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2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2.07.25

楊照在 803期的《新新聞》的編輯手記中寫了〈數字背後的故事〉,先引一段文字。

   現代的社會圖像,越來越依賴由數字呈現。「數字上的可管理性」(mathematical manageability)也的確是理性社會的重要特色之一。數字上可管理,才有辦法進行資源調控,讓資源能分配到最需要的地方。數字上可管理,才能進行效率評比,追求更大的利潤與利益。數字上可管理,才可以建構客觀的公平標準,以量化思考取代過去的個案、人治考慮。


   可是數字,尤其是統計數字越發達,我們對於社會的理解想像,也就會越來越非人化。人慢慢失去了其個性與個體性,變成祇是一個樣本。他的獨特感受,他的獨特痛苦,在數字在統計裡不再能顯現,就被當作是不存在的、或是不重要的。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課堂上回到辦公室,從早上悶到了下午四點,還不想離開。來回地繞著、摸著。正玩賞吳老師桌上幾顆閒印,應是她親下的刀工。摩挲辨認著浮雕的篆痕,淡淡悔恨未曾在古文字學用功,雖然,線條也有最原始的美感。
                                        教數學的承芳推開了鐵門,探頭側身轉了進來,我輕輕苦笑。盤桓不去,她劈頭就猜我正為今天課堂上的脫節悶著,然後很乾脆地坐下陪我聊天。老師的話題,當然總黏在學生身上。和資深的老師不同,我們常在孩子身上看見穿著制服的自己,由很近的影子浮了出來。那年,我們都在私立學校,南部的港明,基隆的二信。
                                        一樣黑亮的皮鞋,黑亮的頭髮,黑亮的夜。差不多同樣的時刻,踩著步子,推開虛掩的家門,洗澡,宵夜,然後在睡前多讀一鐘點的書;差不多的清晨醒來,晨讀,用餐,擦鞋,結上領帶,邊走邊默想著要考的式子和片語。
                                        輕輕搖頭,我們又在同一個課堂看到三十幾個鏡子,一二十對耳環,頑皮藏起的小刺青,在波浪的瞌睡中起伏高低。有的眼睛偶然驚夢,還閃過不屬於東方人的珠色,眨呀眨的。我的朋友老陶,剛好抱起咬著半個土梨的小通兒。她的鄰居小明,正煩惱著該簽哪幾個號碼,才能把上次賠的彩金拉扯回來。然後一個不小心的頭顱,從迷離中不小心跌了出來。重重跌在英文課本上那堆番文上,還要謄上三遍,才趕得及繳上下午重修班的作業。
                                        等到想起看錶時,工友都已經探頭兩次,要回到警衛室看民視連續劇了。關燈,闔門,是該吃飯的時候了。回頭一看,夜輔的老師剛把昏睡有一會的我搖醒,那是八年前的晚上八點。
                                        晚安!再見!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很多人說她圓熟玲瓏,有一些人說她鑽營而自私。其實,沒人有機會聽一次她的故事,因為人與人要真正認識是那麼的艱難,何況信任。掏心講那一二十年的積底,對冷漠的人來說,不過就是世上很多事情中偶然發生的一件。

你長大了,你會發現,熱的人很多,但圍在身邊更多的是漠然。我捉狹地走近,原本只是按例哈拉幾句,多坐一會,然後看見一點侷促的不安。白叮獰兩句,便聽到了一次她的故事,還有擦了三個小時都還濕著的眼淚,滴打著。

在扭曲的實習環境裡,面對前途,人很難挺起腰桿作自己。尤其,背後還拖帶一家子的時候。如果你也聽過債主敲門,那麼你就會相信,面對所謂自私鑽營,有時須要的是悲憫與寬憐。欠債,躲債,跑路,家變,還有躲著不出現,卻一直存在的飢寒和譏訕。爸爸是個薄悻無行的男人,而媽媽撐持著一家,很快就老了,老得令人心驚。

人老是挽不住的,比時間流得更快,說老就老了!而這些都要一個高中女生挺著,然後大學,然後實習,還是挺著。挺多久,沒人知道。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在bbs中文教室板有不少討論簡化字與通用拼音的文章,我也在板面上略談了拙見。

其實以功能而言,文字過度的簡化,反而不便。辨識會產生混淆,中共公布第三批簡化字又廢止,正是因為如此。誠然歷代『正字』都有所更迭,如我國教育部國語會便持續研擬於標準字體,但是仍在一定的軌跡中進行,簡化的幅度太大時,文化承載的斷層可以想像。

當然,我們無須再討論用不用簡化字的問題,因為簡化字已然存在,而且在龐大的華人社會中流通。但是可以讓不合理的簡化,在逐次的字形規範(正字)中,一一更替。在書寫與閱讀中也會自然產生趨力,讓正體字與簡化字流動汰換,然後一部份的字形自然成為異體字,漢字書寫本來就有龐大的異體字、通同字、古今字同時存在。

這一代能做的,就是讓兩岸字形的規範漸漸擺脫政治意識形態的干擾,大陸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的運作與組成,我並不清楚。但是臺灣國語會在政黨輪替後則使人憂心,語言文字學者減少,加入了不少政治及社會運動的參與者。考量的專業性降低,部份敏感的議題,則不免流於意氣。拼音系統的決策即是一例,臺灣即便獨立,也絕脫離不了華人社會,因此在拼音的問題上實不必如此意氣用事。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豳也者,滿坑滿谷的豬,好個六畜興旺的大中華民國政府

2002.07.02


本土化原是一條該走的路,但是目前的走法,完全不是良性與健康的方向。每天,教務主任的孩子會到辦公室來讀書,偶爾我就拿起這個小朋友的閩南語課本,讀沒兩頁,我就難受。這種教法,這種教材多數與生活脫節,只帶著一種對想像舊時生活的追憶,所選的詞彙和句式都超過孩子們的理解,長此以往,母語只會更加邊緣化。

林玉体的思考,除了對華夏文化的排斥外,還隱藏著人文社會學科的危機,在學術研究中,對技術操作的要求越來越高,遠過對人文素養的重視。使得工具理性獨霸,許多社會學科研究顯得冷靜而冰冷,即在於此。當工具理性加上僵化的意識型態時,就會產生不可對話的偏執而不自知。所以最科學的『自然科學』,就其根柢,往往在精神上最不科學。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