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大考中心召開「95暫綱與考試內容探究─國文科高中教師座談會」,討論九五暫綱測驗內容命題原則的問題,照例大家先在幾個比例問題上討論著。這也是題中應有之意,這幾年國文科課程就與幾個數字糾纏,弄得國文老師們氣悶不已。

不管資深或年輕,許多老師也開始莫名仔肩沉重,使命艱難。或許就像衛道中學白繼尚老師所說:很多老師不是有使命感,根本不會來教國文。很無奈,面對官方場合時,這種宣示就會驀地在很多人心底浮上來。連我都幾乎要忘記自己平日嘻嘻哈哈無厘頭的上課方式。

當議題對焦到「論孟選讀」時,或許因為剛剛白繼尚老師退席,宣示不為官方背書的立場,諸位國文老師的心緒突然浮漾起來。一場又一場說明、解釋、無關痛癢的座談經驗,一下子迸出。我們不想再簽名、枯坐,呆呆完成背書的過場,成為無數場次統計裡的數字。我們要求明文寫出《論孟選讀》得納入出題的範圍。

我們要求表決!用一隻隻活生生的手,表達意見。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待得蜈蚣陣出廟庭,我騎上機車,到宅口興太宮、下社仔白礁宮、縣內仔
太安宮,拍攝藝閣鑾輿。沿香路各庄廟多已至大廟參香,在廟庭等待迎接
香陣到來。我回家拿了隨香香環,遠遠聽得鑼鼓聲,前鋒陣已過了廣文路
縣內角,正向華宗路、民權路而來。

大道公轎在香陣最後,總要十時許才會出慈濟宮廟庭。我便驅車前往新寮
普濟宮,想好好看上一會熱鬧。新寮角還是很傳統的農村,人口不多,廟
庭寬廣,視角開闊。廟前有水潭,傳說是學甲風水地脈的水頭,水尾則在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選舉方歇,候選人的旗幟一夜撤除。開票之時,我在台北的劇場裡看戲,
十二時許回到基隆,才在網路上知道早已預知的消息。

前一晚,我在候選人的場子裡,跟著搖旗吶喊。我不慣這種政治的場合,
也不喜歡盲從呼喊。我不安地來去坐立,看著場子裡的演出,也看著場子
外另一個候選人長長的遊街隊伍。我不知來去的競選義工們,心裡在想些
什麼。他們只是如常來去,拍照、寒喧、拉票,努力維持場裡運作。我則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七時許,蜈蚣陣神童早已裝扮完成,依序「上馬」,登上蜈蚣枰上。法師
正在作法,準備啟程。後社集和宮蜈蚣陣是台灣西南七大蜈蚣陣裡,唯一
還維持人力扛抬走完全程。即便分成三班壯丁輪流扛抬,仍是結實苦差。
十餘年前,常有扛抬工人,半途罷工哄抬工資的情形。當年的慈濟宮董事
長周大圍先生,還曾經親自下場,引來信眾響應,沿路招募工人,補齊人
手。後來,又從軍中商調軍人協助,才解決難題。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