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天歌單挑戰】
Day30.讓你想起自己的歌 王菲〈紅豆〉

(我相信偶然,我也相信永恆。我理解人世間總有的遺憾與傷痛,但是不會放棄對美好的嚮往和追求。)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 29. 讓你回想起童年的歌 孫燕姿〈天黑黑〉

(童年沒有遠去,總在某處閃爍。)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子曰:仁者,其言也訒。曰:其言也訒,斯謂之仁已乎。子曰:為之難,言之得無訒乎。

通訊媒體過於快速,使得言語與文字,越來越沒有斟酌的餘地。鍵盤一敲,螢幕滑動,多少需要琢磨的言語,就如此泥沙俱下。

過於繁忙的日子,壓力龐大,偏生日復一日的節奏,又使人生出苦悶與無聊,使得人很難耐著性子,彼此溫柔對待。

真的是為之難,言之得無訒乎。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 28. 歌者嗓音特別吸引你的歌 蔡琴〈如夢令〉/ 許景淳〈天頂的月娘〉

嗓音最吸引我的歌手是蔡琴,她舊日的歌聲與曲子耳熟能詳,〈如夢令〉一首於2009年發行,係由李清照的詞作而來,女詩人寫「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時,應該是二十五、六歲,她回憶少女時期遊賞,流連忘返,情態嬌憨,筆調明快而歡暢,甚至帶點任性的灑脫。但是由如今的蔡琴唱來,卻有一種歷經年華,清澈明瞭的風情。

許景淳的聲音動人,她的歌我聽得並不多。尤其她近年常演唱基督教歌曲,我聽得更少。但是〈天頂的月娘〉實在太動聽,往往當第一句唱出時,我就會停下手邊的工作,停下腳步,繼續聽她訴說。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 27. 讓你心碎的歌 蔡健雅〈陌生人〉

(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
(找不到原版MV.........)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高二的國文課堂上,試行翻轉教學已近兩週,略記幾點心得,以供來日查考。

一、編撰講義對我而言,起頭極難。由於過往,授課以單方面講論為主,所以詳略去取,有時興之所至,一個段落連講數節不肯罷休。有時興味索然,就匆匆評點而已。學生領會深的,可能甚受啟發,缺乏領會的,就神游物外去了。

加上任教多年,受舊習牽絆,對於自己的教學歷程,可能早已陷入盲點而不自知。年復一年,自以為熟稔教材,其實只是因循而已。編撰補充講義的過程,自己必須重頭檢視教學流程,思索學生可能需要的材料。由於希望學生能自行閱讀,自己必須注解、翻譯,加入背景說明,甚至評析、辨誤,表達自己的看法。學力不足之處,在爬梳的過程中,自己就能深切體悟。

各課和學生討論過程中,經由發表,就能具體明瞭學生程度如何,以供往後課程參考。

二、講義於前一週發下後,請學生先行閱讀。到了正式課堂上,課文及部分文獻,我會先行朗讀,一方面是希望學生能稍稍領會文字節奏,提醒字詞讀音,一方面,則是引導他們回到文字脈絡。接著帶領學生,逐一檢視各段補充材料、課文段落,請學生提出疑難之處。遇到舊日學生容易混淆、糾結之處,我也會主動說明。

由於多數學生,逐漸習慣自行閱讀資料,每堂也必須討論、發表。所以檢視資料的過程,許多學生會一一提出覺得不解、不順之處。這是往日單靠我講述,極少見到的情形。

換言之,由於學生必須依據材料來討論,他們會比往日更重閱讀,理解與思緒,也日漸能有條理。

三、我將學生依鄰近座位,或三人,或四人編成一組,共分成十一組。連續兩週下來,上課氣氛比昔日熱絡許多。過往,如講授魏徵〈諫太宗十思疏〉,到極枯燥處,大半學生都昏昏欲睡,甚至早已不知夢遊到第幾殿去了,恐怕四海龍王都遭魏徵斬首了,我這些高足仍未醒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 26. 讓你想談戀愛的歌 梁靜茹〈暖暖〉

(嗯!很幼稚,我知道!)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25.已經去世的歌手唱的歌 梅艷芳〈女人花〉

(我生性碌碌,並無深思高舉難以親近的姿態。我是男性,不是幽幽如花的女子。但是這樣的歌,總是能唱到我的心裡去。)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天黃色小鴨在基隆港正式開幕展出。學生今天在課堂上轉述了一個可愛的對話:

學弟妹在公車上聊天,說道:「小鴨要來基隆了,天氣這麼冷,不知道小鴨會不會凍『僵』?」結果作學長的立刻接話:「那就變成『薑』母鴨了!」

讓我想起有次某一屆師大南廬吟社的創作組長和社長在師大小公園聊天,社長說到自己的雙腿很痠。那個不學無術,飽食終日的創作組長身為重要幹部,當然要關心社長的健康,趕忙問:「有多『痠』?」雄才大略,英明神武的社長不假思索,立刻回說:「大概跟檸檬一樣『酸』!」

