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5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清晨,依著習慣從復興路往西定路騎去,緩慢的車陣裡,有個十分
氣的女騎士,帶著線條俐落的安全帽,風馳電掣,一頭挑染咖啡
色澤
的長髮,不斷隨風飄逸散開。那身寬版棉T,經風鼓盪,簡直
有幾分
英風颯颯的姿態。

偶爾被紅燈攔下時,遠遠瞥過她的後照鏡,原本以為應該是個眉眼
峻的女子。哇!笑容與目光竟全是甜美的曲線,是我十七、八歲
時,
最喜歡的那個樣子。而能在趕著上班的繁雜馬路上,擋在紅燈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31 Fri 2013 22:45
  • 導覽

這學期好幾度帶著學生出外參訪,有些展館,都有熱心的志工負
責導覽,多數都是退休人員投入服務,精神極為可佩。

他們介紹常態展,當然十分熟稔,但是逢到特展時,由於受訓時
間有限,隔行如隔山,加上面對活潑的高中大孩子時,就難免吃
力。因為參觀的地方,大多是我曾下過功夫摸索的處所,所以有
時,難免想要越俎代庖,親自導覽。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一個常常沒大沒小的老師,有時學生調侃我,時下的語言叫「噹
」、「嗆」,或者粗俗一點叫做「嘴」。舌鋒有時而窮,如果招架不
住,我就會說:「好啦!都這樣啦!朋友做到這裡就好啦!」

說完後,我自己都會莞爾,讀高中時,常常是好友笑著對我說:「攏
焉爾啦!朋友做到這就好啊啦!」,說台語的語氣半是玩笑,半是埋
怨,因為我實在是不夠意思的朋友,一直都是如此。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5 Sat 2013 22:22
  • 525

「媽,你在忙啥?」

「在分會忙啊!今天輪值。」平日嘮叨的媽媽穿起慈濟的制服時,說話總是特別包容與善解,我不禁微微彎了嘴角。

「阿囝仔,今仔日攏咧無閒啥?」

「無閒咧靜坐啊!」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也稱得算是葉青迷了,竟然從沒看過〈秋江煙雲〉,往日,我對於
戲曲裡的胡地衣冠總感到莫名疏離,全然沒有道理可言。舊日,以清
朝、遼國、金朝為主要背景的那些戲,我都極為少看,秋江煙雲以西
夏為背景,自然也多次跳過,提不起興趣來。近幾年來,那些清朝的
歷史、戲說、傳奇電視劇林林總總,看了不少,那種疏離竟轉成親切
。我看戲的習慣,有一個層次跟藝術品味、審美層次全不相干。有時
跟飲食一樣,你常不知道自己為何偏食,糾結的環節何在,突然有一
天,你又突然不再排斥,甚至喜愛得近乎偏執。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上古典散文選讀,講〈祭妹文〉,說到「然而累汝至此者,
未嘗非予之過也。」講「未嘗非」三字,原是尚待商量,不能肯
定論斷的語氣。素文之死,本就不是袁枚之過,可是袁枚偏要說
「累汝」、還要說「予之過」,乃是因為三妹亡故已是不可挽,
是命、是天、是當時牢固不可移的禮教、是妹妹的一念之貞所導

致。

然而,身為兄長遺憾不能稍釋,卻又全然無力回天,能做的就是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日段考,拿起葉嘉瑩的書重看,她講述香草美人的傳統時,分
說李商隱的〈無題〉,引到「八歲偷照鏡,長眉已能畫。」,雖是
寄託,我覺得寫得很鮮活,不覺笑了出來。葉先生話鋒一轉:有些
女孩就不會畫,像杜甫的女兒就不會畫,「狼藉畫眉闊」。讀到這
,我當場大笑了起來。

這是〈北征〉裡的句子,「瘦妻面復光,癡女頭自櫛。學母無不為
,曉妝隨手抹。移時施朱鉛,狼藉畫眉闊。生還對童稚,似欲忘飢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3 Mon 2013 23:27
  • 洗米

昨天從早到晚都悶著頭出題,待在辦公室直到關門,回自己書房
後,又繼續案牘勞形,為了找題材,連幾年都沒碰過的文學理論
書籍都搬了出來。

近八點時,突然想起沒吃晚餐,進了廚房想要隨便弄點東西。隨
手取出櫃子上的料理包,然後洗米煮飯。一個人吃飯,卻莫名量
了兩杯米,一邊洗米,一邊奇怪分量怎麼這麼多,只惘惘然繼續
手邊的動作,想不清楚原因。

就緒後,回到桌前繼續苦思,葉適、朱熹、方苞、姚鼐不斷相與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雨天,貪睡了兩個多小時,稍稍感到滿足。

這陣子總在那惱人的五點多醒來,連想要在醒夢之間依違半刻都
不可得,清醒地躺在床上,索性起來滿室走動,按下遙控器,看
那索然無味的新聞。過了午,又漸漸與昏沉拉扯,連我都不知為
麼。或許,我該嘗試更早睡一點,然而夢之神輪值的時間難以捉
摸,尤其當我洗完澡後,就悄然退位。等我在床上翻過幾十頁後
,每到精彩之處,才又悍然出現,將我拘捕而去。

有時抱定主意,讓睡夢想來就來,愛走就走,隨任擺布就是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子曰:「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隨著歷事閱人,年月增長,除了自省外,在人事應對中,我
逐漸知道自己在乎的是甚麼。對於年紀輕的人,我常提醒自己,
留意要「觀其所由」;對於同儕,我總要「察其所安」,至於陌
生人,自然只能「視其所以」而已。

 那不是衡量的尺,也不是過濾的篩子,而像是樂曲響起,順耳、
逆耳,在當下自然在心中就了然。誰是夥伴,誰是路人,形象輪
廓自然就清晰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7 Tue 2013 23:32
  • 走路

上班途中,快到校門前,車子突然動不了,一路滑到山下,想找
找上早鳥班的機車行,無奈全都大門緊閉,只得把機車暫時丟在
路邊,等空堂再來處理。午餐後,趕到街上,將車子推到機車行
,老練的老闆看了三秒鐘,淡定地說:只是沒油而已。雖然結果
令人傻眼,想到可以不必花上大錢,就等下班再來收拾吧!

六時許,徒步下山,路上來往的學生稍少了一些,偶爾會有識與
不識的面孔,對我問好。我則慢慢踩著,在昏暗下來的人行道與
馬路邊上,或左或右,躲過迎面而來的行人,側身避開路沿的車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講夏曼‧藍波安的《飛魚季》時,帶著學生細讀幾個不流暢的中
文字句,思索當少數族群使用強勢族群的語言創作時,如何可以
反客為主,掌握為自己發聲的話語權。就如南方朔討論英語「洋
涇邦」(pidgins)與「歐語怪腔」(creoles)的變遷現象時,
引用濟慈所說:「我們不屬於英語,而英語則屬於我們。」,在
多語的台灣,除了勇於堅持使用母語創作的作家,應該也有許多
作家懷著「我們不屬於漢語,而漢語則屬於我們」的語言策略,
或隱或顯。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