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1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的人臉辨視障礙益發嚴重了。

每次教新的班級,我都會先自首,說我記憶人名與人臉,速度極慢。如果發現我站在講台上,看著某張臉龐,反應變慢,又在講桌上左顧右盼,翻翻找找。不消說,我定是正在尋覓座位表的蹤影。

教了一年半之後,自認總算能將兩個科任班學生的臉龐和人名都連結起來。一旦穿梭在走廊裡,各班學生混在一起,又會打亂腦袋裡好不容易建立的連結。

一般說來,演員總是較為好認,若非長得如同玉樹、玉山、玉芙蓉,就是極為有形。所以,總覺得我的人臉辨視障礙,只有遇到白皮膚、金頭髮、紅眉毛、綠眼睛之類的,才會無可救藥地發作。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春聯  

除夕,貼好春聯,準備過年。即使日子都是尋常,總把新桃換舊符,來年又或是晴光燦燦,安樂華年。你家也換上新春聯了嗎?一起貼上來分享吧!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期最後一日,晚間八時許,期末聚餐剛結束,走出餐廳店門,同事或前或後,三三兩兩走著。有的同仁要去續攤,有的趕著回家,美好的寒假即將開始。

從應酬裡脫身,我在騎樓裡走著,盤算從郊區騎到市區肯德基的時間。等會,要和學生一起討論隔天辯論賽的論點,腦袋裡開始條列出集訓以來,正反雙方攻防的重點。

騎樓裡有些店家早早關了門,顯得幽幽暗暗,前頭的人影看得不是很真切。突然間走在前頭的同仁停下腳步,轉過頭來,笑著對我說聲:「啟嘉老師,新年快樂!」

我把腳步放緩,心裡受到小小震動。很像是自己一個人坐在角落裡,有人突然招手,開朗地問你:「嘿!我看到你囉!你好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要再打來了!怎麼打來的都是要找老師的!?」聽到學生轉述不知名阿伯的抱怨,差點把整杯咖啡翻倒在《微塵眾》的書頁上。

蔣勳寫寶玉在十五回裡偶遇的二丫頭,說:「碎為微塵眾生,大概都是回頭就無蹤跡了吧。電捲風馳,是金剛經說的;『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讀著讀著,正微微泛起蒼涼清冷,突然接到這通令我捧腹的電話。

畢業的學生剛由北京歸來,約著明天小聚,手機裡卻留著是我的舊號碼。幸好,這時代的通訊百脈千支,想找一個人並不是難事。在LINE上,索要了新號碼後打來,一報上姓名,腦海裡立刻浮現一個十六、七歲,女扮男裝的俊俏小生。

她演眼神清澈無辜的青年甯采臣,我則在話劇首尾,演出崩壞到底的老年甯采臣。電話裡,學生笑說打0988那支,是一個阿伯接的,他說:「不要再打來了!怎麼打來的都是要找老師的!?」大笑之餘,突然覺得即使如塵沙微粒一般的眾生,因為有人念想,似乎也會多了一點重量。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生在FB版面上分享參加海大營隊的心得,說她在「心靈感受」的遊戲中,以虛擬的一百萬,買了「體諒」和「安全感」,反映了現在心裡最大的渴望。

這個遊戲,在我讀大學的年代,叫作「價值大拍賣」。猶記得那年暑假,南廬吟社在聖本篤修道院舉行幹部訓練。淡水夏天深濃的夜色,讓修道院的燈光特別透亮溫暖,新舊幹部們坐在地板上圍成一圈。遊戲裡,每個人都有一百萬,以一萬元起標,開始競標板子上的每個價值。有的人可能舉棋不定,前後瞻望;有的人則是小額投資,買回許多令人開心的小小物事。也有人像我一樣,下定決心,心無旁騖,押上一百萬,買回最大的想望。

我早就看準了目標,當學姊舉起標的時,一開始還有幾位競爭者,小額小額往上喊價。到了後來,就只剩我和社團直屬學妹競標。善體人意的學妹,在八十餘萬的高價停住,轉過頭來對我一笑,聽我講過許多故事的她,似乎了然於心,讓我這個學長,最後篤定喊出「一百萬!」,標下了「信任」。

