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4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4北區四縣市專題寫作決賽  

客運停妥在小艇碼頭邊,一雙眼神還未完全醒來,我溺在剛剛的瞌睡中,捨不得起身。畢業已久的校友從身後和我招呼,我抬頭望著極熟識的臉龐,竟半天反應不來。她索性坐到身旁,聊上了幾句,我才認出是宣吟,腦袋真是昏沉。

下車,我緩緩爬上陸橋,望著港邊燦燦的車流,醒了醒神。心想,總算完成半年的工作,可以好好休息了。比賽一結束,學生說要到公館去踏踏,十七、八歲,真是精力旺盛到令我妒忌的年紀。而我則想要好好躺一下。

賽場上,一如昨晚練習時,六個人的口齒幾乎同樣流暢,應答時也如我們曾經一同推敲過的種種。一群人琢磨了這麼多天的夜晚和假日,嘗試調整自己原有的脾性,思索專題的細部環節,甚至把口頭報告練到每個人都能上場的地步。我覺得很滿意,其餘的,就是往後日子的念想而已!

謝謝你們半年來的投入,謝謝!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試採學思達教學法以來,首度有同仁入班觀課。在教師專業發展評鑑中和我同組的倖綺老師,在繁忙的課務中,還特地撥冗進班,實在非常感謝!由於倖綺老師任教數學,分組之初,我便相當期待她提供不同領域的視角。不同領域的教學者,觀察教學中,主要會著重在教學節奏、課堂氣氛、課程引導的層面。

對於課程內容與設計,觀察角度可能會較為貼近一般學生的感受,而因為觀察者具備教學經驗,又能清楚傳達他的感受與疑惑。

今日課堂進度為張曉風〈許士林的獨白〉,主要透過余光中〈亦秀亦豪的健筆〉、陳義芝〈推薦張曉風〉、瘂弦〈散文的詩人──張曉風創作世界的四個向度〉、張曉風〈不掩國色─張曉風談散文〉,探索張曉風作品的創作源頭、思想背景和文字風格。

其中兩篇文學評論較長,我略作了刪節,學生反應讀來仍有些費力,然而課堂問答間,發現他們歸納能力,比一學期前增長不少,也較能耐住性子閱讀長篇文字。倖綺老師就覺得學生的閱讀速度已不輸給成年人。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早,吃早餐翻看新一期的《新新聞》,有柯P參加大甲媽祖繞境的報導,說柯P的幕僚張景森強烈反對他參加,除了考量鎮瀾宮董事的社會形象外,還說參加宗教活動是提倡迷信!

不知在張景森先生的眼中,是涵蓋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伊斯蘭教......都叫迷信?還是只有臺灣民間信仰叫迷信?

你信你的,我信我的,他信他的,本來就各安其所。一句話,就率意抹煞千萬民眾根深蒂固的記憶與生命體驗。這種粗魯的排他意識,不知是怎麼教養出來的?

宗教情懷真正深厚的人,看到別人深刻的宗教體驗,即便信仰不同,也會心生歡喜,升起崇敬之心,而不是不以為然。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受到張輝誠學長啟發,開始在高二課程試採「學思達教學法」,已經近一學期。學生的表現雖時時令我驚喜,然而自我反省,在教學技巧與思考引導上,仍不免乏善可陳,有待精進。因此遲遲未開放課堂,接受教育夥伴觀課。

只是閉門造車,終非良圖。與其自我摸索,不如開放課堂,讓教育夥伴提供建言,指出我的不足與盲點。這樣的想法已經醞釀許久,都因諸多無謂的考量,躊躇不前。

然而今日讀到全國家長團體聯盟謝前理事長的FB發言,為主張教師評鑑綁考績,攻擊教師工會,漫言當今校園教師是「黑箱教學」。面對如此惡言,是可忍孰不可忍?義憤之餘,決定開放自己的課堂,以供觀課。

正式宣告:「我是教師,我開放觀課,反對弄虛作假的教師評鑑版本。」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在電腦教室,看學生修改專題報告的PPT,山下鞭炮連天,間雜著北管聲響。學生隨口問說:「怎麼這麼熱鬧?」我說因為明天是媽祖誕辰。

