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206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是師大在職碩士班的始業典禮,和珀公、乙珊用過午飯,便踱到禮堂參加始業式,上下層都坐滿了人,蹭上二樓席地坐著,剛喘口氣,司儀便宣誦著唱校歌。師大校歌是李季谷先生作詞,蕭而化先生譜曲。曲詞平正,頗有誠正勤樸的氣息,曲子並平和有餘,並不好唱。大學裡唱校歌的機會平素極少,南華大學開學啟教的典儀與理念在臺灣的社會中終是餘音依稀,現代人普遍缺乏儀式中那種神聖感和時空隔離。我雖認同龔鵬程先生的作法,卻知其難挽時風。

不過,再過一些日子,師大與臺科大合併後,師大校歌或也將成絕響。自小就立志讀師大,大學四年,教書三年,乃至以後三年的碩士,師大,讓我格外依戀,所以今天唱校歌時,還真頗用力。

師大校歌

教育國之本,師範尤尊崇。勤吾學,進吾德,健吾躬。
院分系別,途轍雖異匯一宗。學成期大用,師資責任重。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港明中學讀書六年,校歌唱了無數遍,各式集會都會有人領唱,尤其是每週週會與校慶運動會開幕。母校校歌曲譜左上依例寫著莊嚴和平四字,不過多數港明人還是喜歡輕快張揚地唱。

在多數名校都還穿著樸實的卡其軍訓服,港明的校服是很耀眼的,男生白襯衫上襯有一塊藍肩領,還有深藍西裝褲;女生則是赭紅襯飾的水軍服,陽光烈得刺人時,制服也會一樣閃著,襯著黟亮的皮鞋。身材只要不要如我一般癡肥,穿上身都蠻能入眼。

私校的日子當然極其苦悶,烈的陽光,打在亮綠的樓,緊緊圍著悶烘的教室,映在老師身後深墨綠的黑板,蟬在木麻黃上唧唧叫著,電風扇忽快忽慢嘓嘓嘓嘓地轉著,一張考卷,一張考卷,兩張考卷,兩張考卷隨著一堂一堂發下來,溫度高得蒸人,卻很少人熱昏過去,聯考在夏天,卻是冰冷到令人錯亂的事。

這樣的日子,使人特別懂得苦中作樂,輕快的校歌唱法也是一例,曲子本身就蠻討喜,上了大學後,還與學姐在等車時肆無忌憚地唱過。張揚,很好。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到學期末,總有不少人將書清出,網路與寢室間遊走兜售,貨物不多,多是單件零售。我也在其中買得不少舊書,架上的《資治通鑑》便是由此而來。買者與賣者常不相識,往往點完鈔票,就各自回頭,偶或點頭致意,寒暄兩句也是生意人情之道,否則還真有點像買賣毒品。
                                        
賣書,總是件不得已的事,讀中文系的書蠹,書滿為患,有了更好的版本,舊時所用只好割愛,免得腳踏書契竹簡商周戰國文字夾藏兩三本還沒歸架的二十五史,一回頭,還沒看完的歷史小說和張大春劈頭劈臉砸了,想來不必秤,就知道最近讀書幾斤。這類人賣書,有一點老農之風,賣牛價錢倒在其次,也會選個有點樣子的主人。
                                        
還有一類,有原憲相如之貧,賣書原是為了解涸轍之急,大抵能賣的就賣,所以詩選上完賣《歷代詩選注》,四書上完賣《四書集註》,古人有讀一書燒一書的,多是末代世家,託籍市井藉以避亂世之禍,殺豬屠狗,要子子孫孫讀書莫作官。而如今讀一書賣一書,也是一種瀟灑。
                                        
買舊書,蓋上藏書印時,多會留著前人買書時的購藏筆跡或用印,書雖買來,留著前主愛讀的印記總是稍堪覺得安慰與溫暖的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19 Wed 2002 10:44
  • 阿婆



隔壁的阿婆今日出殯,享壽九十有二,有子有媳有孫有孫媳有曾孫,家境
也算富裕,兒子由鄉公所課長退休,也是宿有清望。總算起來也是福壽全
歸,依南部的習俗,應是喜喪。

可是我總想起阿婆最後幾年寂寞到乾枯的眼神。從四十餘歲便寡居孤守著
一個房子,一個兒子。到了九十二歲,孤守著一個房子,一大家子。兒子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17 Mon 2002 13:31
  • 出題

細細挑選國語文競賽書法的考題篇目,直想著也傳達一點生
活的美感,竟發愣了一節,才驚醒,多癡的一個想頭。

選了山谷詩,送了出去,宋人之清美,這年紀本是難以體會
,不過,寫寫也很好。

寫一寫,好等老了以後讀。如果有機會的話,老了以後讀。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慶安在立法院連署提案倡行改良式聯考後,史英大力疾呼聯考就是科舉。心中看了真覺可笑,史教授,史執行董事也懂科舉嗎??

升學制度當然須要反應社會的理想,呈現社會的希望,而這些須都立足於社會的現實基礎。已經有太多的評論指出,升學制度是社會階層流動的重要動力。而目前的制度卻只呈現對低收入、弱勢族群的沉重壓迫。許多評量方式背後都隱藏著對弱勢族群的不友善,須要有穩定、良好的經濟、知識及時間搭配,才足以在競爭中勝出。很不幸的是,弱勢族群都絕難擁有。

我也不喜歡聯考,靠著保送制度進入大學,但當年的保送制度,我有筆,有書,有口就能勝出,如今呢?

科舉所以優於察舉制度的理由之一,在於使經學世家不再壟斷學術傳承及學術詮釋的基礎,而傳承與詮釋背後都有一套技術操作模式,因此除了學問,殷實的社會、政治基礎,透過知識掌握權力或權力來源,並使得這套操作模式得以世襲。科舉則打破世襲,使社會得以流動。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03 Mon 2002 01:16
  • 下雨

停了好幾天,到了凌晨一時許,雨又小飄了幾陣,一時忽大,叮咚作響。想到剛講完的歐陽脩,夏意正濃,當然不會是秋聲。
                                        
我極好聽雨,卻還不適應一早醒來院子裡的坑坑水窪。向來覺得雨衣窒悶人,雨傘則宜作拐杖,於是總不免要讓衣裳溼上幾處,或者疏疏密密滴上幾滴。一雨如簾,在校園輕身躡足穿過,總不如想像的大,於是腳步就緩下來,索性散步。
                                        
聽說基隆雨極酸,不宜逡巡。所以像我這樣晃的老師,絕不多見,倒是學生隨意亂闖嬉玩的,常從我身邊溜過。想來有赤子之心的總是不會想得太多,或者不能知道太多,知道太多就不敢輕鬆了。
                                        
莊子是智者,想來知道的不會少,大約也是恆言其無,才能講講消搖。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