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5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一早印出新的分組互評表,課堂上正要開始研讀《蘭亭集序》。

502班換了新座位,不少老搭檔都更替了新組合,教室中的眾聲喧嘩,不知又會改換成甚麼腔調,甚麼場面。再過三、五日,到了端陽,採用學思達教學就滿半年了。

這半年的經營,粗胎初具,卻還有更多地方須要抹壁粉光。

到中山女中觀課過後,這半年來,慢慢擺落習慣的教學模式,研讀資料、構思流程、推敲學思達平台上各校教師所分享的講義,然後編寫講義、帶領學生一課一課研讀討論。即使學生問答中閃爍的靈光,不時讓我驚喜。然而身處在社區高中裡,如此獨自摸索自己與學生的能力,心中不能沒有遲疑。

每一堂課裡,各方觀點激盪外,總還有些眼神默默停留在討論的邊緣中,不讀講義,不參與討論,也不發表。而為了讓學生盡情發表,常常一個複雜的問題,一堂課便倏地過去。而我又堅持不隨意跳過選文,對於現代文學,也該同樣關注。因此授課進度常是我莫大的壓力。

過往,我單口講述時,可以獨力撐場。翻轉教學模式後,我一定要竭力將學生帶進討論的脈絡之中。無論編寫課程講義,或引導討論,我都深深感受到自己教學能力的局限,無從遮掩。

在自己的課堂上,我必須尋求自己的解決方法。我抽出一份輝誠學長所製作的講義,再一次檢視學長安排的模式,然後依照自身需求,去取增刪。

一、 擔任教職以後,我並不耐煩講述太多字詞注解、修辭手法、國學常識,只有在講解課文時,隨機說明而已。如今瑣細的資料,適度編入講義中,討論時學生自會比對參照。真正須要我說解之處,反而不多。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y 28 Wed 2014 23:42
  • 阿伯

在醫院看過例行的驗血報告、領藥,走出大門。隨手撥了電話給母親,順口報告了幾個數字。當醫生說數字很漂亮時,我就不用編造謊報了。父母唯其疾之憂,他們正逐漸往衰老遷移時,總會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在強壯的位置上,穩穩站久一點。

結束電話,側身在極狹窄的車縫中,想要牽出機車。路邊太斜,空間太小,我拉挽得有些費力。從車頭把手用力一拖,回過頭看到一個頭髮花白的阿伯,嘴叼著菸,箭步向前,突然往我的後座伸出右手來。

我正使出蠻力把車子拖出夾縫,正無暇他顧,此時看到阿伯猛然一驚,以為擋了人家的道。趕忙往左右顧望,卻只見阿伯爽朗的笑容裡有些靦腆,三步兩步又退回對面樓房的屋簷下。嘴巴念念有詞,似乎是在說「看汝腳不方便,驚汝無法咧,想講鬥扭(giú)一下。」讓我轉頭大笑,連連昂聲說了幾句謝謝,謝謝!

阿伯,真勞力( ló͘-la̍t )!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廖玉蕙:「教書原本就不是容易的事,在長期的教學生涯中,如何克服偶或竄出的倦怠感,是所有老師必須持續苦修的課題,再好的老師,開學前也常萌生對上課的焦慮。而雖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就靠個人,但社會混亂失序,各項精神官能症候竄生,學生憂鬱症者有之,人格違常的也不少見,但春風化雨,不正是老師的職責,就算沒辦法處理到盡如人意,老師也得盡力。」

我常會對學生說:「老師是凡人。」「父母是凡人。」也時時提醒自己「自己和學生都是凡人」了解彼此才智心力有時而窮,了解但凡身為人,處境中自有許多無可奈何,那麼就比較容易相互體諒,盡其可能善良對待。

人處塵世,不要彼此苛求美好,而是珍惜彼此美好。

延伸閱讀: 廖玉蕙:連舒伯特都無聲以對的時刻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8704887.shtml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月21台北捷運喋血案件至今,我的內心始終感隱隱到惶惑。我不為生活、行路的安全驚恐,也不擔憂秩序逸出常軌。台灣社會日常運轉的機制,容或有漏洞、僵化之處,並不至於因為重大案件的撞擊而支離崩散。我惶惑的正是人心!