在這個遊戲裡,有一些人是藏不住秘密的。虛擬的價值,虛擬的百萬,卻讓人真以為可以標下某些珍貴的認同,喊價再喊價。我們可能同時強烈欲求、需索著許多東西,然而在競價中,你會知道,如果必須取捨,自己絕不放棄的究竟是甚麼!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喜歡這件事,非常很甜美,可是有時卻難免伴隨著傷害而來。

因為在照見對方的美好時,也會同時照見自己生命的底層,那些平常可能不去翻攪的部分。一經翻攪就會發現自己生命裡所躲藏的猜疑、畏懼、嫉妒、自私、浮躁、脆弱。

然而,喜歡也能激發自身生命的美好,除了外在的美好外,還有內在的寬容、諒解、體貼、誠懇。

愛情的圓滿,必須兩方彼此印證、選擇、定情,也就是兩情相悅,才能完成。兩情相悅本就是極為珍貴的事,不是強求可得。然而美好,卻可以自身完成。透過喜歡,我們看見自我,坦誠面對自己的陰暗面,然後肯認自我對於美好的追求,洗練自我,歸於真誠。因為喜歡,我們願意打開更多美好的可能。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辦公室的同仁正忙著期末的瑣務,幾個學生在辦公區走道等著和老師談話,一個蠻橫慣了的學生,向身邊的一個沉默的同伴問話,問了三兩句,沒有得到回應,竟然率爾說出:「死啞口(é-kháu),無你是不會(bē)講話喔!」

當時,我正面對鍵盤,苦思著哪些人該加分,哪些人該扣分,耳邊聽到這句話,怒不可遏。立刻昂聲斥責:你是誰?這是甚麼地方?你可以這麼用這麼沒教養的話,作人身攻擊嗎?你憑甚麼對別人說這種話?

聽說這學生一向覺得自己是老大,在同儕間很吃得開!沒想到簡單一句話,惹來一個沒接觸過的老師大怒,狂做獅子吼,當場發楞,不知所對!只能張大眼睛看著我。

我出身市井,長輩都是勞動階層,所以對於學生爆粗口,說髒話,只要沒惡意,向來不以為忤。但是只要有一絲一毫涉及惡意的人身攻擊,那就是踩我的底線!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北市將迎關渡媽列為文化資產,關渡媽的信仰圈很廣,每年媽祖生後,大台北地區諸多聚落,都會迎請關渡媽前去作客、巡庄,時間長達一個月。

日治時期,基隆市街及蚵殼港、田寮港、牛稠港、石硬港等庄都有迎關渡媽信仰活動。除市街外,蚵殼港、田寮港兩庄迎媽祖最具聲勢。清代以來,基隆地區北管子弟團分西皮、福祿兩派,各據旭川河兩岸,彼此在民俗活動中相爭,互不相讓,甚至引發械鬥。

旭川河以東,為西皮派,以得意堂第十組為首,奉祀田都元帥為祖師爺,會館設於奠濟宮,統領區域涵蓋魚市場、聖王宮廟口、仁⋯⋯愛市場、草店尾、田仔尾、田仔、田寮港、草濫、內寮、社寮等處。

旭川河以西,屬福祿派,以聚樂社第一組為主,奉祀西秦王爺,會館在慶安宮。勢力範圍包含新店街、內石硬港、獅球嶺、曾仔寮、蚵殼港、埤仔頂、烏橋頭、石山、大武崙、外寮、仙洞、五堵北等地。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06137_797607776920177_782424724_o.jpg

不知為何,一入大學的校園,多數人見面,無論親疏,都很自然地只喚名字,不再冠上姓氏了。那種連名帶姓的叫法,只留給最熟的朋友,還有不甚相干的人。當然也有人會叫你綽號,綽號屬於小眾,繫連著相異的年歲記憶,在不同的呼喊裡,你心中瞭然,彼此是怎樣的連結。