又,某一屆南廬吟社的社長、吟唱組長和創作組長在大學畢業後,有次相聚,到了政大書城逛逛,正在搜尋有興趣的書籍,談到文化研究方面的著作。社長發話:「哪一本?我看一看,我正好是研究文化的。」風流倜儻、溫文儒雅的吟唱組長馬上接話:「研究文化的,那你看《中國『文化』大學某某級畢業紀念冊》,怎麼樣?」社長當場傻眼,回說不好笑。創作組長正尋思如何搭話時,吟唱組長又說:「不喜歡啊!那這本《德『文化』學辭典》如何?」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利用五天的課間空檔,總算編完賴和〈一桿稱仔〉的作者補充講義。一面翻查資料,一面改寫、繕打,經常陷入頭昏眼花,思緒停頓的困境。坦白而言,自己過往對日治時期台灣新文學發展歷程,所知都是零星的片段,缺乏完整的脈絡。驟然面對各條資料,讀來極為費力。過往隨意說講,並不覺支絀,如今編起講義來,備感慚愧。

時代離我們太近,須要參考的資料太多,揀擇之間,經常掛一漏萬。然而太過貪心,想說的東西太多,增增減減,份量卻一發不可收拾,只能在課堂進行再行調整了。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 24. 現已解散但你希望他們重聚的樂團的歌 南方二重唱〈相知相守〉

看慣了成名的音樂組合各自單飛,重聚常常只是節慶懷舊的點綴。團體解散後,有人更加閃爍,有人日漸沉寂,同台變成媒體熱愛炒作的尷尬場面,其實少了好事者的無聊挖掘,有時幾乎都讓人忘了他們曾經連結在一起。

相對而言,南方二重唱淡出歌壇的原因,就顯得近乎平淡,好像只是人生自然的歷程。重聽她們的歌,才發現原來自己那麼熟悉。

嚴格說來,她們不曾解散,只是大環境的變遷,在1999年後自然淡出而已。而且自去年開始,南方二重唱就在中國大陸重新登台。只是這麼舒服的聲音,不知在台灣是否還能常常聽到呢?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 23. 你認為每個人都該聽的歌 鳳飛飛〈想要跟你飛〉

其實,沒有哪一首歌,是每個人都該聽。聽歌與唱歌,能有知音人自然很好,然而很多時候都是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

原本一直在我腦海裡盤旋的是陳明章的〈伊是咱的寶貝〉,一字一句,沒有絲毫浮誇的雕琢,而呵護、疼惜自在其中。無論聽陳明章獨唱,或老老、幼幼的合唱團演唱,都很動聽。然而,這支曲子,總是被後來取用的人賦予沉重的象徵,寄予太多期待。唱起來,就太用力氣了。⋯⋯

呵護人群、疼惜土地,未必人人都有此長情大愛。然而,牽掛某一個人,卻是常有的經驗,無論遠或近,暫離或永別;是因為緣盡還是誤會,當時間遠去,所有不完美的部分都會滌去,只留下不能忘記的美好。淡淡而遠遠。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 22. 鼓舞你向前衝的歌
滾石歌手張艾嘉、陳淑樺、黃韻玲、唐曉詩、齊豫、潘越雲、紀宏仁、錢懷琪、李宗盛、鄭華娟、周華健、王新蓮〈快樂的天堂〉

快樂天堂原是為了1986年圓山動物園搬遷而寫,那年我9歲。我一直覺得這是首兒歌,不好意思開口唱來。

直到高二的數學課上,老師一時興起,在連兩堂課的下課時間,請同學將這首歌詞抄錄在黑板上。等課鐘聲一響,難解的數學習題先擺在一邊,身高180的老師滿懷童心,忙要全班一起學唱,一遍又一遍。混在大家的聲音裡,我大膽地開了口,開始唱得不亦樂呼。突然發現很能療癒人心。^_________^⋯⋯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 21.歌名中帶有人名的愛歌 蔡琴 〈張三的歌〉

原本要讓蔡琴慢幾天登場的,但是苦思良久,我腦海中有人名的歌曲,不是太老,就是太新。太老的,恐怕缺乏共鳴;太新的,我還不夠熟悉。

張三的歌,原唱者是李壽全,齊秦、陳昇、張懸也都唱過,我還是喜歡蔡琴的詮釋。歌曲的背後,原有一段執著而感傷的故事,所以無論李壽全或陳昇唱來,都有一種滄桑的了悟。蔡琴的唱法特別輕快,如果沿著海岸騎著車,輕輕哼著,人都清朗灑脫起來了。

有一天,我一定會帶「你」到處去飛翔!我想,未來一定會有那個人的。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 20. 對你意義重大的歌 詹雅雯〈老父〉

不知道被父親擁抱會是甚麼感覺?

由童稚到青年,早已習慣有甚麼事,就是和母親商量。而父親是一個疏遠的角色,我熟悉他暴怒,熟悉他夜不歸營,熟悉他和母親、鄰人吵架,熟悉他為了錢推倒整個餐桌,熟悉他醉了酒之後躺在客廳,躺在院子,甚至是哪條馬路邊,直到警察敲門把他送回來。⋯⋯

成長歷程裡,我總是默默懷著憂懼,擔心哪一個家人突然離開我的身邊。在父親沒有回來的晚上,或者在一場狂暴後,母親騎車離開家門的靜寂裡。我沒說話,兩個弟弟也沒說話,靜靜等待他們回來,收拾滿地的碎碗盤,然後又繼續過日子。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