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師大精靈之城BBS九月要關站,偶爾會回到南廬吟社社版備份一些資料。可能年齡漸大,行文、說話語氣都日漸淡薄,讀著以前的文字,尤其是寫給學弟妹的那些,總覺得語氣極為濫情,自己看了都不好意思。

比如說:
「在南廬待了這麼久.....終於等到你們這群良質美才的小朋友,好生喜悅。每次開會就覺得你們好棒。」
「學長不在乎你們得獎與否....要你們高高興興,風風火火......給你們的叮嚀是:多讀書,學著溫和敏銳多思考...帶幾分霸氣」⋯⋯
「啟嘉快回師大了,聽妳慢慢傾訴……」
「妳們今天很細心,真令人欣賞......南廬的女孩總像妳們一樣溫婉,真好。」

這些話,現在要我說,一定十分彆扭。當初怎麼說得這麼自然呢?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九點多,學妹慶齡踏入圖書館的門口,十多年未見,我還能想起她大學時的樣子。那時常代表班上出席班代表會議,一群人坐在地下餐廳,馬拉松式地審查系學會預算。想著想著,甚至還能記得學妹說明預算時,總會隨口冒出的口頭禪。

那一年,我才二十一歲。

時光再逆流而上,回到十八歲上,剛上大學那年。某一個晚上,班上好幾個同學,興沖沖抱著瀧川龜太郎的《史記會注考證》往地餐跑,只有我手裡抱著的是三家注的本子。我嫌會注考證太沉重,自己跑到師大書坊,隨意就搬回一本較輕的。

地餐的桌椅圍成了一圈,我擠在角落裡往前探看,那個神情極為淡定的學長,正條理說明接下來要帶大家讀的書。那就是輝誠學長。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媒體報導新北市議員提議將公立學校課輔時間至晚上7時,以符應晚歸家長的需求,也減少安親班費用的支出,朱立倫市長立刻爽快回應,承諾從下學期開始,新北市公立國小課後輔導時間,延至晚上7時,減輕家長負擔。這樣的「德政」,強烈反映了政府與社會的奇異心態。

首先,政府長期將教師視為可供派遣的人力:在過往的黨國體制中,教師長期馴化為意識形態的傳播者、規戒者,許多政策也透過學校體制推展。時至今日,即使教師逐步建立起自主及專業意識,政府仍然習慣調派教師,補足公務體系不足的人力。除了選舉、發消費券等工作之外,許多縣市政府一旦舉辦龍舟、燈會、運動賽事......等大型活動,早已習慣驅遣教師參加,甚至直接交付學校承辦。著眼點無非就是人力需求而已,教育意義多數聊備一格。 

如今,當家長提出安親、托育等需求時,縣市首長慨然應允,也無非是將教師視為政府可調派的現有人力資源而已。尤有甚者,便宜行事的結果,讓政府不必去嚴肅面對職場環境中工時過長、工資過低、貧富差距,導致家庭受限於經濟因素,無法發揮正常功能,也無法負擔幼童托育等問題。

其次,社會將學校視為工具,台灣民眾長期以來都期待學校發揮升學取向的功能,而十分輕忽學習的意義,已不待言。而當社會型態急遽變遷,凡是家庭力有未逮之處,就會期待學校解決。所以當弱勢的家庭三餐不繼,就推給學校的營養午餐;家長來不及接小孩,就要求學校照顧孩子到家長來接。社區居民要停車,所以學校要開放停車空間。連民眾要賣彩券,也要求學校要把學校地址變更到幾百公尺外的另一個校門。具體的協助之外,還期待學校教師傳達強勢的主流價值。

當社會大眾習慣學校發揮這些輔助功能時,常常犧牲學校原有的教育功能。家長要求學校以升學為主,難免扭曲了學校應該正常教學、身心並重的價值追求。社會希望學校發揮社會救濟功能,難免要排擠教育的相關預算。社會希望學校延長課輔時間,則壓縮了教師正常備課、沉潛、思考、自我進修,乃至休息、經營家庭生活的時間。長此以往,勢必陷入無窮盡的身心疲乏,嚴重影響應有的教學品質。

當政府資源匱乏,施政又怠惰,無力解決社會需求,只好驅遣教師人力時。常常強冠予教育愛的道德訴求,實質上卻將學校與教師視為工具。然而道德的指控其實缺乏任何符合情理的正當性,只好訴諸盲動的民粹,指控教師是既得利益者,過太爽,領高薪,享受寒暑假,卻不肯付出。社會上須要解決的需求太多,所以對於學校、教師就予取予求。稍不如意,就撒潑、發脾氣。

難怪無論政府、校長和上流階層為主的家長團體常連成一氣,全力打壓教師組織,不允許教師擁有自主意識。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臺灣升學制度的改革,長期陷入「頭手分離」的錯亂現象,一面高舉著陳義甚高的改革理想,一面卻對擁有強勢社會資源的群體步步退讓。於是原本揭櫫的理想被視為不可行的空談,執行上更是左支右絀,狼狽不堪。

雖然明星高中的師生如此用心,經營起今日的局面。但是回到整體社會心態來說,如果我們夠誠實,明星高中的競逐,本質上不是為了追求適合頂尖學術傾向的學習環境。因為真正想要經營適合頂尖學術傾向的學習環境,可以建構非常嚴格的資優教育管道。

可是,這是媒體上的家長要的嗎?

說得直接一些,學習上具備強大競爭優勢的孩子,到底能上第一志願、第二志願、第三志願或者選擇私立名校,原本就不是整體升學制度的當務之急。在他們的環境中,競爭無所不在。即使免除了升學考試,他們仍會在各項資源的競逐上,各騁其技。那些聲嘶力竭不斷抱怨作文比重太高,落點不精確的家長,在意的豈止是孩子未來三年的落點,他們所在乎的是腦海中長期構築的競爭優勢。與其說他們重視的是學習,還不如說他們在乎的是一關又一關的競爭門票。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