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媽媽搭車回學甲去了。母子兩人就默默在火車站旁吃著很
簡單
的早餐,除了行李袋的李鵠糕餅,聊盡一點心意外,也不知
要再多買
一點啥。即使這麼一點糕餅,媽媽也是充作伴手禮,多
數都將轉手送
出。

這兩日,瑣務纏身,媽媽竟日都留在我的辦公室中,玩著接龍、
新接
龍,讓我繼續辦公、抱怨、指導學生。直到下午五時許,鎖
上辦公室
的門,再由我載著,暖暖、深澳坑、八斗子、外木山、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