甚麼都不敢動。

想要的東西,就去闖一闖,不怕出糗,不怕鬧笑話,輸掉,錯了,再調整好就是了,每闖一次就是得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可愛的徒弟,準時到辦公室來報到,準備練習語文競賽。還不辭辛勞趕到山下,幫我買了午餐上來。

 

身邊的椅子都被搬光,我想她應該不好意思坐到主任的位子上去,我把自己的椅子挪給她,自己則坐到主任的辦公桌,慢慢把椅子滑過來。師徒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我笑說:其實昨天才是你的練習時間,你遲了一日來啊!

 

徒兒發楞,直想了半日才弄清楚練習的時日。很帥氣地說:啊!沒關係,反正來陪你吃飯。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年陸續協助學校辦理教師甄試,看到教務處同仁常為各科代理教師缺額,忙得焦頭爛額,十分辛苦。雖然受少子女化的影響,正式教師缺額有限,然而總括正式與代理的工作,仍有相當空間。

安中的校友們,如果不排斥教學工作,大學或研究所期間不妨加修教育學程。一技一證在身,總會有施展的機會,不妨試試。未必要長期投入教學生涯,短期說來,也是一項可以暫時安穩的工作。最重要的是,教學工作其實是很有意思的。用心的人,在教學歷程中,與那麼多學生相對,同時對應那麼多等待塑造的生命,可以更加明瞭自己的特質。

尤其讀中文系的同學,中文這條路可以走得很寬,也可以走得很窄。走寬了,幾乎無所不能用,走窄了則未免徬徨歧途。學院中所學大抵都只是一個起點,要讓自己的能力,能夠在各種職場中發揮加值的效果,不侷限發揮的空間,也不限制自己投身的職場。誰說:百無一用是書生?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352343_923001897714097_4076777421806506638_n   

大學時代的女友是基隆人,暑假時來探她,那時基隆是一個極為陌生的城市,只有到九份、金瓜石踏青時,才偶爾路過的地方。路途生疏,連場電影都不知道要到哪裡去看,所謂約會,無非一如平日,聊聊周邊的人事而已。

入夜後要回台北時,隔著車窗,看著滿街的紅燈籠,光影搖曳交疊,橋欄上插著老大公廟的旗幟,一面一面,像鄉下建醮一樣。七月夜裡的基隆樣貌,對於一個路過的外地客來說,有一點疏離,有一點神祕。

後來,我知道那一座橋是卅一號橋。

安中成立高中部的那年夏天,我來到基隆任教。每天輔導課後,我就騎著車在基隆街頭亂晃,認識每一條單行道,看著一條街又一條街,燈籠張掛起來。或者就在主普壇前,看著工人敲打,拼裝起醮壇來。

放水燈頭遊行那一夜,我在基隆街頭,胡亂騎車,逃躲警察的驅趕,斷續看完整晚的遊行。饒是來自五大香原鄉的我,早已看慣各類陣頭。長到那麼大,還是第一次看過那麼多的北管,聚樂社、得意堂各組,一團一團吹奏而過。嗩吶、鑼鼓震天,弄得有點昏頭轉向。

安中的醒獅團,當年尚未解散。我在隊伍裡看見搖頭擺尾的廣東獅,無論學生和老師,我都還不認識,除了傻笑,還不知道如何開口招呼。

那一年的主普姓氏是「江姓」,明年又要輪值主普。每年,我都站在街頭看著燈火掛起,年年相似。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下午在電腦教室,帶著學生練習閩南語演講,今年的徒兒有三分古靈精怪,活潑好動極了。聽著她練習,一面記下她念不準的音,一面正尋思如何凸顯她的特色,或許講稿要更可愛一些才是。

突然,一個剛畢業的校友從走廊經過,往門口探了探。索性走進來聊了幾句。

我看他手上的安全帽,調侃了幾句。不知可以理直氣壯騎機車的心境,和我當年是否一樣。沒別的,就是一個「爽」字。我笑說:都約女生去看電影,是不會「招」一下喔!我也想看「閨密」啊!

大男生有點靦腆,說了幾句感想。我聽他評論影片的尺度和對話,心想觀點怎麼這麼「乖」,我們安中這些大男生真是可愛的緊。

指考剛放榜,他考得還不錯,總算可以鬆泛一下。

我說:怎麼特地回來?

他說:要回來找 簡珮韻老師。

珮韻長期輔導高中的孩子,溫暖極了,很受學生喜歡。我心想說學生是否遇到困擾,側著頭,問說:怎麼啦!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順便談一下慈濟的問題,近幾年,在網路上有許多網友針對慈濟的作為,常見猛烈批評。有些問題人言言殊,有些問題則涉及不同價值取向。我不能盡知全貌,但是有些面向,我覺得還是可以談一下。

比如說,有些人批評慈濟投入太多資源,去救援國外或中國大陸。尤其中國大陸賑災的議題,更時觸動敏感的政治與族群神經。然而,這本就是不同價值取向的問題,有的人認為國外或大陸不必救,或不用急著救,那是你的價值取向。同樣的,也有人認為應該救,甚至有人認為應該一視同仁去救。那麼各憑取向去捐助,本就是兩無干礙的事。

長期以來,慈濟的各項捐款項目,慈善、建設、國際、人文、檀施就是各自分開,遇上重大災難,還可特別指定要捐助給哪項災難的災民。要濟助本土,或濟助國際,都可自由選擇。一個人他願意抱持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信念,甚至依循他自己身分的認同,或者退一萬步講,他想沽名釣譽,自己掏出自己的所得,去濟助國際的眾生,這是他的信仰與價值,我認為都應該受到尊重。

旁人不認同這個價值,就是不捐,去捐其他團體,宣揚自己的信念,這也是個人自由。

對於慈濟日常募功德費的情況,許多人也是多有誤解,一般人的印象可能就是一人一個月一百元。其實不然,完全看個人能力,你要一個月一人10元也是可以,20元也是可以,100元只是比較普遍的數字。

其次,有不少人以訛傳訛,說慈濟組織內,是根據捐獻多少,來決定穿甚麼服裝,這若不是對慈濟運作太過陌生,就是根本惡意攻擊。以慈濟委員來說,不是捐多少錢,就有資格穿上那身旗袍。當然更不是無錢捐助,就不能擔任委員。因為要成為慈濟委員的資格,就是接受培訓,然後勸募達到一定的戶數。有很多善心人士,勸募能力很強,自己也有能力捐助,但是不想接受培訓,他就不會成為委員。

而委員也不是一身旗袍而已,他們配合不同的活動功能,會穿著旗袍、八正道、藍天白雲......等不同服裝。再強調一次,這些服裝都跟你捐多少錢無關。

慈濟的組織很多,慈少、慈青、慈誠、委員、教聯會、醫聯會、環保志工......等等,他們都有制服,標示你所參加的團體,但是跟捐錢也無關。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