學生似乎沒聽清楚。睜大眼看著我,我逗趣地說:「OH!Ms. Lin Moniang's birthday.」結果,她眼睛睜得更大了,似乎定格一般。我大笑:「喔!Lin Moniang,林默娘。」

學生緩緩念著:「林~~默~~娘......。」我笑得愈發不可收拾說:「對!就是Mazu。」另外一個學生,看著我,露出十分無言的表情。唇語對我說:「老師,你很幼稚耶!」

媽祖!對不起!我不該拿您開玩笑,您其實是魔法少女林默娘。祝您生日快樂!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南午後的陽光總是那麼燦亮。我習慣沿著孔廟後的友愛街走著,依傍紅色的牆,抬頭看著忠義國小內的武德殿,然後跨向對街的天主堂,它有另一個名字,叫「華燈藝術中心」。我總是在門口,拿起一張張節目簡介,想像各個節目搬演的樣子。而等我真的走入劇場看戲,已經遠離家鄉後的事了。

直到現在,我仍不知道,不是教友的我,能否在天主堂裡隨意溜達,坐坐,歇歇。我總是在門口探頭探腦,徘徊半日,還是不敢造次,再轉頭離去。

直走到忠義路,踏入金萬字的店口。時至今日,只要一個人到台南市區,我還是習慣這樣走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關了燈,扣上電腦教室的門,留校準備比賽的學生,站在走廊上。組長突然唱起了歌,「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旁邊兩個女生在尾音時,立刻接上「嘿!!」我轉過頭,張大眼睛,看了三個高二女生半天,才想起是童謠「王老先生有塊地」。組長大笑說:「老師覺得很無言!」轉頭下了階梯。

揮別學生,看時候還早,還不急著回家。騎車在街上晃了半圈,沿著中山一路、中華路,騎到了「流浪頭」,轉入牛稠港一帶。看著靜寂寂的車道,還有遠處昏黃的隧道。

我想到有一年的冬夜,演辯社的辯士全聚到附近的社長家,準備通宵熬夜準備台大菁英盃的比賽。演辯社一直是個小社,經費拮据,每次比賽總得東傾西湊,勉強湊出報名費與保證金。籌不出住宿的費用時,就到社員家裡擠上一夜。隔天一大早,再通車趕往台北。

那天基隆大雨傾盆,我離開學校時,早已過了吃晚飯的時間。我背上筆記電腦,穿上兩層雨衣,才騎入夜雨中,就全身濕透。渾身濕黏笨重,狼狽到極點⋯⋯,還是想去看看準備比賽的辯士們。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慈濟宮外  

每年學甲上白礁祭典隨香,盡管風景不殊,年復一年沿路紀錄,全然不感厭煩。只是一個人在香陣裡穿梭,鏡頭下都是別人。

學生雖教過我無數次自拍,我操作起來仍覺彆扭,只得作罷。不過滿街的鏡頭下,偶爾也能見到自己「身是眼中人」。

你看到我了嗎?

(上圖:謝銘祥先生作品)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熟知我的朋友,應當都知道,我在政治立場與文化立場上,都屬於廣義的統派。

但是讀到林義雄先生的這篇文字,看到他對於心中「台灣共和國」的企盼,描繪的理想追求,內心真有誠摯的敬意。不要漫說這只是詞采,如果沒有林先生這份真實的情感,是說不出這些言語的。

或許是我所讀的太有限,我必須深切地說,台灣的統派對於台灣的未來,缺乏真誠的追求,也缺乏深遠的想像。如果對腳下的土地沒有疼惜,統派的主張即使有一天成真,也會是歷史最殘忍的誤謬。

 

延伸閱讀:https://www.facebook.com/linfast/photos/a.640578249354986.1073741828.625771790835632/640943165985161/?type=1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礁宮前迎接開基二大帝  

下午兩點半,大道公轎入「新筏仔頭」。鑼鼓、八音盈繞著角頭裡每一條巷子。即便是這個全年最鬧騰的日子,一百來番的神轎、藝陣,人潮推擁,穿街走巷,角頭裡還是只有老年人守著香案。