年紀大一些之後,有機會多讀點書,能夠寫文章發表自己不成熟的意見時,如何稱呼師長、前輩,講究的方式又不同。現代的學術論文慣例,行文間徵引專家說法,無論關係,不分師友,一律逕稱姓名,不另敬稱先生、教授、老師等等,以示研究立場客觀中立。然而,這樣的格式,在我輩中文人的手底,卻各異其趣。有的人,仍習慣稱呼某某師、本師、業師等等,甚有古人之風。有的人則依循現代模式,直呼其名。我常略加折衷,本文多直稱姓名而已,在註解中對業師及太老師一輩者,則稱呼先生,表示對自身師承的敬意。

進入職場後,主管與部屬、上下階層、不同職務的互動,成為人際關係無法免除的一環。這些工作夥伴,有些人稱不上朋友,卻要經常往來。因此在生活的圈子裡,開始會有人習慣稱你的職稱,組長、主任、校長、經理、委員、董事長之類,不一而足。

在中國大陸,常稱中國社會是「官本位」社會。直到今天,華人社會裡多數還保留著傳統的舊習,單純的職稱往往變成尊稱,尤其許多「長字輩」,對於自身的身分幾乎無法片刻忘懷。於是無論在任卸任,不管年齡大小,也不論工作或應酬,凡是有個職務可供稱呼者,許多人就忙不迭地喊起來了,顯然是把這些職務當成敬稱了。

而在書信、應酬文案中,為了表示彼此的尊卑,除了稱呼之外,常常還要加上抬頭、側書的書寫格式,以表示尊崇對方,謙抑自己。抬頭的格式,暫且不去多談。先談側書。

所謂側書,是指提到自身事物時,將自身的名字、人稱或相關稱呼,如弟、僕、愚師、小兒、職等等,縮小字體並偏右側書寫。這就是所謂「謙側」。

習慣上,如果自身稱呼和名字連寫時,就只側寫自身的稱呼,不側寫名字。如「愚師啟嘉」,就側書愚師即可,「啟嘉」兩字不必側書。如果我在文中單稱自己「啟嘉」時,就把「啟嘉」兩字側書。另外,如果寫「敝校」、「敝社」,就只要側書「敝」字即可。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常常收到一些柬帖或活動通知,喜歡寫 某年某月某日某時「假」某處舉辦某某某活動。好像當成定式,就連在自己的場所舉辦,也要「假」。

 

而所謂「假」是借的意思,在自己的地方,本不必借用,所以用「於」即可,實在不必「假」來「假」去。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關於落款,華人傳統的官僚,由於多數須由科舉出身,書法與文章是基本要求,不管作品格調高不高,總能寫幾筆字,撰述點文章。進入民國之後,也還不少人能寫。但是到了當今社會,書法與文章,這本不是現代官僚需要具備的能力。一般喜好文藝者,也多數能書者不能文,能文者不能書。但是有些宮廟、名勝,偶而需要對聯點綴,又要邀請地方官員名義「增光」,就會出現「○○○撰,●●●書,◎◎◎題」的怪象,一副對聯,三人掛名,到底有何光彩?官員如要掛名,還不如捐筆錢,寫點信士、信女某某某捐贈,來得實際得多。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05 Sun 2014 22:31
  • 冬陽

海科館   
一早冬陽正好,在窗外直逗人,日光亂竄著,在整街上與人、車爭道,擾得不能安寧。

母親洗曬了衣服、被單,收拾完廳房,一邊謄抄著慈濟的勸募本,一面叨念著要到海科館走走。早幾日,她就在晨間運動的同伴閒談中,知道海科館要開館。剛成為基隆市民的母子倆,正好可以在試營運的時候,悠閒地晃晃。何況,日頭這麼好,不出門簡直是罪過。

近午時分,帶著母親直驅八斗子,特地挑了家名聞遐邇的水餃店用餐。被日頭一驅趕,向來客滿的店面,更加熱鬧了。挑了剛騰乾淨的小桌,點了三十顆水餃、一碗豬肝湯、一盤魯味。⋯⋯等菜上桌時,看著客人不間斷地擠進門來,三個、四個、六個,都得在夾縫中側身,被塞到分散錯落的空位上。身邊跑堂與客人穿梭時,我則要不時騰挪自己的椅子。

水餃的滋味尚可,豬肝的口感稍柴,魯味則頗為怡人。只是客人太多,跑堂的男女手腳太忙,臉色就冷淡得很,讓人吃得不很心安。趕忙吃完,出了店門就往海科館騎去。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