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天歌單挑戰】
Day 23. 你認為每個人都該聽的歌 鳳飛飛〈想要跟你飛〉

其實,沒有哪一首歌,是每個人都該聽。聽歌與唱歌,能有知音人自然很好,然而很多時候都是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

原本一直在我腦海裡盤旋的是陳明章的〈伊是咱的寶貝〉,一字一句,沒有絲毫浮誇的雕琢,而呵護、疼惜自在其中。無論聽陳明章獨唱,或老老、幼幼的合唱團演唱,都很動聽。然而,這支曲子,總是被後來取用的人賦予沉重的象徵,寄予太多期待。唱起來,就太用力氣了。⋯⋯

呵護人群、疼惜土地,未必人人都有此長情大愛。然而,牽掛某一個人,卻是常有的經驗,無論遠或近,暫離或永別;是因為緣盡還是誤會,當時間遠去,所有不完美的部分都會滌去,只留下不能忘記的美好。淡淡而遠遠。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 22. 鼓舞你向前衝的歌
滾石歌手張艾嘉、陳淑樺、黃韻玲、唐曉詩、齊豫、潘越雲、紀宏仁、錢懷琪、李宗盛、鄭華娟、周華健、王新蓮〈快樂的天堂〉

快樂天堂原是為了1986年圓山動物園搬遷而寫,那年我9歲。我一直覺得這是首兒歌,不好意思開口唱來。

直到高二的數學課上,老師一時興起,在連兩堂課的下課時間,請同學將這首歌詞抄錄在黑板上。等課鐘聲一響,難解的數學習題先擺在一邊,身高180的老師滿懷童心,忙要全班一起學唱,一遍又一遍。混在大家的聲音裡,我大膽地開了口,開始唱得不亦樂呼。突然發現很能療癒人心。^_________^⋯⋯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 21.歌名中帶有人名的愛歌 蔡琴 〈張三的歌〉

原本要讓蔡琴慢幾天登場的,但是苦思良久,我腦海中有人名的歌曲,不是太老,就是太新。太老的,恐怕缺乏共鳴;太新的,我還不夠熟悉。

張三的歌,原唱者是李壽全,齊秦、陳昇、張懸也都唱過,我還是喜歡蔡琴的詮釋。歌曲的背後,原有一段執著而感傷的故事,所以無論李壽全或陳昇唱來,都有一種滄桑的了悟。蔡琴的唱法特別輕快,如果沿著海岸騎著車,輕輕哼著,人都清朗灑脫起來了。

有一天,我一定會帶「你」到處去飛翔!我想,未來一定會有那個人的。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 20. 對你意義重大的歌 詹雅雯〈老父〉

不知道被父親擁抱會是甚麼感覺?

由童稚到青年,早已習慣有甚麼事,就是和母親商量。而父親是一個疏遠的角色,我熟悉他暴怒,熟悉他夜不歸營,熟悉他和母親、鄰人吵架,熟悉他為了錢推倒整個餐桌,熟悉他醉了酒之後躺在客廳,躺在院子,甚至是哪條馬路邊,直到警察敲門把他送回來。⋯⋯

成長歷程裡,我總是默默懷著憂懼,擔心哪一個家人突然離開我的身邊。在父親沒有回來的晚上,或者在一場狂暴後,母親騎車離開家門的靜寂裡。我沒說話,兩個弟弟也沒說話,靜靜等待他們回來,收拾滿地的碎碗盤,然後又繼續過日子。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近來看到洪蘭女士幾度模糊的回應,總有幾分感慨。我想,對洪蘭來說,質疑的聲音恐怕都被當成惡意了。不過,認錯真的十分艱難!我自己就常常糾纏在此,避重就輕,自我開脫,極難徹底面對自己。

除了身分、年齡之外,我覺得根源點,往往是莫名執著於自己的長期想像,自以為建立了某種形象、姿態,自以為處於某種善意、惡意、悲傷或美好的氛圍,以至無法自拔。有趣的是,不是只有成功者、人生勝利組才有這種毛病;自覺是魯蛇(loser)、好人、受傷害者、不幸者,也容易執著。

更重要的是太愛自己,把一切都剝⋯⋯除,坦誠面對簡單的自己,總是會痛的。所以,不忘初衷的話,常常比較像自我宣稱,甚至自我安慰。而不忘初衷在人格修養上,最主要的意義,乃在自覺內在有不能坦誠之處,而後自我坦誠、自我檢點、反省而回復真誠自我。

在這個歷程裡,必須承認,身為人是極為有限的個體,失誤、犯錯、不足、懦弱、妒恨、猜疑......等等,本來就是常有的事。然而人又有美好的嚮往,以有限的自我,要去追求美好、無限的境界,本來就很容易茫然,目標太遠,有的人容易受挫、退轉;有的人則會對於長期積累的某些成果、名聲,執著不能放下。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 19. 讓你思考人生的歌 潘越雲〈浮生千山路〉

在我二十來歲的時候,根本不喜歡這首歌,只覺得一切都說得太模糊,欲言又止,不著邊際。

等到「光陰的故事」播出,那個時時在等船的馮媽,背景常襯著〈浮生千山路〉。雖然,我覺得吳玟萱有時演得過於用力,情節也稍稍濫情。然而,我卻開始理解這首歌,為什麼寫得那麼難言!

