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2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國家音樂廳有場江樓望月音樂會,卻出現了另人遺憾的鬧場,至今日,我還感到難過。這場節目由林谷芳教授策劃導引,所演出的曲子原都熟悉,手上甚至有三、四個版本的CD。聽了一兩年國樂,還是門外漢,我想應該會一直門外下去,因此音樂會是很少到腳的。但因著林先生的講介,才特地一去。也不全因是講演的內容,我喜歡他一襲棉布衫,上自廟堂,下至草萊都是本色的樣子。

這場表演,並非一場純然的音樂會,我想林先生是有意透過月的永恆意象,作為一個生命對話的場域。十二首曲子皆以月色按照不同的生命情調鋪陳,這種安排,原就異於以單一演奏者或單一表演團體為主體的表演形式,「月」的主題在此場域之中才是主角,而環繞此一主題而生的樂曲與話語才能點題、應題,表演者的技巧、聲色反而是次要的。這些在表演的海報以及兩廳院的節目表、節目單上都有很清楚的說明。

開場,林先生談到了月對於中國人的普遍意義,多元分殊而均投向月的生命觀照。並以日本的櫻花作為對映,剛說幾句,有人鼓掌。全場愣了愣。然後有些聲響。

除非莫明無謂的拖延,否則催場的動作對表演者是很不敬的。尤其中國音樂的極至內涵原在避免趨附,一旦趨附產生,則就只能是表演,甚至娛樂,娛樂以下更不及論。催場在某種意義上,就是呼喚藝者趨附,既不尊重藝者的生命,更是讓觀者自己不高的涵養當場現眼。當然,國家音樂廳原就是表演的場所,但在這樣一個純然西方的場域,做了一種迥異的安排,原就期待可以稍稍跳脫表演,進入對話,進入彼此生命的朗照。初入門者,也得經由說解,略窺堂奧。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周四中午開了高中部教師會議,尷尬的氣氛滯纏了兩個小時。開會的人不懂會議規則,急切的導師壓著不說話,各處室的行政人員拉著麥克風講著東家西家的舊事,據說是舉個例子,再舉一個,還有一個。議程繞了一個圓桌還在繞著,我趁空檔,遞個紙條,或者作一下拉回議程的白工。一個半小時過去,舉例的舉例,發言的發言,每個議程都有人討論,大約當老師的頭腦都特好,所以可以同時進行十一項議程,還包括臨時動議。
                                        
這是一所剛成立兩年多的高中,還沒有畢業生。校長急著要打響名號,對私校來的老師特別看重。每個教過私立學校的老師都發過言了,沒教過的年輕老師則無聊地在紙上劃表格,拉線,畫圈圈,我想或許下次可以拖著長長雪淨的白棉紙一路由辦公室走到會議室,磨墨下筆,春江花月夜來回寫個七遍。一時沒筆沒硯,連扇
子也沒帶,暫且以指頭書空,咄咄。
                                        
這場「拼升學」的會議,我已經發言了二次。就跟「我是愛台灣的」一樣,多數發言的老師開頭都說:「據我在私立學校的經驗呢,......。」一向合群的我第三次發言時,當然也得共襄盛舉:「我是私立學校畢業的,......。」旋即,我身邊的數學老師也說話了:「我也是私立學校畢業的,......。」誰叫師大畢業的我們沒教過私立學校呢?齊桓公好服紫,一國盡服紫,所謂無奈就是這麼回事。
                                        
等到私校經都發抒得差不多了,高三導師才軟中帶硬地拉回議程來,撕扯了兩節,還是照我心中的版本拍板。走出冷氣室,熱旋吹來,心底才發顫了一下。懊悔自己多嘴,還是好好去向我那群女兒家們囉唆念上幾句吧。啊~~~~眾小番,擺駕銀鑾殿。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年,我回台南實習,常來往於台南市與佳里之間,就覺得台南的變化
逐漸加劇。每次在北門路閒晃,都有悵然若失的感覺。雖然台北重慶南
路書店也是逐漸流失,但是北門路畢竟是自己中學時上城買書的記憶,
也是媽媽少女時期在府城留連的街路。成功大學似乎以緩慢的速度擴張
到令人結舌的地步,可惜成大書城還是小小一爿,書還是東少西缺。於
是,改晃到台南誠品,還可以在路前的小攤上啃上一兩顆八寶肉粽。

新光三越在我回鄉前後一兩年就具規模了,暑假回家路過時,豈只是車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