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0

這一年,學生由高二跨入高三,我把自己攪弄得有些緊張兮兮。不斷想
著,要有步驟,要有規劃,一急反而越亂了套。翻攪著許多現在看來也
不免苦笑的要求,草草了了的痕跡,一一猶在。由實習開始,六年有餘
的時間,我對教學的思考,慢慢有所位移,我必須花費更多的力氣,不
斷重整、補強基礎的字詞訓練,至於文學與思想的天空,我只能稍稍指
露,學生願不願意抬頭,嚮往與否,其實我的心裡並不完全有底。而走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31 Sat 2005 22:50
  • 年終

還記得兩年多前,家旺總喜歡問我:老師,你為什麼都不緊張,很從
容?有一次他蹲坐在講台上,垂著頭,說起自己的焦慮,斷斷續續直
說很擔心,又問了我一次。只記得自己笑了笑,回答了什麼,也不復
記憶。他要到大學報到的前一晚,打了電話給我,我只淡淡的說,要
保重。事後他說起,那一次掛上電話,他覺得很生氣,總覺得老師似
乎該細細交代什麼,我卻簡單幾句,就沒再說了。

那時候的我,極為年輕。對於所謂未來看得淡,覺得跌幾跤,碰撞幾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近來微軀粗可,方寸尚安。祇是久違雅範,時時念念,久纏課務,疏於通候,實感愧怍。日前於彥儀網誌,得知 學長寒假將欲出遊,欣羨無比。唯困於痼疾及世務,論文尚需費力,何時亦能一遊?亦徒企羨,咄咄而已。僻居鱟港,寒冬久雨,少有時歇,舊曆年過,或得一二晴日,定將前往拜會。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自別上庠,離多聚少,偶或通衢一瞥,亦匆匆差肩,未及深談。念當日舊況與今日塵務,常自遺憾。想人世別離想盼,其為緣淺,亦或真為緣深,皆未可定論,與盈菁亦當是如此。豆燈之下,案牘之間,唯望深自保重,時加餐飯,是為念念。

深冬風寒,兼困於霪雨,友朋漸疏,魚雁跡絕,實乃吾向之深病,亦吾妹之所深知也。雖或相責,諒誠不深怪愚兄矣。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