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作業本  
假日近午,在學校圖書館閒聊,一個正讀高三的學生,說起午後要到街上買本作文簿,好繳交老師分派的練習。我早已習慣在網路、連鎖店面添購文具,竟想不起哪家店頭,還鋪排著綠皮的高中作文本。

這個年代,除了考試,文字離手寫越來越遠。為圖方便,也為了便於留存,我收作業,總在網路上收退來回,一個班頂多五、六個人仍然親筆書寫,繳上來的也多是單張的稿紙、影印或作業紙。作文簿似乎總是成堆疊在學校合作社的玻璃櫥櫃裡,一年,兩年,三年……,無須進貨,也不見減少。

一時興起,師生在基隆街巷裡,尋找一家又一家舊式的書局、文具行,詢問是否還能買到作文本。只見一個又一個的老闆搖頭,中年的歐吉桑微微失笑,說:「很久都沒有了,現在,沒有人在用簿子寫作文了。」老店面生意本就清淡,貯藏的舊品更不易翻找,時日一久,甚至從老闆的腦海裡淡忘、消失。⋯⋯

有的老闆娘十分親切,彎下腰,摸索著櫃子的底層,抬起頭又歉然笑開:「不好意思耶!只剩週記本。」「嗯!我們只賣國中的本子,藍色表皮那種有沒有?」從街頭到街尾,一個兼營影印的小書局,老闆娘抱出一個塵封已久的袋子,髒髒舊舊,往袋裡努力掏找,竟還有五、六本的作文簿。一本八元,似乎比我十五、六歲時的價錢貴不了多少。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瓊瑤  
我時常覺得,和女子說話,需要另外一種語言。不管她是情人、朋友、女兒,或者是母親。否則饒是你口才再好,也是枉然!

母親來和我長住,日子過得極為平淡。我每日上班後,她就開始打理家務,清潔洗滌,鉅細靡遺。早餐時,便分享她晨間爬山時聽到的街談巷議,晚餐時,則向我一一評點各類魚肉時蔬的市價漲跌。然後叨唸收到哪些帳單,訓示如何省水,如何節電,如何資源回收、垃圾分類云云。

為了讓她可以時時更換話題,趕緊上網蒐羅她熟悉的小說,成批訂購舊書。既要逐筆挑揀,買進後又要高價低報。結果每當我興高采烈從便利商店領回,搬上四樓住處,堆疊展示時,不管報的價錢再低,都只會換來一句「無彩錢,買彼寡舊漚舊臭的小說,欲創啥物?」我瞠目無言,我書架上現有那幾本再庶民不過的《29張當票:典當不到的人生啟發》、《29張當票2:當舖裡特有的人生風景》、《這些事,里長管定了》、《菜鳥里長日記》,特地挑出來,老人家壓根沒翻幾頁,我當然⋯⋯只好另尋出路,買回這一大落舊書。

結果,六十歲的女子,充分展現她傲嬌的天賦,一面抱怨,一面牢牢捧著,用力睜著老花眼,早也讀,晚也讀。近二十本小說,不到一個月就全部讀完。還抬頭問我,讀完了後該怎麼辦?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