此時,我也開始真正讀得懂晏殊寫「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似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到底是甚麼心境。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18.來自你出生那一年的歌 鳳飛飛〈我是一片雲〉

有時,當我們看見一個人離去時的背影時,才開始認識他。

在我久遠的記憶裡,鳳飛飛就是「飛上彩虹」的主持人,親切爽朗,笑容可掬。但是短短十八週的節目落幕,便改播了「黃金拍檔」。相對於惹人狂笑的七先生、董娘等丑角,鳳飛飛主持的節目,就清新得近乎平淡。至少,對一個小學生而言,很難有深刻的印象。⋯⋯

待她與費玉清一同主持同名的音樂節目「飛上彩虹」時,我早已上了大學,完全脫離了受電視制約的生活步調。久久一次回到南部的家中,只會在亂轉著選台器時,才偶爾停住手指與眼光,聽她輕輕唱一首歌。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17.你會在ktv裡一人分飾兩角來唱的合唱歌 莫文蔚、張洪量〈廣島之戀〉

一拿起麥克風,我真能好好唱完的歌曲不多。有許多歌曲,不管唱過幾遍,往往MV一播放,我就開始跟不上節奏,對不上KEY,或者喉嚨緊鎖,聲音發啞。然而,麥克風一拿開,跟著大夥一起唱,我的聲音又會偷偷回神,若無其事,該高就高,該低就低。

論語上說:「子與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後和之。」 這樣的美德,想來我應該不難做到。⋯⋯

〈廣島之戀〉是我在KTV,第一次聽就能上口的曲子。雖然直到今天,動了心念查找資料,我才大略知道原來電影的本事,而過往全只是瞎唱而已。但是不知由來時,曲與詞仍然動人,莫文蔚的聲音與眼神,更總讓我嚮往,所以我一直很愛唱。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16.你最愛的古典樂 帕海貝爾 D大調卡農與吉格

如果說有一個話題,當身邊人興奮地聊起,而我只能張目結舌,全然無從接話,那第一個主題一定是音樂。且不說甚麼審美素養了,我的耳朵全然不靈光,幾乎到分不清楚不同曲子異同的地步。

大學時代,身處首善之區,雖然不免附庸風雅,跟著同學偶爾去趕場音樂會,聽聽合唱團或演奏會。待表演一散場,看著同學的眼神與微笑,我也只能跟著微笑,開始竭神苦思,有哪些慢不著邊際的話,可以說來應對。幸好,我的朋友們都很理解我的⋯⋯成色與斤兩,不會有人問我心得與感想。

我所記得的古典樂,與上過的音樂課全然無關。所有的曲子一響起,且不說我根本毫無審美素養,很多時候,接連幾段曲子奏完,我的耳朵根本辨別不了曲子的異同。所以,我能記得的曲子,全都來自廣告與偶像劇。記得更多的,恐怕也是畫面!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 15. 被翻唱過的歌 Kiroro 長い間

(其實,我只聽得懂劉若英的〈很愛很愛你〉。每次想念某些人的時候,我會輕輕唱給自己聽。然後,告訴自己,一定要做到。)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檢閱網路與書櫃的資料,斷斷續續敲打著鍵盤,有時是深夜的書房,有時是午後的辦公室。聽歌聲或歷史劇的聲響錯雜,讓光良和焦晃陪著我,總算編完魏徵〈諫太宗十思疏〉的補充講義。

瀏覽一過,只覺得掛一漏萬,然而我已經覺得腹笥窮餒,倦眼欲昏;而講義編了十頁,不知是否學生能夠消受的負荷。這幾年,日復一日講課,講述尚稱流暢,教材也算熟悉,然而編起講義來,卻清楚發現,自己歷來的準備其實根本不夠。

選擇材料的過程,我推索自己的課程主軸,對照著課本編者的角度,希望聽見站在教室裡那個國文老師,到底⋯⋯想要說些甚麼。補充的章句,需要註釋,需要翻譯,有時還要加上自己的意見。許多細節一經推敲,都讓我覺得困窘。

有時著了魔似的,停不下自己的手指。有時,只能呆呆望著螢幕上焦晃扮演的漢景帝,想說自己老了之後,能不能是個有氣質的歐吉桑。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 14. 想在婚禮上播的歌 王傑〈希望〉/品冠〈疼你的責任〉/《詩‧關雎》

