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上,又是一堆省籍情結的問答。出身於閩南人家庭的我,好像很幸運不必去面對這些。我和母親一直都投票給泛藍,而父親是只問鄉黨,不問政黨。老弟總是採取年輕人出頭的投票取向,他們投阿扁,只是因為陳先生是台南人,是年輕人至於是不是台灣人,好像從未浮上我家人的心版。在厚沉鄉土生活中,宗族、聚落和宗教的認同,好像遠遠超過省籍、黨派或者什麼敵我的意識。父親叮嚀我:說我是李皮高骨,所以不可以跟高氏同宗聯姻。家裡是拜祖先的,所以不要交基督教徒的女朋友。我都哼哼哈哈敷衍,那是老一輩的固執,知道就好,擇偶也從不在意那些限制。宋朝人、清朝人的生活方式,不必讓現代人去爭辯對或不對。

倒是媽媽說客家人是番子,讓我很是生氣。硬是用一大套自己也不很懂的學理爭辯了好久。其實在意的除了老人家的偏見太無謂,也是因為自己喜歡過好多客家的女孩子。至於外省人,家裡倒是沒啥意見。他們是生活裡很友善以及有點寂寞的老伯伯而已。他們的閩南話說得很破,就跟我爸媽的國語一樣,尤其彼此很熱情的交談時,就顯得更破了。



偶爾,也會有年輕的妻子跑了,年老的太太攤了,小兒子傻了,鄰家的姐姐早早未婚懷孕,奉子嫁人等大大小小不成新聞的新聞。鄉下人的傳統家庭,爸媽管教小孩都是大棒小槌,不太敢舞這種蚊子蒼蠅,只能淡淡看著老伯伯的背影嘆息。然而藍綠對決,省籍對立那些,是電視上演的「連續劇」而已。還不遠如誰家兒子考上南一中,誰家哥哥上了台大醫學院或師大來的重要。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