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204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補記2002師大國文解聘事件-除了遺憾之外


下午從繁忙的課務中猛抬起頭,接起學妹的電話,知道了師大國文系教評會的決定--三位老師還是得走。心裡卻似乎早有預感般,說不出的悶,空白,思緒卻出奇地沉靜。沉而且靜。

曾經深愛的系,怎麼會不了解呢?而對於結果,我不知從何說起,也已無話可說了。

謝謝曾經一起努力過的師友同道。還有一直未能當面致意的好多老師,你們讓人覺得溫暖。讓人覺得還有勇氣,可以好好讀書和教書,面對那些熟悉的孔子和孟子。雖然杜甫要走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瓊薇學姐幾乎是八○世代後期南廬人的縮影。
                                        學習過程中,有一種人,不一定是學習仰慕的對象,他們微笑,招手,然後用和煦而有神的眼睛看你,別有一種溫潤內藏又隱有鋒芒的風采。你永遠會記得他是學長,她是學姐,好像他們天生就是學長姐的樣子,而瓊薇就是。
                                        在社中自有博學工詩吟詞弄曲的能手,但只有這樣,是無法成就一個社團的。溫暖才令人依戀南廬,瓊薇那個世代的中文人總自然流露出那樣的特質。就好像唐裝在我身上,多少有點自覺和好古自愛的意味,在他們身上就是妥貼舒服而已。
                                        我是看了輝誠的藍布唐裝,大三、大四才慢慢學著穿。輝誠學長的骨架委實不宜傳統服飾,稜角太明,不瘦卻仍顯清狷寒臞之感,一如年少時他的脾氣。可是看他穿,我就覺得舒服。
                                        當年,社上人吟唱聲腔的表演氣味很淡,如果有機會聽到,卻有很多人的吟唱會讓妳感動,有些觸動還是在舞臺下才能感受。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年張正男老師曾勸我在師大組民俗社團。說了好幾次,當時沒有太掛意。
如果重回大一的日子,我想還是不會吧!

但是我很感激老師,因為他看到我的生命。我一直很迷戀廟會藝陣,那種我
們草地人說是"鬧熱"的"公事"。我看歌子戲的時候,除了唱腔、身段、舞臺
之外,其實,我最喜歡文武場的音樂。尤其是近於北管八音的部份。朋友說
北管嘈雜擾人,我總是笑笑地不知如何辯解,因為我心中感受到的妥帖安穩
畢竟純屬個人經驗。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