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28 Thu 2001 20:52
  • 老弟

有時,想找的人往往找不到;沒預期遇到的,卻會突然出現。
                                        
比如說老弟,雖然同處在大台北地區,好久沒見到老弟了,連通電話都少到數得出來。我和老弟是屬於感情不錯,但生命甚少交集的兄弟。最大的交集,大約只有他和台大中文系的女生戀愛時,從我的書櫃搬出宋詞來讀之類的。
                                        
未幾分手,那些晏幾道、姜白石只得在他的力學、光學中蒙塵。現在身邊換了個物理系的大一小學妹,難怪最近數落起我們中文系,又開始大聲起來。嗯,一點都不給我留面子!誰叫他不追個師大國文的女生。
                                        
老弟和我在同一個補習班兼課,卻是動如參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18 Mon 2001 20:50
  • 飲酒

那天飲酒,覺得自己的酒量仍然頗佳,但心情已經不同。珀最近老笑罵著我亢奮,其實經過這一段日子,心思沉潛了不少,若非與老師同席,恐怕將飲得更少。我喜歡緩緩淺嘗,然後和幾個人,或者對著一個人聊好久好久。
        
我想念和陳文華老師在研究室聊天的日子,趁著餘暉,慢慢讓天色暗下來。到需要開開燈的時候,就走出研究室,慢慢走過文學院八樓的通道。
        
我記得在很深的夜,和奕任坐在男一舍的頂樓,一直聊著。偶爾我會拍拍他,偶爾他會讓我輕輕靠著或背倚著。極難得的星子亮了起來,,所有的聲響漸漸淡去。

日光大道已和那年不同,似乎再也沒有當年的感覺,我好想再有機會跟珀源躺在當中的草皮上,絮說著想隱遁一下的心情。這兩年,心靈的累還在,忙碌卻忙得更甚,連隱遁的心情都十分奢侈。我依然在愛戀之間起伏,珀則始終單身。過從相處猶密偶爾更甚往日,思慮隨著歲月滋蔓。不知幾時,還可以在草皮躺上一躺。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把一個孩子叫到教室外倚著窗口說:妳知道妳最近在過怎
樣的日子嗎?她點點頭:我知道我讓你很失望,可是我沒辦法


我輕輕地說:不只是失望 ,而是難過!妳花了那麼大的努力才
走到今天,當別人開始為妳的努力而欣喜時, 妳卻要放棄自己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晨四點,我早已醒覺。房子很悶,一身淋漓的汗水,勉強起
身胡亂沖涼,又讓自己無力地躺回床上,雖然無病無痛,卻想
狠狠躺上一天。

我知道自己累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隨手翻著孩子們的週記,由於頭暈,只能跳躍地讀著,仍嗅得出最近在班上潛伏瀰漫的不安,隱隱然感覺茶杯裡的風暴還沒散去。只是不斷壓抑、扭曲、轉移乃至無方向的蔓延。

其實,我很難安然做個超乎孩子事外的人。可是我的理性,不斷在勉強自己做個安靜的旁觀者。如師如友,為師為父,但老師和父親、朋友的角色畢竟不同。

不適的感覺,一陣一陣的,又略略滲入煩躁的感覺。連剛才兩堂課嘟噥了些什麼,都不大記得。只隱約記著一個愛哭的白居易費勁地笑著說什麼湓魚頗鮮,江酒甚美,然後再也忍不住地哭著籠鳥檻猿。那種複雜的情緒轉折,孩子們應該很難懂吧!老嫗能解的白居易其實是很複雜的。而煩悶暈眩的我,也很難進入狀況。

讀著他們的生活瑣事和例行的懺悔,一個句子吸引了我,她寫著:前一晚,在球場上看到好多的螢火蟲。我喃喃念著,幾乎可以看見她臉上的表情,於是也跟著笑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孟子對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

為了班際拔河比賽,班會鬧成一團,瘦弱矮小的凱文,盼著要參
加,光廷直喊著榮譽第一,求勝為要。倔強的兩對眼神瞪著,直
到散會放學,兩個人仍各自憤懣地爭著,把他們留下,各自勸了
幾句。止住了凱文滿臉淚痕的哭泣,讓他回去。留下了光廷。師
生倆聊著,像我的朋友珀源,或偶而檯槓的岱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子曰:「若聖與仁,則吾豈敢?抑為之不厭,誨人不倦,
則可謂云爾已矣。」公西華曰:「正唯弟子不能學也。」


小學六年級,讀了葉慶炳的〈我是一隻粉筆〉。

許多人在小時候,曾許下當老師的願望,然後又在長大後通通
拋棄了這個沒出息的願望。只有我,仍然沒出息地想當老師,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