家母一面看著電視畫面,一面頻頻問我「他怎麼會這樣?」「一個人怎麼會走到這地步來?」面對如此素樸而直接的疑惑,我無言以對。

媒體報導中,鄭捷何以犯案的動機,至今難以索解。當事人吐露的訊息極少,尚難以推敲。然而許多人卻急著解釋、指責,卻多只是借題發揮,發抒一下自己平日對某些社會現象與體制的不滿而已,與真相全然無關。

比如有許多人批評滑手機的習慣,然而面臨無分別的殺人舉措,閉目眼神、閱讀小說、默背〈醉翁亭記〉與英文單字,難道真比滑手機更為安全?有人指責電動玩具的次文化,然而恐怕絕大多數的玩家都是反證,告訴我們電玩與反社會人格沒有必然關係。⋯⋯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的人毫無良知,我該怎麼辦  
晚餐後,我從書架上拿下瑪莎‧史圖特的《4%的人毫無良知,我該怎麼辦》,重讀了好幾章,想要澄澈一下思路。畢竟,從傍晚至今的新聞畫面太過震撼,讓我有些惶惑。

重新讀到這段文字:「良心是獨一無二的,而且良心會強迫我們離開自己的體內,進入別人的體內,或甚至是與『絕對』(the Abbsolute)接觸。良心是建立在我們跟他人的情感連結土。良心最純粹的形式就是愛。而且更奇妙的是,神祕心理學家與演化心理學家都同意(他們很少能夠達成一致的意見),人的天性是善的,不是惡的。這個結論很驚人⋯⋯,跟我們對白己的看法完全相反,我們通常對自己的本性都很悲觀。」心上稍稍有點安慰。

然而瑪莎也承認如何面對反社會人格者,是一個非常艱難的問題,他直言「我們知道把『他者』─另一個性別的人、別的種族、外國人、『敵人』,或甚至是反社會人格者─打成畜生是後患無窮的,而這也是『我們應該如何應付違反道德的人』這個問題,在神學上和心理學上都很難回答的理由。我們應該如何面對『生命沒有良好發展』的人會帶來重大災難的挑戰?到目前為止,心理學對這個問題依然一籌莫展,但這個問題越來越緊迫了。畢竟,魔鬼也會演化啊。」

而進到公共領域,如何安排對待模式,涉及到社會安全體系、法律體制、醫療倫理等等,這更是一個困難的抉擇。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回在電視螢幕上看到「錯誤行為,請勿模仿」、「來賓個人經驗,僅供參考」等警語,都會略感不悅。

一方面,我覺得閱聽是極個人的事,從小就不喜歡有人在一邊比手劃腳,告訴我哪些可以看,那些不能看。尤其許多出聲干涉的人,涉獵一向貧乏且怠惰。

另一方面,很多警語偏見極重,例如「來賓個人經驗,僅供參考」的警語往往只加註在民間信仰的言論與畫面,絕不會出現在大教宣教的畫面中。同樣是宗教經驗,是誰來篩選彼是而此非?

近來每每覺得許多電視名嘴、藍綠政客說話時,畫面更該加警語,可是我們都默默承受了。課本加上警語,說來或許接近玩笑,我卻深以為然。無論多麼義正辭嚴的立場,都可能經不起時間的檢證。加註一句「編者個人觀點,僅供參考」,也是應該的!

延伸閱讀:人渣文本:教科書的言論自由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心型  
「老師,我國文有過嗎?」高三的大男孩,正在國中部的祈福儀式裡忙進忙出,迎面而來,突然開口問我。我還專注在鏡頭中,一時回不過神來。

「不知道耶!我還沒算耶!」今天畢業考剛結束,零零星星的瑣務正亂,還來不及動手。而我的脾性極壞,向來不喜歡學生催問成績。平日,學生如果趕在段考下午,就來辦公室探頭探腦,我即便算完,也會一問三不知。

不久,場中響起「老師,我愛你」的呼聲。站在我身邊的大男孩,轉頭以開朗的語氣也對我說「老師,我愛你」,讓我哭笑不得。十八歲的大男生還這麼愛撒嬌!

儀式散場,場上接連響起彩炮,高三的同學開始收拾會場,這個可愛的大男生突然彎腰,從滿地亂飛的彩紙中拾起一張,一言不語,輕輕放到我的手上。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醫院地下餐廳用餐,隔桌的一對中年夫妻正等著麵食上桌,男人坐在輪椅上,神情難免委頓,女子則忙著張羅瑣務,還低聲安撫丈夫。忽地男子大喊:老闆!老闆連忙應道:好囉!麵好囉!大約等待久了一點,飢火中燒,有些受不住。醫院這地方,多住兩天,縱是小病,也能把人的好性子磨得粗礪了。

女子端著麵食熱騰騰上桌後,男子頓時像個十七八歲的男孩一樣,看著女子討好地說,妳先吃。女子卻一如一個母親的語氣,不容商量地回說,你吃。順手把餐盤轉到男人面前。作丈夫的惄惄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子半晌,安安靜靜吃起麵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