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2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ug 28 Wed 2002 00:00
  • 放鬆

去打了兩場保齡球,又試著撞了幾竿。還記得當年那些一起打保齡球的面孔,最早是玠瑋、釧峰,還有偶而露臉的夢麟,都是從國小到高中催拉著我讀書的同窗。後來則換成了基福、俊傑、皓雲。一直打不好球,也沒深究練過。球道邊的閒聊,比起十餘磅的球滾開的距離長上或許千倍。

釧峰家是世交,夢麟家的豆漿則喝下差可以桶計,可惜氣性不近,一向只是讀書的朋友,太近有時無聊,有時則不免碰撞一下。只有玠瑋,鬼靈精怪的頭腦與詼諧的應世態度,都化在天機淳厚之中。和我聊政治,由新黨、社民黨講到通貨膨脹的換錢政策;說各班生態,深通老師們的聲腔口語身段神韻,嗽痰幾聲變活靈活現。現在,當了醫生,不知會不會是個愛講笑話、愛說軼事的年輕醫者。

基福、俊傑都是孝班的同窗,皓雲則應該是義班。他們的話題則平實多了,談英佬的信仰、阿導的生活方式,然後聽我抱怨數學老師又給我什麼氣受。然後半真半假地說著自己喜歡的女生。基福習於暗戀,倒也看得很開,俊傑則始終宣稱他和那個乖到極點的女孩只是好朋友。我呢?喜歡小蘋果學妹,整整五年,直到上了大學。

保齡球一盪開,就是八、九年的軌道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這事應該不難理解!與是否為馬市長或龍局長在任恐怕無關,換一批意識型態不同的政治人物,恐怕情況更糟。當文化活動節慶化,點綴化時,內容是啥就會被忽略了。何況在多數人眼裡,多認定古典詩書寫幾已死亡,去年的古典詩貼在捷運或公車時,我真不知有誰會抬頭念上幾句,遑論記得。

古典創作及閱讀人口都是弱勢,從去年兩組首獎都是興觀網路詩會同仁就能想像。是否停掉古典詩組,文化局恐怕根本不費考慮。與打油詩或外勞詩的相互排擠,應該只緣於經費編列及的節慶的「能見度」。而在市場中,邊緣文類要進入大眾的閱讀視野中,除了大量的創作,往往還需要行銷。簡錦松教授與高雄古典詩學會這些年的活動推展,也是一種行銷。對現代生活的對話,對現代人的表態。

所以,我覺得網路古典詩詞雅集乃至整個古典詩壇如果希望發揮影響,除了表達抗議的動作之外可能還需要藉由論述,說明古典書寫存在的意義。而這樣的論述,恐怕又要跳脫古典詩寫手習慣的繼承傳統說,或者韻文史式的討論。為難啊!!!

但是,冷靜地想想。文學獎與行銷等等,其實都與文學創作本身關聯不大。我贊成表達立場,也會參與。只是想起陳文華老師當年聊起古典詩書寫的一些話語。「當代的古典詩創作者,在當代文學史的書寫下本來就比較吃虧,不過回歸到文學創作的本質,那些本來就不是太要緊的事。」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們需要什麼公民課?

2002.08.12

 

三民主義其實真要成為教材,只要成為中國近代史的一節中的一段就好。或者討論臺灣時代思潮時,討論具體政治社會環境時的背景說明。而公民課則有其必要,或許應稱作現代社會叫為合宜。重點應著重在思考批判,養成公民意識,學習公共論述,加強法律及經濟的基本知識。還有生命教育、價值思考等等。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07 Wed 2002 01:01
  • 夜景

時,闔上山居的小門,輕溜了出去,一頭電動驢子,向來飆得不慢。如果風雷電馳未免有失風雅,最好是信意亂行。街弄裡繞個幾圈,就在港邊找個茶館、咖啡小店,溫杯而坐。一樓風雨半城夜,都入無眠倦眼看,我還是喜歡這兩句,可惜拗了,我也懶得再改。

基隆近年少雨,隔窗的燈火真切多了,但映在港底,也好看。如果再談戀愛,該找個可以一起看夜的人。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