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是雙魚週的第一天。十三年前的二月,我們簽了七個
名字,七種魚,蓋上五個社章,大剌剌將雙魚週的海報貼
在師大文學院的公佈欄上。久未謀面,我已經忘記一、兩
個名字,不知道你們是否能夠全部記得?

那時候,絕多數的師大人都住宿,每日在狹小的校園裡俯
仰徘徊,我們對於彼此細瑣的資料大多熟悉,可以連類排
比,呼朋引伴,一拉就是一大群。比如國文系裡就流傳著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傍晚起了霧,直至掩住了眼前的青碧起伏,只有早開的杜鵑,嫣紅
皎素,在煙濃雨淡之間,鮮明入眼。我站在欄杆前,看著放學散去
的學生,三三兩兩。圖書館的燈光由背後攏來,接連一、兩週傍晚
時喧騰的笑聲,一夕竟隨暮色掩了下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Feb 21 Sat 2009 23:54
  • 撫摸

我不太會寫悲傷的故事,所以只能一再擱筆。有些情節像一片絕版CD
突然落地,被急遽磨上混亂的刻痕,習慣的老歌就此消了音。

我的老同學H,和我從小同窗到高中。我喚同學的母親叫阿姨,她是
母親的「姊妹仔伴」。我甚至無法記憶,和老同學初識時是甚麼情景
,似乎有些人在很小的時候,便理所當然出現在彼此的身邊,熟悉到
無法分辨感情的親近或疏離。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Feb 20 Fri 2009 22:45
  • 相續

2009年台灣學校網界博覽會即將截止,學生們忙著整理幾個
月來的成果,調查問卷掛上網後,我在 MSN上拜託其他的學
生們填寫問卷。一時按錯了鈕,將列在學生群組的名單全拉
進了群組對話,所有的人都嚇了一跳,對話的名單裡彼此有
識有不識,卻都是安中的校友與學生。視窗裡不斷傳來問號
,不知老師發生了甚麼事?

其實只是 MSN不斷升級,我從未完全搞懂各種功能,搞了一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學年由我帶著安樂高中高二 503班學生參加
台灣學校網界博覽會鄉土專題研究大賽,正進
行基隆市中正公園的專題研究,想要了解網友
們對中正公園觀光資源的想法,敬請大家撥冗
填答。填寫完成後,請選按「遞交」的按鈕即
可。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Feb 18 Wed 2009 00:57
  • 哥哥

我排行老大,可是卻老不像一個哥哥。我的身上缺乏甚麼
令人信服的氣質,那些外人習以為常的樣子,在家裡全用
不上。我就是那個先出生的兒子而已。

所以,我習慣的角色其實是長子,而不是哥哥。打小時候
開始,兄弟間就依父母的口頭習慣,彼此都叫小名。我叫
作「阿嘉」。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 Feb 13 Fri 2009 22:58
  • 紅線

陪Y到霞海城隍廟拜拜,聽說廟中月老很靈,祈求姻緣的
男女絡繹不絕。而各種奇異的傳說,則在命理節目荒腔走
板地流傳,讀「486的大丈夫週記」,格主人稱486大哥,
在霞海城隍廟效勞,詼諧的分享紀錄,常令我大笑不止。

有人傳說半夜12點,帶100朵玫瑰花放在廟口,當早晨
香客拿取之後,自己會得到更多的加持;還有人說:在廟
裡頭拿一棵糖給自己喜歡的對象吃,對方就會愛上自己。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元宵節傍晚,慈雲寺向學校借了操場,舉辦天燈祈福的活動,
七百盞的天燈冉冉上升,令人好不興奮。一、兩千人湧入,等
待參加踩街,尚未開學的校園,顯得十分熱鬧。

一個媽媽抱著孩子,走到我的面前,對我喚了聲:「老師」,
定睛一看,是我教書首屆的學生,已經全然是個母親的樣子。
恬靜而從容地帶著微笑。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別笑我,我到這個年齡,仍然不太會吃虱目魚。

外地人難以想像,味鮮多刺的虱目魚是許多台南人的早餐。虱目魚
攤的饕客,總是由早至晚川流不息。許多人的舌齒有驚人絕技,竟
可輕鬆挑出魚刺,食吮得乾乾淨淨。

魚肚最美,古人稱為「腴」,而且魚刺較少。而我卻十分笨拙,不
管哪個部位,總將魚刺與魚肉咬糊,狼藉一片,三不五時還要刺梗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有一本拍貼簿,不過已經許久不曾更新。我幼稚和喜歡
裝可愛的天性在其中表露無遺。

拍貼早已退了流行,那些曾和我在小小的空間裡比手畫腳
的人,如果還藏有一本拍貼簿,大概也都定格在某個遺忘
的時間裡。

一群大三的學生趁著寒假回來看我,午餐後,聊到店家打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 Feb 03 Tue 2009 01:22
  • 大廟

過了夜裡十點,拜天公的鞭炮聲便不斷響起,或遠或近,直到
一、兩點鐘才歇。母親在南部,也一定也備辦香案,簡單祭祀
了一番。這兩年搬到新居後,家裡的祭祀儀節便很清簡。母親
覺得誠心、正念才是根本。而我總會記得要備上幾杯水酒、幾
杯茶葉、幾杯糖等等細瑣的事。

她總覺得我這個年輕人,怎麼比老人家還愛往廟裡跑,簡直是
標準的「草地俗」,而我只是笑而不答。因為,我本就是宗教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