雖然未來可能非常遙遠,且容我誠懇地想像,如果有一場婚禮,屬於我,屬於一個願意和我聊天一輩子的女子。

那麼,可否讓我貪心一點,從我小的時候開始唱起,一路唱過我的青春,直到眼前。⋯⋯

如果,她剛好也是一個中文系的女生。那麼我願意許以一個古典的承諾,如詩如歌,永不忘記。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天歌單挑戰】
Day 13. 你最愛的八零年代歌 蘇芮〈奉獻〉

1980年代,是我童騃的年歲。對一個不愛看綜藝節目的鄉下孩子來說,除了連續劇的片頭語片尾,國語流行歌曲與生活相當遙遠,生活裡的背景音樂都是台語歌。

那個年紀,每年一度到台北去看望大姑,可是大事。短短幾天的遊歷,即使只是搭公車在中和、永和、板橋、木柵、古亭穿梭而過,台北的空氣裡,似乎浮泛著許多美好的想像,飲食、娛樂、穿著、交通都與生長的台南不同,在分不清東西南北的街巷中,流動的是新奇,是暫時的自由與⋯⋯解放。

蘇芮的〈奉獻〉膾炙人口,是在1988年[台北·東京]這張專輯中發行,我還記得那年十一歲的我,和家人坐著計程車,途經新生南路。不知是哪位親戚,指著遠遠的圍牆內,對我們幾個小孩說:你們看,台大耶!阿嘉,你努力一點,看看能不能讀台大。那年,我小學五年級,計程車裡播放的音樂,正是〈奉獻〉。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醒報副總編輯邱慕天所寫的〈解開同性婚姻的政治僵局〉,從家庭概念的生成、延展、變形與挑戰,去論述對多元成家運動正反雙方的困結。誠懇地指出:「這個三合一法案(連同廢除『一男一女』字眼的婚姻平權法案和家屬制度)確實已經撼動到原先的婚姻和家庭概念,在家的概念外擴之時,也強迫稀釋了傳統家庭的倫理性和功能性價值、強迫改變他們對『家庭』的『標準認知』和未來教育正典。」

所以,「故保守派憂懼『毀婚滅家』,本來就有其溝通合理性依據。進步派若想要說服『傳統家庭』不再這麼自私和欠缺安全感,要⋯⋯求傳統家庭分享他們手中牢牢掌握的獨佔之物,就需要更多太陽般的耐心,不能光北風式地批評『毀婚滅家』為無稽之談。」

作為一個要講授傳統經典的國文教師,我自己研讀儒家思想,喜歡參與各種民間傳統的家族、信仰儀式,直到現在,我一旦返鄉,一定要前往學甲慈濟宮保生大帝座前、下社李勝三房公宗祠焚香祭拜,稟告近來行事,說家務、工作甚至自己感情的點點滴滴。家族傳統對我而言,恐怕比我的父母親一輩更為看重。保守傳統價值的朋友憂慮原有家庭概念受到重創,面對紛雜、迥異的社會百態,經常升起「不知如何教育下一代」的苦惱,我深知其感。

因此在支持多元成家方案的心路歷程裡,我其實也有自身身分、立場的為難與掙扎,也必須與一路養成我的體制傳統持續對話。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為首的民間團體,所推動的多元成家方案,分成三大面向。第一面向是同性婚姻合法化,也是目前唯一在立法院成案,而交付委員會待審查的的方案。這個方案,除了讓同性戀者可以締結婚姻外,其他與現行的婚姻制度無異,由於並未廢除通姦罪,身為配偶的雙方,只要違反婚姻中一對一的忠貞義務,自有法律規範。現行法律所規範的照樣能管,無法管的照樣不能管。即使有朝一日,台灣的法律廢除了刑法的通姦罪,仍然有民事法律的規範存在。

這個法案最的核心議題極為清楚,亦即在國人的價值判斷中,同性戀者能否和其他的人一樣,擁有選擇走入婚姻的權力。

第二個面向則是伴侶制度,需要伴侶制度設計的人,主要是希望對等建立相互依存關係的情人、同居人。他們可能因為排斥彼此的家族關係、可能有一時無法解決的問題、可能因為個人意願或習慣,不想要走入緊密的婚姻中。登記為為伴⋯⋯侶的兩人,透過彼此的法定連結,可以為對方簽署醫療文件。經過協商,可以約定彼此的財產分配,能夠在一方身故後,擁有遺產的繼承權利、繼承順位等。

因為不限定伴侶彼此要有愛情或性關係,身為情人、同居關係、甚至朋友、鄰居只要協商同意,他們就能締結為一對一的伴侶。在法案設計上,一個人不能同時擁有婚姻與伴侶關係,已有婚姻的人就不能締結伴侶,已有伴侶的人就不能結婚。而身為伴侶,可以依循自己的意願,單方面隨時取消彼此的連結。其實就如情人、同居人一旦無法繼續走下去,他們可以單方選擇分手一樣,法律能保障的便是民事上的權利而已。

nanlu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