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26 Sun 2004 13:54
  • 最近

結束了長達兩個多月的代課,回到16堂的正軌。堆在眼前的是九個班的作文,在我的桌上卡住,感謝其他的國文老師耐心等候我的倦怠。還有四個班級的自傳,兩份沒編的刊物,還沒交上來的30幾份報告。

這是近來的生活。

不過,一切尚好,身體如常,沒啥大礙。情緒還可,總能說出不少尖酸刻薄的笑話,再煩一點,就罵罵政府。不過最近政府,好像沒啥好罵的,因為一切都走上「正常」了。許多事情麻痺了也就「正常」了,倒是一些計程車司機,因為電台的鼓舞,仍然充滿生命的鬥志,或含蓄或激昂地愛國著,痛罵以前的政府,斥責萬惡的國民黨,還有那些已經下野的太子、御用文人等等,「憶苦思甜」,「又紅又專」,讓教「外國」文學的我十分敬佩,常常嘟嘟噥噥附和幾聲。為不長進的身分,好好懺悔一番。

不過,這個世界還有平凡溫馨的地方。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街用餐、提款、購物,就連上班途中,目不斜視都遮掩不去一路旌旗蔽天,胡亂綁掛。投票日近,搶救的訊息更是貼得到處都是。五個候選人,就有四個頻呼搶救。呼救的訊息一出現,候選人的所有特質全部隱抹。只剩姓名、顏色、號碼還有斗大的救、救、搶救、搶救,像一場造勢會場的邀請,拼命拉人。

姓名與顏色成為只供識別的符號,而搶救只是這場巨大遊戲的指令,牽動人的直覺,往某個習慣的方向快速奔跑,去哪裡,沒有人知道;能不能到,沒有人能夠預測。

如果真是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從流飄蕩,任意東西,也未嘗不是一快。但這個遊戲只是不斷傳播各種指令,驅動各種早已養成的習慣,往那裡走,往這裡去。知識和理性變成知識份子的傲慢,和某種意識型態的建構。擁有權力者如此悍然宣稱,而知識份子也高聲呼喊:真理已死,一切都是建構,你能憑藉的只有常識。領導者再登高一呼:不要去看,不要去聽。一切都已經過領導者分類和檢驗,就像科學一樣想當然爾。

早期選舉活動中的搶救,乃是訴諸人性中同情弱者的情緒。如今,搶救的口號則是驅使人順著習慣,往分好類的方向走去。農業時代,訴諸於血緣、地緣、人情、恩情。現代社會就順著舊有的脈絡,提供已經分類好的產品,逐一打上Mark。而搶救的的符號,就相當於「跳樓拍賣」、「最後三天」、「倒店」的叫賣。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