新筏仔頭是二十幾年前新建的角頭,原來的聚落緊鄰急水溪畔,地勢低濕,於是舉村遷居到此,迎來了庄神,建了廟宇,真正落地生根。香路再往前,就入「過港仔」、「東頭邱」、「中洲」、「頭前寮」。

白天的香路還有一大段路要走,看來夜裡大道公回駕,入廟又要拖過凌晨了。

若在往年,我一定是又喜又愁。一年一度的大日子,怎麼捨得讓香陣太早散去,總要愛看、飽看、貪看,戀戀守在香路上。但是我早已跨過能任性熬夜的年紀了,守到凌晨三、四點遶境圓滿,母親少不得又要嘮叨好幾日。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henglap在網路上分析華人社會在道德評判標準上,普遍懷抱著「聖女情結」,以完全超脫正常人情的角度,去要求行善,去論斷公益。但對於真正的「惡」,卻總是默默承受。王鼎鈞在《隨緣破密》中也曾點出這樣的盲點。

所以,在台灣社會常可以看見一種奇怪的現象,對於某些慈善團體、想要做點事的人,要求異常嚴苛,一聽到流言批評,即使是脫離常識與經驗,許多人幾乎完全不需查證,就用最惡毒的語言批評。對於真正剝削社會的惡人,卻置若罔聞,甚至還認為是人之常情。

chenglap說「臺灣似乎有一種⋯⋯想法,就是要求這世上每件事情應當如此: 聖潔無暇,不取一利,完全無條件犧牲,純經由道德理由,不吃飯,零私心,犧牲生命,這樣才是合道德的。一旦不合這種要求,就會找方法把事情說成很低等,一件事就算九成是正常,裡面有一成的私利。臺灣似乎就會大叫,這種人不崇高,絕對是偽君子,比起偽君子,我更喜歡『真小人』,然後似乎還真的把真小人的道德立場放得比較高級。」

我總認為,這種扭曲的心態,或可稱為「對美、善的妒忌」,大白話就是「見不得人家好」,乃是因為自慚形穢而產生的自我防衛機制。因為對自身的不美好,感到壓力,因此就質疑美、善的可能。用最嚴苛的標準,否決任何的美、善存在。讓自己對自身的不美好,可以感到心安理得。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中小學校長協會、人本教育基金會等團體,將在4月10日發起「新410行動,全國教育不爽日」抗議活動,想要主導教師法的修法方向,要求限縮教師的勞動權。

民主社會中,眾聲喧嘩,各種立場都應有發聲的自由與空間,理所當然。然而在他們的行動說帖「5分鐘看懂教師法修法」PPT中,對於國家以法律保障教師薪資待遇;當教師權益受損時,國家應提供行政救濟管道;國家應保障教師工作權;校務會議中教師所佔的比例,通通表示質疑!!

他們主張:教師不是勞工!

說帖中引用了黃程貫先生的說法,黃程貫原文本來是為勞工處境抱不平,說明勞動者常受到資本家階級掌控,只能附屬於資本家之下,無法自由。但是在「新410行動」的說帖中,竟然斷章取義說「弱勢、受壓迫者」才是勞工,要像「華隆關廠臥軌工人、外籍勞工、外籍看護」才算是「勞工」。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教育夥伴們,請一起關心教師法的修法。

教師評鑑推動聯盟、全國家長團體聯盟、中小學校長協會、人本教育基金會等團體將發起「新410行動,全國教育不爽日」抗議活動,對教育夥伴極盡汙衊之能事

他們反對我們設工會;
(直接說,因為現在的老師太有自主意識,不聽權威者的話,不聽校長的話,不聽教育部、教育處的話。他們的話,大家平常一定聽過不少。可以自己評判)

他們刻意扭曲勞動的意義,他們說教師不是勞動者,說我們不是勞工;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全家盟、校長協會、人本基金會為410遊行所製作的說帖PPT裡,引用了教育部的資料,說國小教師一年只要授課427至534小時,國中教師一年只要授課480至600小時,然後說我們的授課時數比起國際平均情況偏低。

