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面對於我們所處的世界,外勞、外籍新娘、家暴、政治體制運作、統獨、國際經濟等等問題。傳統義理到底無發言的空間,是有氣無力勉強掙扎,還是關鎖在象牙塔裡,說著中古的語言。

近代以後,五四為烈,傳統義理學硬生生失去對時代論述的能力。因為所謂現代化本就是透過西方學術以及資本主義制度的框架,建構出來的。對於人權、環境、經濟規則、政治體制乃至民主自由的價值追求,都是以西方的傳統為標準的。而這種建構,連結進化論的思索,不但使得傳統義理在當下頓時患了失語症,甚至傳統學術只能削足適履,尋求在當前學術中勉有一席安身。甚至進而以以一種考古學的態度,解晰一個似乎落後,甚至幾近死亡的文化。

在這種眼光下,中國過去的脈絡成了不可理解的暗箱,或者均質的鐵板。因而當代的中國哲學,大部分氣力都投入於傳統義理學面對現代時,論述話語及論述能力的重建。這種重建的過程,本就是必經之路。

在現代的架構下,我們努力趨近於「進化」的步調,可是卻永遠有解決不了的癥結,牢牢繫住。然後便將病徵永遠歸咎於傳統體質錯誤,必須切割某些部分,必須動手術。而從不質疑藥可能開錯了,治療方式根本不恰當。至於傳統義理,就如同中醫在當代醫學的處境一樣,不是被視為落後迷信,就是被視為神秘不可方物。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給503班所有的孩子:

在成長中,理性面對當下,就事論事是很重要的學習課題。不要因為當下的傷害,也因此傷害了無辜的他人。在此刻,所有感受到傷害的人,應該更能同理思考。彼此相愛,而非彼此劃分。造成傷害的是生命裡面尚未長大的那一部份,而不是因為我是誰,他是誰,身分是不會造成彼此的傷害的。就如同不會因為我是南部人,就不能擔任各位北部同學的導師;不會因為我是閩南人,就不能跟其他族群的人相處在一起。同理,不會因為誰來自哪裡,就不能相處。

那麼,我們該認真面對的是生命裡不成熟、不理性的那一部份。而不是去區分誰是誰,那麼對多數彼此展現善意的同學來說並不公平。

在此刻,身為長輩的我,還是想講一些話語。對我而言,只要在503班的每個同學,都是我們一起努力的夥伴。在我心裡的天秤是一樣重的!有時,我或許會有不同的裁量標準,但都是只是為了給大家一個學習成長的機會。我們是師生,是在課業和生命上彼此加油打氣的朋友。我是老師,而不是法官或警察。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