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1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n 28 Thu 2001 20:52
  • 老弟

有時,想找的人往往找不到;沒預期遇到的,卻會突然出現。
                                        
比如說老弟,雖然同處在大台北地區,好久沒見到老弟了,連通電話都少到數得出來。我和老弟是屬於感情不錯,但生命甚少交集的兄弟。最大的交集,大約只有他和台大中文系的女生戀愛時,從我的書櫃搬出宋詞來讀之類的。
                                        
未幾分手,那些晏幾道、姜白石只得在他的力學、光學中蒙塵。現在身邊換了個物理系的大一小學妹,難怪最近數落起我們中文系,又開始大聲起來。嗯,一點都不給我留面子!誰叫他不追個師大國文的女生。
                                        
老弟和我在同一個補習班兼課,卻是動如參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18 Mon 2001 20:50
  • 飲酒

那天飲酒,覺得自己的酒量仍然頗佳,但心情已經不同。珀最近老笑罵著我亢奮,其實經過這一段日子,心思沉潛了不少,若非與老師同席,恐怕將飲得更少。我喜歡緩緩淺嘗,然後和幾個人,或者對著一個人聊好久好久。
        
我想念和陳文華老師在研究室聊天的日子,趁著餘暉,慢慢讓天色暗下來。到需要開開燈的時候,就走出研究室,慢慢走過文學院八樓的通道。
        
我記得在很深的夜,和奕任坐在男一舍的頂樓,一直聊著。偶爾我會拍拍他,偶爾他會讓我輕輕靠著或背倚著。極難得的星子亮了起來,,所有的聲響漸漸淡去。

日光大道已和那年不同,似乎再也沒有當年的感覺,我好想再有機會跟珀源躺在當中的草皮上,絮說著想隱遁一下的心情。這兩年,心靈的累還在,忙碌卻忙得更甚,連隱遁的心情都十分奢侈。我依然在愛戀之間起伏,珀則始終單身。過從相處猶密偶爾更甚往日,思慮隨著歲月滋蔓。不知幾時,還可以在草皮躺上一躺。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把一個孩子叫到教室外倚著窗口說:妳知道妳最近在過怎
樣的日子嗎?她點點頭:我知道我讓你很失望,可是我沒辦法


我輕輕地說:不只是失望 ,而是難過!妳花了那麼大的努力才
走到今天,當別人開始為妳的努力而欣喜時, 妳卻要放棄自己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晨四點,我早已醒覺。房子很悶,一身淋漓的汗水,勉強起
身胡亂沖涼,又讓自己無力地躺回床上,雖然無病無痛,卻想
狠狠躺上一天。

我知道自己累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