不知道其他國家的老師授課之外,都要做些甚麼?如果工作內容都一樣,我是滿願意比照國際標準辦理的。

然後偷樑換柱地拿中小學教師的授課時數,和上班族相比。說我們只要上課最多600小時,而上班族最少要上班1992小時。

「清新優質」、「以人為本」的家長與校長團體,哪個主導遊行的人站出來說一下,請問授課600小時,表示我們一年只工作600小時嗎?你拿600小時,跟上班族的1992小時比,是正確的比較基準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全家盟、校長協會、人本基金會要在4月10日上街頭,訴求很多,其中一項叫「明定教師工時」,我個人是這麼覺得,明定之後,我一定乖乖準時時上下班,一刻都不遲疑,回家陪媽媽,不要再讓媽媽說:「整天只顧學生,讓媽媽找不到當老師的兒子」。

其實,我已經很久不知道甚麼叫作午休,不是開會、就是在指導專題研究、語文競賽。明定工時也好,我的身體是該好好休息。

我當了十四年的老師,手機24小時都開機,我跟學生說,有事隨時打,我一定會處理。如果修法照全家盟、校長協會、人本基金會的意見來,我也考慮讓我的手機明訂工時。

為了讓孩子們可以善用圖書館,安中圖書館修了借書辦法,服務的時間是從早上八點到傍晚六點。事實上是七點前就開門服務,傍晚六七點還可以借書,晚自習燈火通明。週六、週日想用圖書館,只要打個招呼,老師能到一定前去開門。我想,或許時代不要我們太累,也是應該明訂工時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05 Sat 2014 23:36
  • 潤餅

潤餅  
每年清明前一段時日,學甲菜市中,便擺出一攤一攤賣潤餅皮的商販,由早忙到入夜。每在暮色已下,所有的攤位、菜格仔都暗了,潤餅皮攤子還張著燈火,排著好幾排隊伍。有的攤位工夫深,一斤餅皮,可以烘出二十七、八張,又薄又軟,任包不破;有的攤位餅皮厚些、韌些,卻以價格取勝。鄉親們各取所需,皆大歡喜。

那時候,家裡如果景況好些,就會耗上時間,排入長長的隊伍中,等著買到上等的餅皮。如果媽媽把錢胡亂塞給我,要我騎著腳踏車,到沒啥人排隊的攤位上,買個一疊回來。自己就知道,那一陣子可能就得湊合著過。

富潤或貧簡,祭祖的禮數都不能少。由於家中有雙姓祖先,那時逢年過節,都得分三處祭祖。除了家中要拜外,我們得另外備兩份簡單的祭品,提著菜籃,分別趕到族親家中,祭拜李氏與高氏的先祖。⋯⋯

等到各處都祭拜完畢,燒化了金銀,將案桌整一整。五花十色的菜碗,立刻成了潤餅宴的珍味。家中的潤餅,是南部常見的口味,一大盤略微翻炒過的黃油麵,拌炒瀝乾的高麗菜、豆芽菜、胡蘿蔔絲、香菇、韭菜是少不得的菜色,加上豆干、豬肉、蛋皮切條,林林種種十來盤。另煮上一大鍋菜頭湯,或皇帝豆湯。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傍晚,我家母子倆按著遙控器,找不到想看的節目,轉來轉去轉到新聞台。終於在太陽花學運第十八天,抬槓了起來。抬槓,不是因為立場之爭,是因為政府真的令我浮躁。

這一段時間以來,對於學運與政府的拉鋸,我雖然日日關心進展,持續閱讀正反的資料,卻並不如許多朋友一樣焦慮。

上一週辯論社社課,學生問起我的看法,我心裡立刻冒出「人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潛台詞。既然帶了辯論社,面對社中的討論,每個公共議題,我總免不了自我表白,除了自身的態度外,常要娓娓說明我的思考模式,嘗試釐清我的所懷抱的價值、⋯⋯上位概念、論點等等,然後還得鋪陳對方可能會如何說服、駁斥我,討論雙方可能的達成共識為何,戰場又會在甚麼地方。

面對服貿議題,我自身專業有限,很多層面難以評判,我就是盡量抱持「白紙裁」的態度,平心靜氣看正反雙方提出的利益推定,然後自己不斷試著裁判。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