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教書第一年開始,過了暑假後,我就常記不住學生的名
字。即使在學期中,我也常指著某個學生,直喊著「那個
誰,那個誰......。」就連我偏愛的學生也不例外。

每個談班級經營或教室管理的前輩,總會叮囑:要盡速記
起學生的長相與名字。我會記住那雙眉眼,那個神態,卻
總是記不牢姓名。老是在不同的名字、姓氏、綽號間重組
排列,胡亂喊叫。若加上各類ID、暱稱、E-mail,更是昏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笑傲江湖書影
當告別黑與白分明的年齡時,我讀金庸武俠小說,就一向
偏愛《笑傲江湖》,我在不同角色裡,可以看見自己隱藏
得或明或滅的暗角。

有人說武俠小說是寫給成年人的童話故事書,許多人在其
中找到投射,某人是誰,某人是我,某某人又是誰等等。
讓人想起年少時,我們比對星座雜誌的解析或報紙上的心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y 18 Mon 2009 18:58
  • 目中

每個人對環境各有癖好,我能在極嘈雜的環境下讀書,卻
無法鬧中寫字作文。多數的圖書館對我而言過於僵硬,我
寧願在雜亂的辦公桌前,靜夜獨伏。離開了辦公室,我則
偏好適合久坐的咖啡館,人數不宜過半滿,也不要清冷近
於打烊,與鄰客最好相隔一兩桌的位置。

咖啡館裡會入耳的話題很多,我最怕那種強力要說服、論
辯的問題,那應該移駕開闊的殿堂或廣場。傳道布教或拉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許多關於自己的故事,其實都是由別人告訴我們,尤其是
童騃的那段。

母親說我的臉一邊大,一邊小,因為我總是側著臉睡,不
哭不啼,吃完就睡,也極少翻身。可是當我在鏡中對著肥
臉來回摩挲時,早已分不出孰大孰小。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May 11 Mon 2009 00:22
  • 寫信

每隔一段時間,我的電子信箱裡,就會收到數十封學生的來信,捎帶著他們的報告或作文。那是一封、一封標明班級、座號和姓名的信件,多數會在繳交期限當晚才成排投入,熬到深夜才趕完作業的不在少數,還有三兩個糊塗的則要遷延好幾日。

打開信件,除了附加檔案外,常常一片空白。沒有稱呼,也沒有招呼。甚至忘了在標題注明身分,還要努力搜尋比對,才知道雲中誰寄錦書來。這樣的信件,和段考後成堆的答案卡其實相去不遠,如非必要,實在不願多加翻檢。

好幾次,收完多數作業的隔日,我談完初閱作業所見後,總會淡淡地說,繳交作業時,信裡可以多說兩句話。一片空白,好似公事公辦的文件表格一般,打開信件時好生乏味,令人失落。

學生問:繳作業,還要說甚麼?我說:寫點生活所見,說說八卦、開心或悲傷,介紹美食,貼兩則笑話。就算發發牢騷,說老師今天上課很無聊,也勝過一片空白。再不然,打個招呼,問我吃飽了沒,也很好。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May 07 Thu 2009 23:08
直到十八歲,我才知道在台北的咖啡館裡,一壺奶茶或一
杯咖啡,竟要一兩百元的價錢。翻遍menu,就連最便宜的
柳橙汁都要八十元。

點完餐後,我便坐立難安,以為誤入甚麼高級的餐廳。開
始不斷環視四周的裝潢、吧檯與桌椅,望著桌燈與掛畫的
雕飾。眼前初識的學長姐們談笑風生,我卻手足無措,我
覺得這個城市又多了幾分生疏。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1388687604-2299553009   
爾雅出版作家日記叢書第七本,2008年為凌性傑的《美麗
時光》,我在書店多次佇足翻閱,讀得十分快意。如今放
在案頭,塵眼欲倦時,隨手揀幾則讀讀,微有溫潤之感。

我舊日極不愛讀人日記,總覺得瑣碎,而所寫生活細處不
能切身,不免於無聊。偶有同感之處,偏又點到為止。那
個年紀,渾不知生活與世況之味。讀人筆下的瑣細記述,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昨天一早,便與建良由基隆往瑞芳、轉入平溪,一路到了石碇。
要到華梵參加曉境雲聲古典詩創作比賽。沿途,滿山花開,一白
如雲,原來十分、菁硐乃至石碇有如許油桐花事,想來往年都錯
過花期,心裡就默想著,入場或許就寫「疑是流雲不飛去」的句
子吧!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