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2002.02國立路竹高中國中部學生毆打教師事件

我常在想;當我們身為教育人員時,是否就背負著必須永遠原諒受教學生的的義務?原諒如果有意義,那是因為原諒的背後蘊含著深厚的教育意義和人格展示。只是何其難也?

在龐大的社會結構下,原諒的美德往往只是出於權力的造弄,或者某種據說是教育理想的論述需要。因此和「深厚的教育意義和人格展示」常常無關。脫離具體的生命情境而孤零零講一個教育理想,不但無益空洞,而且是真正的麻木不仁。很不幸,多數的教育論述都是麻木不仁而又自以為充滿理想。荒謬而且殘忍。

我常對自己說,我相信愛與熱情可以永不熄滅,但是一個只靠愛與熱情來支撐的教育環境多麼可悲。因為和諧而合理的教育環境中,根本不必強調愛與熱情。當我們不斷強調愛與熱情,只是告訴這個族群,這個社會,我們的教育已經走到多麼絕望而不可救的地步。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